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难以想象我的悲伤,悲伤在万物复苏的春季滚滚而来。心痛得不想呼吸,冷冷的活着像被人呼出的废气。曾经我相信我已不怕任何困难。但现在看来不尽然如此,漫漫长路的迷途者在漫无边际的荒野中寻找自己的归宿。古人有“人无远虑,必有近忧”这么一说,我像我是个胸无大志的人。

年轻不怕失败更像是一些无聊的非成功人士安慰自己的理由,但胜负就是胜负,哪儿有那么多的借口和慰藉,我还是我,百无聊赖的局外人。小雷的网名叫“冷眼看烟花”,我想我们是一类人吧。

笑着的我不想让人看透我的内心,可能将悲伤掩在心中才是我的真正想法。我用恶俗掩饰自己,以求泯然众人。我知道这么做是对自己的不负责,更像鸵鸟将头埋入沙中一样吧。曾经的高贵只存我心,或者,当下一个白天降临的时候,我将会真正的泯然众人。

喜欢半夜醒来,自己面对黑夜的孤独。狗狗说我和他都是不合群的孤狼,在独自张显自己的高傲。只不过,我会掩饰自己,并且掩饰得很深。我用眼睛寻找光明。狗狗也许错了,我更像飞蛾吧,为了理想不顾一切的飞蛾。

飞蛾很卑微,但什么都掩饰不了他的伟大,每次听到最初的梦想,我都感伤的要命,梦想总是不能轻易的实现,人们悲哀的活着。

中国古代有种说法,传言每个人都有自己的宿命,这是人力无法改变得了的。以前老赵提起这个的时候,我们笑他肤浅,现在我想老赵是一如既往的睿智、这句话有道理,只不过,宿命不是有上天决定的,决定他的东西是人的性格和理想。

今夜星光灿烂,没有一颗是属于我的,光芒刺痛我的眼睛。我漫步在交大,想起了当年紫川秀也许在帝都街头干着同样的事情吧。流星会在最出人意料的时候滑过天际,那一瞬间,是人世间最美的风景。

人生如棋局,自己在于自己交战,没有胜负,只有无愧我心或者遗憾的存在。做自己该做的,也许是人间最大的幸福把。

相传古时骑士征战,在冲锋前总是要默念自己恋人的名字,这样在枪林弹雨中会勇往直前

我想,十八岁的我没有自己的心灵支柱。真的,从来没有过。夜里醒来,我以个人的力量面对孤独。

十八岁,我还是一个懵懂的孩子。没有对未来的憧憬,没有对自己的规划。没有要记住的激动,没有值得让我付出所有的力量的东西。我漫步在交大街头。为自己悲哀。紫川秀还有他的阿宁和阿霜,虽然他一直也是孤独的走过,但它比我幸福。

后悔记住那么多诗了,现在最喜欢的诗人是李贺吧。少年才俊的他伶仃飘落穿过千年的风雨与我在梦中相遇,少年壮志当拿云,谁念幽寒坐呜呃!我从他眼中看到一点晶莹,我流泪了。春雨毫不吝啬的倾洒在我们的肩上。年少轻狂的我们的脸上一片潮湿,是天上的雨还是心中的泪?雨天是痛苦的好时候。

成人原来这么得容易,年少轻狂已成为我记忆中最经典的回忆。我做着回到过去的梦,那时是我的黄金时代。当年的我起码不是懦夫。斗牛士是我的号角。自不量力是很多人嘲笑我的理由,但我永远不会让梦想只在梦里向我招手。

别人笑我太疯癫,我笑他人看不穿。

在西方魔法中时间魔法是最有威力的。一瞬间已是万年。让时间证明一切把。古今沧桑变幻,才人代代而出。

卑微但不卑贱的活着



致酒行


作者:李贺


零落栖迟一杯酒,主人奉觞客长寿。


主父西游困不归,家人折断门前柳。


吾闻马周昔作新丰客,天荒地老无人识。


空将笺上两行书,直犯龙颜请恩泽。


我有迷魂招不得,雄鸡一声天下白。


少年心事当拏云,谁念幽寒坐呜呃。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加载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