杀手J:法外之法 正文 第十一章 困兽 9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6437.html


陆德伦眼看要跑到终点了,前面是墙壁,只有一低头,又往回跑,两人隔着五六米交错而过,杜浪在这些机器上也跑到终点,双脚等上墙,整个人几乎是水平状态,他依旧在像陆德伦开枪,而且他的滞空能力超乎想象,在墙上跑了五六步才重新站起来,他一个跟头翻到陆德伦刚才的位置,从后面向陆德伦射击,陆德伦立刻拐个弯,跑向左边的路。

杜浪继续追向陆德伦,刚刚追到刚才的拐角处,就听见“砰——”的一声强劲的枪声,这声音绝不是来自自己手中的枪,也不是来自陆德伦,他手上根本就没有枪,但是他已经来不及多想,因为子弹已经从他眉心穿过,从后脑射出,他的鲜血瞬间喷射,把他的一身白衣染得鲜红,多么可惜啊,他连最后那经典的无比拉风的手枪姿势都还没做,就死在别人抢下了。

杜浪中枪后不但鲜血狂喷,而且受到子弹的冲击,还向后飞去,划出一道“优美”的弧线,落在地上。不用质疑,他是活不过来了。

在场的所有人都大吃一惊,向着枪声传来的地方看去。

“雨欣?”陆德伦惊叫道,带着怀疑与不解。

没错,出现的在大家面前,并且给了堪称最酷的枪手杜浪致命一击的人,正是颜雨欣。他在四川广安火车站便下了车,连夜坐火车赶回重庆,取回了陆德伦的狙击枪,跟踪潘时启手下的人来到这个仓库里。他见陆德伦险象环生,立刻悄悄地爬上一辆高高的铲土机,趴在车顶上,瞄准杜浪,在陆德伦即将要完全暴露在他视野中时,她扣动了扳机,她也是一个优秀的狙击手,这一枪丝毫没有偏差,正中杜浪,为陆德伦解决了眼前最大的敌人。

颜雨欣向陆德伦点了点头,便瞄准房梁上的谈立,谈立可不会坐以待毙,立刻在房梁上跳来跳去,颜雨欣晃动枪口始终没办法瞄准他,连开了几枪都打在钢管上。

秦虹见状,拔出两把飞刀,一边向着颜雨欣的方向,一边射出两把飞刀。

“小心!”陆德伦向她喊道,也跑向她想阻止秦虹。

颜雨欣眼看飞刀向自己飞来,没有其他办法躲避,只好向旁边一滚,还好在掉下来的时候抓住了铲土机的倒后镜,没有直接摔在地上,她松开手,平稳的回到地上。狙击枪被留在了车顶上,反正现在这情况,也是用不上了。

秦虹追向颜雨欣,陆德伦怕她有危险,也向她跑去,而谈立则是在房梁上追向陆德伦,三个人都是向着颜雨欣跑去。

陆德伦现在和颜雨欣在一条走道上,颜雨欣后面跟着秦虹。秦虹见此刻机会难得,右手从腰间一摸,摸出一枚飞刀,运尽全力向颜雨欣射去。颜雨欣已经先她一步拔出手枪,但她不是停下来转身开枪,而是向陆德伦扔去,陆德伦接住手枪随即向她身后开枪,子弹与飞刀撞在一起。

不要以为陆德伦是超人,这只是小概率事件,碰巧而已,连陆德伦自己都有点儿不相信,秦虹见他居然能用枪打掉自己的飞刀,也是睁着惊讶的眼睛不敢相信。陆德伦可不会流出时间来给她惊讶,继续向她开枪,秦虹连忙向旁边扑,躲过子弹。

而此刻,谈立也已经追了上来,他从房梁上一跃而下,向着陆德伦扑下来。颜雨欣立刻指着他身后,喊道:“小心——”

陆德伦连忙回头,但是手的速度却没有头快,手刚刚转过去,谈立已经扑在他身上,枪被他打飞,人也被撞在地上。陆德伦本来就已经在昨天受了不小的伤,收到这一冲撞,只觉得全身每一个细胞都在向他的神经中枢发出痛苦的叫喊。

陆德伦被他压在地上动弹不得,别看谈立身形瘦小,可是力量却一点儿也不小。

颜雨欣连忙跑过去想捡枪,谈立见了立刻弃了陆德伦,反正他看上去已经像是一个半死的人了,待会慢慢收拾不迟,不能让颜雨欣见了枪。

谈立一松开陆德伦,他便感觉身上轻松了许多,随即便回复了几分力气。、

颜雨欣刚刚差点要捡到地上的枪,就见谈立赶到踩着枪向后一踢。随即抬起脚踢向依旧弯着腰保持捡枪姿势的颜雨欣,颜雨欣立刻双手交叉挡住他的腿,但是毕竟女的比不上男的那么有力气,她被踢得向后连退了几步。

陆德伦这时候已经站起来了,他用自己的身体右侧,猛地向谈立撞去,右肘也顶在他背上,谈立被后背被撞,前面又被撞向钢铁制造的机器。

颜雨欣身形刚刚站稳,秦虹已经出现在她身后,发出了飞刀。

“小心飞刀!”陆德伦喊道,但是已经晚了,颜雨欣来不及反应,飞刀已经从他后背射入,插进了心脏,她向前扑倒在地上。

陆德伦没办法接受眼前的事实,“啊——”他痛苦的大声喊叫,把所有的怒气发泄在谈立身上,他抓着谈立一次一次的向机器上撞去。秦虹再次发出飞刀,向陆德伦射来。陆德伦将谈立一扭转到迎着飞刀的方向。

在这危险地瞬间,谈立左脚向后插进陆德伦双脚间,勾住他的左脚向前一拉,两人失去重心向后倒去,飞刀堪堪从谈立的脸上飞过去,还在他的鼻尖上画出一条细小的血痕。

陆德伦被谈立压在下面,但是他使尽全身的力量将他甩开,双手向后一撑,一个跟头站立了起来,秦虹又是一把飞刀射向他。陆德伦向着手枪那里一扑,抓住枪打几个滚,随即站起来向着秦虹开枪。

秦虹连忙躲起来,陆德伦又指向谈立,谈立一看到陆德伦捡到枪,立刻找障碍物躲起来。

陆德伦一边戒备,一边向着颜雨欣走去,秦虹和谈立这会儿都比较小心,不敢轻易露面。

陆德伦来到颜雨欣身边,跪在地上,小心不碰着背上的飞刀刀柄,将她扶了起来。只见颜雨欣口中吐着鲜血,呼吸微弱,看来命是保不住了。陆德伦悲痛万分,不知道说什么才好,想要哭却流不出眼泪。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