孔子的摆显与其它

孔子一生述而不作,一部《论语》都是他的学生们转述的言论,就象一部名言录,什么东西都往里放,大杂烩似的;听起来都蛮有理,但都是不连贯的断章取义;有的话甚至模棱两可,怎么理解都说得过去;最主要的是其中许多言论往往相互矛盾,不像《庄子》的言论那样精辟独到。一般都认为孔子的儒教一向教导人要內敛,恭谨,中庸,说白了就是叫人不要张扬,不要摆显。其实,那不过是历代儒生对他的美化,孔子实际是很摆显的,而且非常赞成摆显。当然,有个条件,只是赞成富贵人摆显,对平民阶层,从来是嗤之以鼻的。

孔子曰:“素富贵,而行乎富贵。”意思是你是富贵之人,就得以富贵人的身份来摆显自己,那意思是说,怎么花天酒地,奢侈享受都是富贵人的必然行为。比如说,你升官发财了,做生意赚大钱了,有条件包二奶就去包她一两个自娱;你有能力买宝马就买一辆到处兜兜风;住五星级酒店也好,去高档娱乐场所也罢,只要你有足够实力,有这样一种身份你就去毫无顾忌地去行动!

清代文人李渔对孔子这话理解得最透彻,他说:“人处得为之地,不买一二妾而自娱,是素富贵而行乎贫贱也。”所以,李渔一生放荡形骸,风流倜傥,常到风月之所玩女人,及至后来干脆出外游山玩水,及时行乐。可是到了晚年财产花光,于贫病交加中去世。

孔子是极不赞成法家的一套治国方法的。他说:“今弃度,而为邢鼎,民在鼎矣,何以尊贵?贵何业之有?贵贱无序,何以为国?”(记于《左传》)那意思是说如果用法家的法律制度为最高原则,那么老百姓的地位就提高了,那不就没有贵族了?没有贵族同老百姓的贵贱之分,还算是国家吗?

看来孔子的所谓“安贫乐道”其实是对一般老百姓的要求,他对社会权贵阶层的要求是“素富贵而行乎富贵的”。难怪历朝历代的英雄豪杰为争荣华富贵,刀光剑影,血雨腥风,肝脑投地也在所不惜。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