崛起 作品相关 六十三、激战黑石关(上)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6630.html



对于冯玉祥的这种做法李锋虽然感到很愤慨但是却没有任何办法,本来已经成了丧家之犬的镇嵩军现在已经溃散得直剩下2万多人的规模了,解放军只要稍微再加把劲,镇嵩军就会成为一个历史名词了。不过李锋没想到的是刘镇华还玩了这么漂亮的一手,直接堵住了自己的枪口,他刘镇华当着GMD派来的党代表的面对着青天白日满地红宣了个誓就全体加入GMD了。

没办法没办法,刘镇华率部加入国民联军之后迅速调兵借道山西开赴绥远接受冯玉祥的改编和补充。

蹲在山西的不倒翁阎锡山一时之间成了各方拉拢的对象,现在他已经成了一个举足轻重的人物了。不过阎锡山的眼光很短浅而且小心得过了头,如今国民革命运动如此高涨,但是阎锡山就是不表态,反正谁也不得罪但是谁也不投靠,他在等,等到他认为合适的时机再加入进来获取最大的利益。

至于李锋他们,眼睁睁的看着镇嵩军兔子似的渡过黄河,这件事情被第三师得知后,李虎臣、杨虎城和冯玉祥的矛盾更加尖锐,认为这摆明就是和解放军过不去。

镇嵩军退出河南后,解放军趁机占领了陇海铁路一线直至洛阳的广大地区,完全把豫西根据地跟陕西联系在了一起,形成了一个有力的后方。此时吴佩孚还在带着自己的残兵败将驻扎于湖北与河南交界的武胜关、信阳一带,镇嵩军一倒戈顿时其侧翼门户大开。

整个河南只剩下了河南督军寇英杰5个师4万人马在防守。本来寇英杰的兵力就不足,但是吴佩孚当初在湖北为了和北伐军决战还不断的从河南抽调寇英杰的主力部队南下增援,结果都成了肉包子打狗有去无回了。寇英杰这个河南督军如今说得好听手里还有5个师以及大批地方保安、警察部队可以使用,但是实际上主力都被吴大帅给折腾光了,从湖北好不容易撤回来的残兵败将都被吴大帅拉到武胜关去了。至于这些部队都新编不久,基本上都是些才放下锄头扛起枪的泥腿子农民,估计大炮一响一个个肯定跑得比兔子还快。

而且最要命的就是军费问题,吴大帅打了败仗再加上积欠军饷,搞得部队都快散架了。如今湖北除了武昌还在死守,基本上等于已经被广东国民政府给占领了,而直隶有一部分是吴佩孚的地盘,不过张作霖一看:呀!姓吴的要倒了,咱赶紧推一把!于是打仗增援吴佩孚的旗号出兵把直隶全部占领了。搞得昔日偌大的直系军阀大佬吴佩孚如今仅仅只有河南这一块地盘了,而且还有三分之一的豫西地区他还管不了,落到了解放军的手里,这样一来所有的压力全都压在河南省头上了。

寇英杰头痛得很,自己这个河南王就从没过上一天舒心日子。打仗就是打钱,吃喝拉撒、枪炮弹药,哪一样不是钱哪!吴大帅是不当家不知柴米贵,反正催粮催款催兵员催武器弹药的电报一封接一封打到开封来,先是让寇英杰筹集300万军费,接着是500万军费,到现在变成了800万军费,让寇英杰想死的心都有了。就如今河南这个穷样子,要搞800万军费,挖地三尺估计都办不到。

解放军占领洛阳后李锋他们特意进城去看了看,好歹也是解放军占领的第一座大城市,镇嵩军一走,洛阳的防务就空虚了,解放军几乎是不放一枪一弹就进入了洛阳,河南督军寇英杰的部队连忙退避三舍,从洛阳一路狂奔到巩县兵才停下脚步。寇英杰不敢再退了,要是把巩县也丢了,那么直军连弹药供应都会成问题的。

占领洛阳后,李锋他们暂时在洛阳成立了军管会,由黄剑担任军管会主席,负责维持治安、恢复生产。

形式的发展之快出乎了李锋的意料,镇嵩军倒戈加入国民联军,豫西全部地区一时间成了解放军的根据地,连洛阳这种大城市也几乎不战而下,借助陇海铁路交通之便利,李锋可以迅速机动部队向中原挺进。

碰到这种机会,李锋立即电令还在整编之中的第三师,命其结束整编,将陕西防务移交给第二师三个新编团,并将这三个新编团改编成解放军第4师,由杨虎城任师长,李虎臣还是担任第三师师长,并率部出潼关入河南。

李虎臣接到命令之后迅速出发,李锋没有调动杨虎城出来的原因是不希望他们两人误会,并且陕西现在的局面虽然有所发展,但是局势依然不是很稳定,所以也需要一员大将镇守,何况驻扎陕北榆林的井岳秀部一直是李锋他们争取的对象,杨虎城和井岳秀是生死之交,自然由杨虎城去劝说比较好。

井岳秀对于北伐还是很支持的,再说有杨虎城的劝说,于是井岳秀的第86师也顺利改编成了国民革命军第18军陕北独立师,和杨虎城南北遥相呼应,控制陕西的局面。

而在南方战场,北伐军围攻武昌,10月10日双十节,武昌城破,吴佩孚任命的武昌警备司令刘玉堂和参谋长龙承元殊死抵抗,战至全城守军尽降的时候才被活捉,押往第4军司令部。

老蒋对于这种忠勇军人很是很佩服的,于是下令优待,这样也才没让刘玉堂和龙承元受皮肉之苦。

至于皖系的孙传芳拥有江苏、浙江、福建、安徽、江西五省地盘,自组五省联军和北伐军对抗。孙传芳在坐看吴佩孚在湖北战败之后立即命令主力向江西移动,打算趁北伐军主力在湖北之际集中主力由江西进攻湖南,一举切断整个北伐军主力的后路。

不过军阀就是军阀,干的事情都是些倒行逆施的,在孙传芳手下有不少将领就和广东国民政府暗中通气,甚至有的将领早已经被说服或者收买,准备一等开战就来个倒戈一击。所以孙传芳的作战计划对于国民革命军来说几乎是透明的。

孙传芳的主力还在向江西集结的时候,他手下的驻扎江西南部重镇赣州的赖世横部立即宣布起义加入国民革命军,旋即被改编为国民革命军第15军。

国民政府的这一手顿时让孙传芳狼狈不堪,匆忙后撤。程潜的第6军轻取江西省会南昌,一看孙军如此不经打,第6军上下产生了情敌情绪。随即孙传芳调集重兵反击,又被北伐军赶出了南昌,至此双方在南昌形成拉锯战局面,互相都在调集援兵企图以一次大规模决战打垮对手。

这样的结局对于吴佩孚来说是幸运的,因为北伐军的主要兵力和注意力都转移到江西战场上去了,他总算可以不用被人追着屁股打而喘上一口气了,于是乎在吴佩孚的命令下,河南嫌弃了一场刮地皮、抓壮丁大活动,搞得河南人民民不聊生。

不过李锋可不会给吴佩孚恢复实力的机会。第一军现在总共拥有5个师兵力,其中第一师师长陆海涛、第二师师长潘学崖、第三师师长杨虎城、第四师师长李虎臣、陕北独立师师长井岳秀。这其中,第一、二、三这三个师是主力部队,人员编制基本上每师都有8000人以上,而且武器装备较好,训练充足。第四师是新编的,人员只有6000多人,而且几乎没有多少重武器,至于井岳秀的陕北独立师,独立的成分相当重,暂时还几乎不为解放军所掌握,但是把地头蛇井岳秀放在陕北却能保证陕北局势稳定。

不过此时解放军的重武器几乎少得可怜,一个军,军属炮兵才一个团,其中山、野炮18门刚好编一个炮兵营,另外两个营都是空架子营,只有人员没有装备,轮流学习使用火炮。

为了解决武器弹药的供应问题,李锋的第一个目标就是洛阳以东40公里的巩县,那里有民国四大兵工厂之一的巩县兵工厂,能够生产枪支、大炮和弹药,也是吴佩孚如今的命根子所在了。

解放军集中三个师兵力,其中第一师、第二师组成北集团,沿陇海铁路进攻,目标是攻下巩县后栄阳一带继续进攻,威胁郑州,如果有可能就攻下郑州后向南借助京汉铁路会同第三师夹击新郑、禹县。第三师组成南集团,从伊川出发,进攻登封,掩护北集团侧翼安全。

李锋的作战命令下达后各部队就开始准备,尤其是北集团,由陆海涛亲自指挥,借助火车运输快速进攻。

河南督军寇英杰在偃师部署了一个混成旅进行象征性防守,因为他知道自己这些花架子部队挡不住解放军的进攻,所以给这个混成旅的命令就是能坚守多久就坚守多久,实在守不住了就撤退,但是撤退的时候一定要记得破坏铁路。

当第一师和第二师攻到偃师的时候,这个混成旅已经在偃师外围布置好了战线在等着解放军了。陆海涛命令第一师和第二师的侦察营进行了一次试探性进攻,结果直军混成旅的那群软蛋子兵以为解放军真的打过来了,立即机枪火炮齐发,打得好不热闹,把自己这边所有火力部署全部暴露了出来。而且通过侦查,陆海涛发现直军的战线部署几乎是完全的单线阵地,毫无纵深可言,所有的兵力兵器就摊开成一条线,准备等着解放军过来,他们也没有主动出击的想法,总结起来就两个字:死守!

对于这种防御阵地,陆海涛几乎动动脚趾头就知道该怎么打了,这就是一幅被动挨打的样子。于是第一师集中优势兵力和兵器从偃师北面大槐树村方向进攻,另外以第二师从南边的何家池方向牵制直军兵力调动。

军炮兵团被配属给了北集团,因此陆海涛毫不犹豫就动用了炮兵团,集中所有的山、野炮和迫击炮,抵近轰击直军防御阵地上已经暴露的各种火力点和战壕工事,一下子以猛烈的火力打的这一段阵地上的直军昏了头。猛烈的火力急袭并不持久,第一是解放军没这么多炮弹来潇洒,第二就是火力奇袭最终的目的只是杀伤敌军并且给敌人造成一段时间的混乱,最终还是要靠步兵去占领阵地的,炮火打久了反而没有奇袭的效果了。

炮火一停,第一师的战士立即发起冲锋,防守这一段阵地的直军混成旅只有一个团,而解放军一波攻势就投入了一个团,何况解放军的团级编制是实打实的团级编制,不像这些军阀的吃空饷部队,经常部队实际兵员只有编制数字上的三分之二。

直军混成旅的军官指挥部队开始反击,妄图依靠防御工事来阻击解放军的进攻,很可惜的是他手下的新兵太多老兵太少,而且有经验的军官也少,这些部队精华都被吴大帅弄到湖北去和北伐军拼光了。

直军新兵的表现太差劲了,在军官的指挥下打排枪,结果打着打着就乱了套,作为防御战中的重要火力支撑:重机枪,这是由为数不多的老兵老操纵的,但是解放军部队里普遍重视培训战士的单兵射击技能,对于枪法出众的士兵一般配备经过挑选的上好枪支,而且弹药也能比其他战士多带半个基数(10发),这些神枪手的任务就是专打直军的机枪手、指挥官这种高价值目标,基本上两百米的距离内,这些神枪手都能够保证5枪之内击毙或者击伤目标,再加上数量众多,所以直军的机枪手很少有能持续打完一个弹带的。

直军士兵训练明显不足,枪法臭的很,而且由于多数都是被抓来的壮丁,有很大的厌战情绪,因此解放军在冲锋阶段并没有受到太大的伤亡。

随即解放军和直军接敌,进入了白刃战。白刃战是解放军的强项,那些直军士兵在军官的威逼下野跟着上刺刀,不过动作明显缓慢而且不整齐,连拼刺刀的基本动作都不怎么会,有些士兵干脆没有刺刀抡着步枪当棍子使。结果一番肉搏战下来,直军士兵垮得比豆腐还快,解放军一边追一边喊“缴枪不杀”“解放军优待俘虏”的口号。

直军混成旅在大槐树村的防御阵地才半个多小时就被彻底突破,本来还派出了预备队打算增援上去,结果预备队反倒被自己的败兵冲散了,跟着一起溃逃了。想起了寇英杰曾经说过“只要能拖延多久就拖延多久”的命令,直军混成旅旅长二话不说就命令部队撤退。

直军的准备了火车头和车皮,撤退工作早就做好了,但是部队兵败如山倒,管都管不住了,乱糟糟的冲到火车站一个个卯足了劲的往火车里钻,都恨爹娘给自己少生了两条腿一样,到处都是吵闹声和打斗声。

本来安排好的撤退计划全部泡汤,断后的部队一看旅长跑了、解放军又攻得这么猛烈,干脆一不做二不休通通举枪投降了。

就这样,直军一个混成旅稀里哗啦的垮掉了,逃掉了一半人马,剩下的一半几乎全部投降,至于破坏铁路的事情,负责爆破的工兵连一看解放军冲了过来老早吓得逃跑了,还爆破个屁!

偃师一战,解放军顺利击破直军阻击,击溃直军一个混成旅,打开了通往巩县的大门。

攻陷偃师后,解放军迅速向东进攻,在黄昏前打到了洛河边上的黑石关。黑石关地处巩县地界,关南是黑石山、对面是邮岭,洛河从两山之间穿过,河上横跨一座铁路桥,也就是陇海铁路。从洛阳向郑州进攻,这里是必经之地。巩县因为西有黑石关,东有虎牢关,南靠嵩山,北临黄河,山河四塞、易守难攻,所以由此得名巩县。

黑石关地形易守难攻,陆海涛还没自大到认为直军会一溃千里连黑石关这么重要的地方都不要了。

部队在黑石关前下了车,侦察营在前面开路,由于道理狭窄不可能同时展开两个师的兵力,因此陆海涛让第一师打前锋。

侦察营到了黑石关前,放眼望去只看见关上绿树郁郁葱葱、关下洛河波涛滚滚,但是除此之外一个人影也没有。

第一师侦察营营长齐正轩是老兵了,周围这么安静,齐正轩心里想这里一定有埋伏,自己的人这么暴露在关下太显眼了,于是赶紧通知战士们注意隐蔽。刚说完,关上突然密集的子弹顿时像雨点一般朝侦察营打过来,由于直军居高临下突然袭击而且关下又没有什么可供隐蔽的地方,所以侦察营死伤了不少战士,齐正轩赶紧命令部队后撤。

被人打了一闷棍还不知道对手是谁确实让人够郁闷的。陆海涛看到天色已晚,在没有搞清楚情况之前他是不会贸然进攻的。

入夜之后,陆海涛命令第一师侦察营派出精干人员组织小分队从黑石关南边偷偷渡河过去抓舌头。齐正轩立即挑选了十个水性好的战士,亲自带队出发。本来齐正轩想多挑选几个人的,但是部队里会水性的战士实在太少了。

这次只是一次普通的捕俘任务,陆海涛自然不会用到特种部队出马,现在特种部队在正后方养精蓄锐呢,需要他们的话通过火车可以随时开过来。

齐正轩带着小分队偷偷的从黑石关南边渡河,十月份的洛河河水已经很凉了,泅渡过程中侦察兵们一个个冻得牙齿上下直打架,为了避免惊动敌人,侦查小分队选择了一个偏僻的地方,上岸之后侦察兵们迅速打开油布制作的防水背囊,尽管密封性不好弄湿了一些,但是至少大部分衣服还是干的,这个时候是肯定不能生火来烤衣服的。

小分队迅速出发,没走多久就发现了直军的巡逻队,有一个班的兵力。看来直军的警惕性也比较高,怕解放军从其他地方渡河所以派出了巡逻队巡逻。

齐正轩立即带着小分队埋伏在路边的草丛里准备伏击这伙敌人。

“他娘的,谁还有烟?老子烟的抽完了!”直军巡逻队中的班长说道。

没有一个人做声,放佛都没听到似的。

“妈的,都聋了是吧!刘老二,你就是个老烟鬼,你一定还有烟,拿出来!”班长骂道。

“班长,你又不是不知道,弟兄们都2个多月没发过饷了,哪里还有什么钱买烟抽啊!是吧!弟兄们!”叫刘老二的老兵说道。

顿时巡逻队的其他士兵都这么说。

“妈的,那些当官的都是一个个吃香喝辣,我们这些大头兵连烟都抽不起,什么狗屁世道啊!”班长开始发牢骚了。

“是啊是啊,看看咱们师长,霍!这次从湖北撤回来,光是金银财宝就运了一个车皮,那些骚得不得了的姨太太小老婆七八个,啧啧,看得老子哈喇子都快掉地上去了!要是她们让老子睡上一晚,死了都值了!”刘老二边说边吞唾沫。

“嗨呀,老子还没看出来你刘老二不光是个烟鬼还是个色鬼啊!唉,你正好给俺说说,老子在28师当了这么久的兵,还没见过咱们师长太太长什么样呢!”班长凑过来调侃道。

“老刘、老刘,你给俺们说说,师长的那些老婆是怎么个骚法?”一群新兵蛋子一听到女人顿时来了劲头,纷纷要求老刘来客串一回说书的。

于是直军的巡逻队在他们班长的带领下集体不务正业起来,反正一下子不巡逻又死不了人,怕什么!

“哎呀呀!你们是不知道啊,咱们师长的老婆其实长得忑丑,岁数比咱们师长还大呢!”刘老二说道。

“怎么会呢?咱们师长不是最喜欢漂亮女人了吗?这么丑的女的他会娶回来当媳妇儿?扯淡吧你!”班长说道。

“嗨,这班长你就不知道了吧,咱们师长太太和吴大帅最宠爱的三姨太是发小,要不是娶了这个黄脸婆,咱们师长也不会飞黄腾达官升得这么快了。你们看看,咱们28师装备、军饷都比别的部队好,咱们才2个多月没发饷了,其他部队至少都4个月没发饷了。”老刘爆料说。

“别打岔刘老二,赶紧说说师长那些姨太太是怎么骚的?听得俺心里痒痒的!”班长催促道。

“嘿嘿,你们不知道吧,咱们师长就是受不了那个黄脸婆才会到处找姨太太和小妾的,这些都是我一个在师部当差的老乡告诉我的。话说师长的那些姨太太们啊,个个那都是。。。。。。”刘老二口沫横飞的讲着,不过还没等他讲完,突然蹿出来一群黑影拿枪指着他们,那些黑影自然是解放军的侦察兵了。

“不许动,举起手来!”侦察兵低声喝道。

这一下可把这些直军吓了个半死,大半夜的运气背竟然碰上了解放军的侦察兵。

“好汉,有话好好说,不要动刀动枪的!”班长哆哆嗦嗦的说道。

“很好,只要你们老老实实配合我们解放军,我们保证不会伤害你们的姓名的!”齐正轩说道。

“是、是,老子一定,哦,不,标下一定配合解放军、配合解放军!”班长养成了习惯差点说错了话,连忙纠正过来。

“你们的部队番号是什么?指挥官是谁?”齐正轩问道。

“是,标下的部队是中央陆军第28师,师长是贾方兴!”班长老老实实的回答道。

“你们28师是什么时候调动到黑石关的?你们的兵力有多少?”齐正轩继续问道。

“是,我们28师9月中旬因为在汀泗桥、贺胜桥打了败仗损失惨重所以撤出了湖北回到信阳休整,后来听说解放军攻打洛阳的镇嵩军,吴大帅就把我们调到了郑州,一边休整一边防备解放军。我们师是10月14日调动到黑石关的,兵力大概有8000多人的样子。”班长老老实实的回答。

“你们在湖北损失惨重怎么还有8000多兵力?”齐正轩问道。

“嗨,咱们师长和吴大帅关系好,是吴大帅麾下的主力部队,吴大帅对我们师特别照顾,这次在河南一个把月就给我们补充了5000多壮丁!要不28师就只剩下一个空架子了!”班长回答道。

“什么!补充了5000多人你们才达到8000多人的兵力?”齐正轩有点不敢相信。

“可不是嘛,咱们师在湖北和南方的革命军大战两场,吴大帅又是机枪督战队又是大刀督战队,弟兄们跑又不敢跑只能和革命军硬拼,谁知道那些革命军个个都跟吃错药似的不要命的冲,两仗下来我们师的老底子几乎都打光了。现在这些兵都是些新兵蛋子!”班长交代说。

齐正轩又试着问了一些其他问题,比如第28师兵力部署和防御阵地布置情况等等,但是这个小小的班长显然就回答不出来了。

齐正轩知道再问也只有这个结果了,于是带着俘虏回来。结果这些俘虏都不会游泳,齐正轩就头疼了,但是就这么把他们放了肯定不行。如果全杀掉也不行,那是违反纪律的。

最后还是刘老二出了个主意,他说往南边走三里地到寇家湾村,几年雨水少,再加上那附近水浅,可以走着过去。

齐正轩立即感到这是一个很好的办法,只要人能够走过去,那么战斗打响之前就可以派出一支奇兵从这里渡河绕道黑石关背后去,等到战斗打响就能够从背后给予敌人致命一击了。

来到寇家湾村,齐正轩带着战士们和俘虏渡河,情况果然和刘老二所说的一样,这一带的水比较浅,大概只到一个成年人的胸部,完全可以涉水过河。

齐正轩带回来的情报和建议很快得到了陆海涛的重视,如果可行的话那就不需要太大的代价就能夺下黑石关了。

对于28师,陆海涛还是挺有印象的,28师装备精良,一个师就拥有一个炮兵团,是吴佩孚麾下的头号主力部队,只是没想到如今也落魄到靠大量新兵来充场面的地步了。

不过第二天一大早,一阵激烈的枪炮声响起,直军竟然对黑石关前的解放军发起了反攻!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