凤凰少女之死续:体内检出"迷奸粉"

9月29日,阿红(化名)的父亲拿着鉴定结论,眉头紧锁。本报记者 白皓摄



9月29日,湖南省凤凰县公安局向遭遇不测的阿红(化名)的家属提供了3份《凤凰县公安局鉴定结论通知书》(以下简称“鉴定结论”)。鉴定结论显示:阿红为坠楼身亡;在阿红体内,检测出含有“氯胺酮”成分。“氯胺酮”即毒品“K粉”的主要成分。


本报28日刊发《少女之死真相未白》一文,对凤凰县警方曾经向家属解释的“从酒店9楼跳下身亡”一说提出质疑,文中期待警方给出全部事实真相。


9月29日中午,凤凰县委书记张永中在和阳新县委副书记陈立彬交谈时表示,县委县政府对此案高度重视,将从严从快处理,决不姑息。


阿红体内检出毒品“K粉”成分


9月29日上午,阿红的家属向中国青年报记者出示了3份鉴定结论原件。


记者看到,落款为2010年9月15日的凤公刑鉴通[2010]43号鉴定结论显示,阿红的死亡原因为“高坠致全身多脏器损伤死亡”。


落款为2010年9月26日的凤“公刑鉴通[2010]51号”鉴定显示,警方对阿红“内裤上的可疑斑迹和阴道擦拭物”进行了DNA鉴定,结论是“送检的检材上仅检出受害人阿红的生物成分”。“也就是说,阿红被强奸没有直接的证据。”阿红家属聘请的律师唐远瞩告诉中国青年报记者。


落款为2010年9月28日的凤“公刑鉴通[2010]55号”鉴定显示,警方对阿红的“胃内容、心血、肝组织进行了氯胺酮定性鉴定”,鉴定结论是“所送的检材中均检出氯胺酮成分”。


“‘K粉’是一种与导致幻觉有关的毒品,依据个体和剂量的差异,可能会导致人呕吐、口吐白沫、晕倒甚至死亡。”四川大学华西基础医学与法医学院毒物分析教研室主任廖林川教授说。


一位有20多年缉毒经验的缉毒警察告诉记者,“K粉”是一种白色粉末,在犯罪分子手中交易价格比较低,吸食方式为鼻吸或放在啤酒、饮料等液体中饮用。吸食“K粉”后,年轻人会产生强烈的“性兴奋”,“所以,‘K粉’在民间又叫做‘强奸粉’,许多犯罪分子用它迷奸女性”。


“阿红体内为什么会有毒品?什么时候吃的毒品,在哪吃的,谁给她吃的?”


“如果是被下毒,这是不是一起有预谋的团伙作案?”


“酒店的窗户专门做了防坠楼设计,阿红是怎么通过狭窄的窗户跳下去的?”


“如果阿红被犯罪嫌疑人带着安全套强奸,会不会在阿红体内检测不到那几个人的残留体液?”


对于这3份鉴定结论,家属满腹疑问。


阿红的姐夫冯文滔告诉记者,在签收3份鉴定结论的现场,没有一个人回答家属上述疑问。


冯文滔希望,警方能够补充检查阿红的阴道内是否有“安全套润滑油”残留,确定犯罪嫌疑人是否对阿红实施了强奸,同时由警方带着家属到“坠楼”现场,还原阿红当时是怎么跳下去的。


阿红光着脚被“蓝色短裤”背出KTV


根据凤凰警方《凤凰县“9·4”案件事实真相》一文,阿红出事的现场为天下凤凰大酒店,出事之前,阿红曾和犯罪嫌疑人一同在“万紫千红”KTV包厢唱歌。


出事当天跟阿红在一起的朋友丽丽(化名)回忆,在唱歌期间,她和阿红各自喝了一瓶啤酒,最后一杯啤酒喝下去之后,她就什么也不知道了。


阿红体内的毒品成分与在KTV唱歌有什么关联?阿红怎么进入KTV,又是如何离开的呢?


为了还原当时的真相,记者来到了“万紫千红”KTV,经过努力,记者调取了9月4日事发当天的监控录像。


监控录像显示,9月4日14时25分,两名男子走进“万紫千红”KTV的大厅,其中一人身穿浅色衬衣,另一人身穿深色裤子。


阿红和朋友丽丽跟在两名男子后面走进大厅,上楼梯的过程中,阿红一直用手搂着丽丽的肩膀,丽丽用力支撑着阿红的身体。总共29级台阶,两人始终踉踉跄跄,阿红还因为站不稳靠在楼梯的扶手上。


在阿红和丽丽的身后,是3名男子,一人穿浅色T恤,一人穿蓝色短裤,还有一人穿蓝色牛仔裤。


在“浅色衬衣”的招呼下,包括阿红、丽丽在内的两女五男一同走进“一碧千里”包厢。


当时为“一碧千里”包厢服务的服务员杨小霞告诉记者,进入包厢后,阿红和丽丽并排坐在靠近点歌台的沙发上,其余5名男子坐在一起,阿红和丽丽看上去神志清醒,没有看到女孩与男子之间有亲密举动。


监控记录显示,14时54分,两名陌生男子走进包厢。


从进入包厢到17时40分,阿红没有走出过包厢。丽丽在17时12分走出包厢,并于1分钟后回到包厢。而在此期间,“浅色T恤”、“蓝色短裤”等几名男子轮番走出包厢打电话,这几名男子之间至少4次“相互耳语”或“围成小圈子”说话。


记者注意到,17时40分24秒,丽丽走出包房,“浅色衬衣”一手扶着丽丽的肩膀,一手扶着丽丽的腰。从丽丽走路的不规则路线看,她已经无法自己掌握平衡,而“浅色衬衣”的步态正常。


17时42分,丽丽在包房门口发生呕吐,呕吐物为液体,量并不多。很快,清洁工打扫了现场。


17时50分,“蓝色短裤”背着阿红来到KTV大厅,录像显示,阿红将头靠在“蓝色短裤”的左肩膀上,一动不动。


“浅色T恤”右手拿着一双拖鞋,在跟“蓝色短裤”短暂交流后,“浅色T恤”走向收银台。两分钟后,“浅色T恤”和背着阿红的“蓝色短裤”一起走出KTV。整个过程中,阿红都没有任何反应。


丽丽说,走出KTV后,她和阿红就上了出租车,到了天下凤凰大酒店,直接坐电梯上到9层,没有被要求登记身份证信息。


媒体多次联系酒店调取监控录像,但均遭到酒店的拒绝。


冯文滔告诉记者,警方曾经向家属公布了一段酒店的监控录像。录像中,阿红被一个男子背着进入9层走廊,阿红把头耷在男子的肩膀上,没有动过,被直接背进了房间,“有一个镜头,我看见阿红的嘴角有白色泡沫。”


凤凰县委书记表示,将从严从快处理案件,决不姑息


阿红是湖北省阳新县浮屠镇人。9月29日11时,阳新县委副书记陈立彬、阳新县浮屠镇党委副书记尹孝然驱车赶到凤凰县。


“我们希望交流了解阿红案的真相。”陈立彬说,自己县里的乡亲在外地出了事,作为老家的干部,一方面要到事发地安抚好家属,妥善解决问题,另一方面由于媒体报道案件存在一些疑点,也来事发地了解真实情况。


陈立彬告诉记者,今天抵达凤凰县后,立即与凤凰县副县长高湘文等领导交流了案件的情况,又找到了阿红的父亲、哥哥和姐夫,慰问了他们。


慰问中,陈立彬了解到,阿红的父亲有4点希望:一是希望警方能够立即公布事实真相;二是希望湖南警方立即启动异地调查,因为有凤凰县的民警涉案;三是希望进行民事赔偿;四是因为家庭经济困难,希望凤凰方面能承担家属在凤凰期间的食宿费用。


9月29日中午,凤凰县委书记张永中和陈立彬交谈时,陈立彬向张永中转达了阿红父亲的这4点希望,张永中表示,县委县政府对此案高度重视,将从严从快处理,决不姑息。据陈立彬介绍,凤凰县现在已经解决了阿红家属的食宿问题。


为了一个普通青年在他乡遭遇不测,不远千里来到事发地了解情况,陈立彬说,这在阳新县不是一个特例,阳新县有20万外出打工者,县、镇两级政府已经多次到全国各地为打工者讨公道。


中秋节那天,一个记者给我打电话说了‘阿红案’后,我们就立即请示阳新县主要领导,第二天,就委托县法律援助中心陈新启律师赶赴凤凰县,帮助死者家属维权。”尹孝然说。


据唐远瞩律师介绍,9月29日下午,阿红的家属代表已经就民事赔偿问题与凤凰方面进行了第一次沟通。唐远瞩正在依照法律起草赔偿要求。


陈立彬、尹孝然希望,能在一两天之内了解事件的全部真相,并在法律框架内,达成民事赔偿协议。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