合肥两妇女金项链被抢 呼救没人帮忙遭劫匪嘲笑

中安在线10月1日报道 摸着脖子上的淤痕,浑身发抖。让陈昌芝如此生气的,不是劫匪抢走自己金项链,而是自己呼救后众人的冷漠,和劫匪“散步”逃走时回头投过来的嘲笑。同样气愤而无助的是家住绿怡居的张丽芳。陈昌芝被劫前半小时不到,劫匪以同样粗暴方式抢走了她脖子上金项链。两起劫案时间相隔不足半小时,地点相隔不足1里路。目前,合肥刑警部门已介入展开调查。


[劫案发生]



时间:9时20分


事件:借故逗孩子突袭抢劫


昨天9时20分许,张丽芳带着9个月大的宝宝,在对面创业园小区门口广场玩耍,“我蹲在地上,手托着宝宝,宝宝在地上来回学走路。 ”这时一个身穿灰色西装、平头、中等个头的陌生男子,凑上前来说“你家宝宝好漂亮啊。 ”就在张丽芳弯腰抱着孩子准备起身时,陌生男子猛地伸出右手,一把攥住张的项链,猛地一拽就跑。张丽芳急忙拾起掉落在地的吊坠追赶男子,还没追出20米远,男子已跑到远处路口。一辆红色125摩托车,开到男子身边停下,带上男子后一溜烟开走了。价值约4000元的项链被抢,张丽芳气得直跺脚。


时间:9时45分


事件:跟踪妇女背后伸冷手


陈昌芝也遭遇了同一幕。当时她抱着孙儿,买完菜准备回家。走到望江西路爱尔眼科医院对面的一个巷口时,陈昌芝停下脚步准备给孙儿买点鸡蛋。就在陈昌芝低头选蛋时,突然感觉脖子后面被人摸了两下。


陈昌芝回头去看,却感到脖子一凉。随即,价值近5000元的金项链便到了一个男子手中。随后一辆等在路口的摩托车,捎上他扬长而去。


[是同一人?]


同一事发地也曾被抢过


据附近居民介绍,几个月前,就在张丽芳被抢现场不远处,一个手上戴着硕大黄金戒指的7旬老太太也碰到一个男子。 “他跟老太太说,‘你的戒指好漂亮’。老太太就抬起手看看。结果那男的就攥住她手,把戒指脱到自己手里跑了。 ”


去年夏天,一居民在附近的银行取钱刚出来,钱就被一男子抢走了。据居民描述,这两起劫案作案者特征都与昨日2起项链劫案的疑犯相似。


[心寒不已]


呼救无人应遭劫匪嘲笑


一个让人唏嘘的细节值得记住:陈昌芝被人抢劫后,立即大喊“抢项链了”,“然而,根本没人帮我去追,路人都在旁边很冷漠地看着我们。”陈昌芝记得,歹徒手持项链往望江路方向走去时,本来站在路中间的几人,还特意朝路边让了让。更让陈昌芝无比气愤的是,抢项链男子本还有些紧张,开始小跑。“结果他看到没有一个人挺身站出来,便不再紧张了,还扭过头来,朝我笑了一下。那笑完全是嘲笑,他在笑我怎么喊都没人应。哪怕有一人站出来,坏人也不致于这么嚣张。”


[劫案特征]


专拣怀抱婴儿妇女下手


昨日劫案中,实施抢劫的劫匪体型微胖,年龄在30~40岁之间,留小平头。个子在1.75米左右。 2名受害妇女都怀抱婴儿,行动不便。据描述,2起劫案作案者可能系同一团伙。(周健、齐美义)


□评论


告别“现实一种”


怎么会变得如此冷漠?!


这样叹问,已不是第一次。在每次耳膜敲击后便湮没于无声。



究竟是什么,让我们失去了“该出手时就出手”的血性豪情?回答是:现实一种。如果做了好事,反被人诬陷,官司打不赢还要赔钱,怎么办?如果因为做好事而受伤,甚至残疾,空落了一个好名声,却生活得狼狈不堪,又怎么办?这样的担忧,虽仅是现实一种,却在无数次的传播中固化着人们“莫管闲事”的态度,让大多数人在可能要面对的糟糕现实和内心的一念之善中间,选择了前者,并且在看似无可指责的个人理性选择一次次累积起来之后,整个社会的精神维度变得日益贫瘠和萎缩,萎缩到一个歹徒能够在攘攘街头露出嘲弄世人的一笑。好在它也仅是现实一种,虽然有其自身的合理逻辑,但绝不是无懈可击。


如何广泛引导民众在保护自身安全的前提下行义举,如何在制度上给予见义勇为者以精神上、物质上的更有力保障与支持?社会价值的主要引导者,将肩负更多的期待。(刘振)


(本文来源:中安在线 )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