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6795.html


这些当兵的都是些老油子,他们常在这城门迎来送往的,那个眼神早就练出来了。明显这四个骑着摩托车的人不是什么好路数,绝对是自己惹不起的存在。且不说他们的穿着打扮,就是那个会叫的电驴子就从来没有听说过。

“四位爷,这是从哪里来?”一个当兵的问道,这是他们职责,顺便还讨个好。

“爷从罗刹国来的。一路跑了几个月。”李昊可不知道现在是什么人当家,直接说从国外回来的。这个时候李鸿章办洋务已经开启了民智,洋人的事情已经不再是那么神秘。

“爷这一趟跑的可真够远的,竟然是从极西之地返乡。”

“这人总不能老是在外面漂泊,根在大清啊。”李昊随意接了一句,“对了,兄弟,现在是什么年头了?这常年在外的老日子都记糊涂了。”

“可不是嘛,在家千般好啊。大兄弟,现在已经是光绪二十一年十月间了。”

光绪二十一年就是1895年,这都已经是十月间了,看来甲午这场战争败也败了,赔也赔了。“老哥,这最近京师有什么大事吗?”听着那两个城门兵诉说,李昊已经确定自己就是回到了腐朽的大清、最黑暗的时刻。光绪现在要振作,娘儿俩正忙着夺权呢。这大清已经烂到根子里了,彻底没救了。

这老郭和老韩都是湘地人,是以前左宗棠大帅的手下,只是已经从当初的娃娃兵已经变成现在耆老了。当初西北回乱,左大帅率湘勇平叛,很多湘人后裔散落在西北大地。也正是这场回乱,西北人口陡减数千万,甘肃人口减少1500来万,无论是汉回蒙藏其实都是某些野心家的牺牲品。李昊之前在北山望眼欲穿都没有等到一个行人的根子就在这里,以前甘肃近两千万人,现在只有四百多万,没有人消费就没有赚钱的门路,这路上来往的旅客自然难以见到。

不过,并不是就没有行商,而是行商的人少了。他们为了安全起见,通常都是大帮驼马一起出动,这样一来,除了那有限的几天平时还真地没有人从那里经过。再说,这被杀的也不只是陕甘两地,新疆地区同样受损严重,人口能有三两百万就不错了。就是到解放战争时期,这南疆也不过才三十来万人口。

这个时候整个肃州也不过三两万人,甘肃的人口主要集中到东部地区、兰州、西宁、宁夏一带,河西走廊已经被视为鬼途。看来这里还是适合李昊发展的,至少几年内不虞有人发现。不过,这也正是李昊发展的瓶颈,没有人干活怎么来发展?

通过老郭头的介绍,李昊找到了当地商帮聚集的地方----悦来客栈。船上的那些东西当然不可能依靠李昊四人去卖,最好还是通过这些行商把货物运输到大清各地去。如果能够联系到那些山西帮、安徽帮就更好了,他们的走货量可不是一般的大。特别是集装箱里有很多成品衣物,这些产品最好能够运到上海、北京、广州等大城市去销售。这乡下的地方最多不过扯几尺布找裁缝做一件,何况很多人家里自己就有织机。

李昊这一次和大家见面,最直接的目的就是同商帮联系上,同时让众人见识见识自己的产品。另外,李昊还需要借助大商帮的关系,从国外采购一些产品回来,比如橡胶。

对于李昊的产品,只要见到的就没有不说好的,当场就有商家要求购买李昊带来的商品。最后,除了必需的几个样品,李昊把所有的货物全部销售出去。那几个样品就放在悦来客栈,李昊付给客栈五两银子,雇佣他们向来往的商家宣传。

嘉峪关是个军事重镇,这里的商业气氛并不浓郁。李昊真要想发展起来的话,就必须向兰州、西安等地发展。可是现在他没有那个人力与精力,暂时只能干看着。也许过一段时间,那些大商帮听到消息,这才能让目前的销售业绩有质地改变。

这个时候李昊已经知道现在是1895年11月14日,和前世也就是差了116年,这个月份和日期并没有改变。

这个大街上并没有什么可逛的,李昊买了许多吃后食,又买了一些工具、绳索之类的,就直接返回瀚海号上。两辆摩托车直接就停在了北山山脊的南侧,用防雨布盖上,李昊可没心思改日再往山上推,那还不累死个先人板板。现在这外境的情况已经很清楚了,需要考虑的就是怎么保持和外界的联系。毕竟这翻山越岭的活计真不是人干的,以现在这种条件要把那些不必保留的产品转运出去,真是考脑壳。

看来必须考虑把这北山打通,这样才能保证物流的通畅。这样一来,这个山谷才能有个发展的空间,李昊自己也才能够真正有所作为。现在约束李昊发展的瓶颈就是交通与人力的问题。这人力问题李昊在嘉峪关的时候已经向各商家提出要求了,对方可以用人口来换取所需要的商品。这个时候山东正在大批量向东北移民,也就说他们已经有了移民的思想,这样那些商家就方便操作了。无论时间长短,这人口问题终将会解决。剩下的就是这挠头的交通问题,并且这还是个暂时无法依靠外力来解决问题。

四人呆在控制室里商量解决问题的办法,最根本的解决方法就是打开一条通道,直接面对河西走廊。只是这个工程量可就大了,估计没有几年根本不可能成功。还有一条就是虽然瀚海号上有无数的工业设备,但是想要把它们组装成某一个系统工具进行生产的话,那就不是一点两点的麻烦喽。也就是说,所有的设备都不具备成套性,不是缺这个就是缺那个。要想形成生产能力就必须把缺的那些工具制造出来。

最终四人决定先把炼钢设备制造出来,也就是一最简单的熔炉。通过熔炉把船上那些暂时不着钢材熔化,然后根据需要生产合适的钢锭、钢棒之类的东西出来。瀚海号上精加工设备有16套之多,只要有合适的材料就可以生产出需要的产品。只是现在无法建造合适的炼钢炉,说不得只好先建个电熔炉将就一下。毕竟船上有12台50千瓦的柴油发电机,暂时可以小批量的生产。

不过,这炼钢就需要坩埚,还有大量的耐火材料。幸好瀚海号就卡在大山里,这祁连山上别的没有就是各种工业材料比较多。炼钢需要1700的高温,目前只好找些镁、铝合金之类的耐火原料才能达到生产的要求。这个炼钢炉子李昊准备用20英尺的集装箱来制作,先试试看看,能成最好,不能成也没有什么。就这个简单的玩意直到11月底才真正投入使用,说白了就是一个化钢炉,李昊还担心它把钢还原成铁了呢。

其实李昊他们最早制造出来的机械是一台起重机,其实就是组装了一个底盘,然后把瀚海号上面的那个拆下来装了上去。有了这个东西之后,李昊才真正具有工业生产的能力。否则,单靠他自己,大一点的钢棒他搬都搬不动。虽然李集他们力气大的多,但是怎么也不可能当起重机使用,再说,他们也不可能扛着重物爬上爬下的。

到后来大量的钢水熔化出来之后,李昊的工业效率越来越高,后来那五台起重机也不过花费了十天时间就整出来了。只是这五台起重机很有老毛子们的气势,绝对是傻大黑粗。毕竟这熔化的钢水不可能有那些专用的钢材性能好,为防止出事故,只好加大缸的壁厚,并配套增加其它部位的承重强度。

随后李昊又各生产了十台挖掘机与凿岩机,只不过到这个时候很多配件都是将就了,特别是它们的柴油机。从最初的清一色到现在只能混一色。李昊生产这些东西主要还是想练练手,逐步积累一些生产上的经验。毕竟以后的机械都将是自己制造,现在不把技术掌握了,到时不是要抓瞎。

这段时间李昊还有一大收获,那就是可以自己制造钢珠与匹配的轴承了。这个成果是逼出来的,船上本来就没有多少大型钢珠,就那些库存也没有使用多少时间。最后,四人不得不自己想办法去生产特种钢珠与轴承。对于钢球的生产李昊并不是很精通,他 只知道要拉丝定径,然后镦打成胚,接着打磨渗碳,然后再精磨修正,最后抛光。把这个钢球制造出来并不是最大的成绩,而形成一整套生产工艺才是最关键的。这各个工序的加工方式都可以运用到其它产品的生产中去,极大地提高了这个小集团的生产水平。

现在李昊可以随便生产某种直径的铁丝、钢丝、铁钉、钢钉之类的产品,想来不会再出现什么洋钉之类的称呼。要不是考虑到原料的不易,李昊真想把这些小五金多搞些出来到市场销售。如果现在就动手的话,以后他绝对会带上无数顶这个大王、那个大王的帽子。


猜你感兴趣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加载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