莫斯科:红墙、红场和红灯区[组图]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莫斯科的红灯区


上世纪30年代的苏联不允许妇女堕胎,违者将被流放到西伯利亚。当时,社会道德观念视妓女如洪水猛兽。苏联解体后,从西方“拿来”一切的俄罗斯“引进”了西方社会的“性解放”。欲望和性充斥着莫斯科的大街小巷。“红灯区”和“性解放”像瘟疫一样,吞噬着俄罗斯的传统道德观念,并带来了各种性病和艾滋病。


从大街上“租”妓女是最简单,也是最危险的方式。据莫斯科内务部资料透露,“莫斯科每天晚上大概有4500名妇女上街卖淫,90%以上年龄介于18-30岁之间。她们大部分来自乌克兰白俄罗斯俄罗斯其它地区。”“为爱献身”的女人们通常从晚上8点到凌晨4点上街活动。为了不引起警察们的注意,通常都有一个代表站在一个特定的地方,其他妓女就呆在不远的院子里,等着来人“相亲”。


在宾馆里工作的妓女不同于夜幕下的“黑蝴蝶”,据内务部提供的数据,这些妓女平均年龄为20-22岁,一般都具有高等或中等教育文凭,多数会讲一门外语。与“夜蝴蝶”和宾馆妓女相比,在按摩院里工作的妓女相对更具合法性。为了招揽回头客,按摩院对妓女的健康状况有比较严格的检查措施。据知情人透露,提供色情服务的按摩院在莫斯科有200余家。


红灯区中规格最高的要数模特沙龙。这些姑娘都是从模特学校严格挑选出来的。身材好,相貌出众,平均年龄在18-20岁之间,个个都拥有明星气质。这些姑娘是俄罗斯新贵红纱帐里的“鸳鸯鸟”。据有关资料显示,莫斯科目前至少有10家以上这样的高级沙龙。


又一个夜幕降临了。夜总会等闪烁着的霓虹灯给莫斯科增添了无穷的魅力。3,3-->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克里姆林宫的城墙是红色,与之一墙之隔俄罗斯历史博物馆是红色,“红场”原本是漂亮的广场,却被西方的翻译家翻译称为了“红场”。莫斯科曾是共产国际的革命中心,被西方社会称作红色帝国之都。苏联解体之后,俄罗斯国旗变成了“白蓝红”三色旗,红色之都的颜色是否有些蜕变?从下列逸事中也许能感觉到一点体会。


莫斯科地铁


莫斯科占地面积1700多平方公里,常住人口900万,暂住人口400余万。承担中心公交任务的是莫斯科地铁。莫斯科地铁示意图像一张庞大的“蜘蛛网”,就其庞大规模、艺术价值和方便程度而言,莫斯科地铁在世界上可谓首屈一指。莫斯科地铁把11条线路巧妙地编织在一起,形成一个四通八达的交通网。


莫斯科地铁起建于1932年,地铁工程吸引着大批的建筑工程师、设计师、画家和其他艺术家。直至今天,地铁依然处于大规模的建设当中。莫斯科现有地铁站181个,在建地铁站19个,运营总长度达到354公里。


莫斯科地铁虽然置身地下,空间却十分开阔,每个站都进行了细致的装饰。木雕、石雕、铜雕、钢板画,配上华丽的石柱、吊灯、壁灯、别具一格的拱廊装饰,不仅使地下宫殿富丽堂皇,而且还充满着艺术性。地铁运行速度快、安全方便、冬暖夏凉、不受上下班高峰影响,没有堵车现象,是莫斯科最快的交通工具。每个地铁出站口都设有各种磁卡电话、问讯处、商亭、书报摊和鲜花店。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地铁不仅是交通工具,还能治病


几年前,因准备博士课程的国家统考,我一连几个月没能好好休息,累得疲惫不堪,整天昏昏沉沉。考博过后,想好好休息一番,反而无眠,超量服用安眠药也不起作用。只好到校医院求医。接诊的女大夫认真诊视一遍后,笑眯眯地说:“您这是疲劳过度,我给您开一副药,保管能治好您的病!”她回到桌子边,在白纸上写了一串俄语字符,把处方折成一个方块,抬起头说:“回家及时用药!”


当展开“处方”时,呈现在面前的却是:“Идивметро”(去坐地铁)。我被女大夫的幽默搞得哭笑不得。向宿舍管理人员咨询后得知,乘地铁治失眠,是莫斯科市民常用的一种手段。是呀,别说地铁里噪音大、缺氧使人疲倦,单是车厢的摇篮作用,同样也适合想休息的成年人。


近年来,由于恐怖分子不断地选择地铁搞恐怖爆炸活动,就连“光头党”也把地铁当作了袭击外国人的“战场”,莫斯科市民已经不能高枕无忧地享用地铁了。在莫斯科的外国人也在尽量地避免乘坐地铁。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火爆的街头剧场


莫斯科的各大剧院由于剧种陈旧,设备落后,观众日渐减少,正处于困境之中。多数国营大剧院萧条冷清,难以度日,不得不把剧场变作家具展场,或者超市。与此形成鲜明对比的是私人小剧院的异常火爆。


据俄罗斯文化部透露,近年来俄罗斯的小剧院数量比大剧院增加了两倍多,莫斯科则增加了三倍有余。就这个数目,还不包括那些没在文化部登记注册,却照样走红、忙于各地巡演的剧团。这种冷清与火爆的发展趋势,越来越形成鲜明的对照。


在莫斯科,除了俄罗斯大剧院之外,还有许多小剧院,经常要张贴“今日无票”的通知,频率一点儿也不比二十年前的大剧院少。许多小剧院是从经营地下剧场开始起家的。经营者从房管所管辖的地下室开始演起,直到建立起自己的剧院。许多走红的像《下里巴人》、《两位船长的故事》和《鼻烟盒》等名剧都是这样从“地下”涌现出来的。


俄罗斯画廊前几年一度变得五花八门,名目繁多,达到令人吃惊的地步。即便在经费紧张的今天,我们依然能在莫斯科的大街上发现某些艺术殿堂举办画展的各种海报。有时,为了节约一些经费,举办者经常在一个画展中同时举行几个品位不同的展览。却意外地吸引来了如潮的观赏者。有的门票甚至需要提前许多天才能订到。


在莫斯科河边高尔基文化公园附近的油画市场上,我随机采访了一位叫扎伊采夫的俄罗斯现代知名画家。扎伊采夫告诉我说,他的作品以前只在正规画展和文艺宫中出售。由于售价很高,平民百姓很难买得起。但是他从每幅作品中得到的报酬却很少。为了改变这种现状,他干脆放弃了高雅的“铁饭碗”,下海摆起了画摊。他一边创作,一边练摊,每年收入在20万美元左右。


他说,他对目前的状况很满意。他认为,虽然少不了风吹日晒,但是接触到了大众,激发出更多的创作灵感。


点击率过5万再次奖励150工分,感谢您一直对国际图区的支持

本文内容于 2010/10/13 0:15:46 被拓石编辑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