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视觉和认识的困惑

人们每天都会接触周围的世界,在自身生活的环境中,在媒体呈现的景象中。作为一个普通平民,也许你在自身的生活环境中得到的某种认识,很快就能够被媒体呈现给你的认识所推翻。这个世界呈现给人们的面貌总是让人难以捉摸,那些彼此矛盾的画面,经过感觉器官让人有时你还真难以找到对这个世界的真切的认识。潇洒哥和都市建筑画面总是在你脑袋里转换着,就像一个特技处理镜头般在人们的意识中幌来幌去。

你当然不会怀疑媒体呈现给你的那些精美图片的真实性,不会怀疑这只是某位卓越的画家的手笔。那些宏伟的建筑物,那些高大庄严的宏大的高耸的高楼大厦,那些布局立体的错落有致的建筑群,就是那么真实地呈现在你的面前。你还能够看到这些建筑物里面的舒适的布置设施,那些充满尊荣的心机深沉的运筹帷幄的社会达官显贵在这里正襟危坐。

在人类的历史长河中,稍有尊严意识的人们,就知道修饰包装是一种重要的有利的生存手段,就是动物也知道让自己的外形具有迷惑性,更不用说人类。清朝末年英国侵略中国的军队不是穿着亮丽的军装吗?尽管当时的中国人第一次看到这样的军装会有种滑稽的感觉,就像看到一个花枝招展的艳妇般,但是我们绝对不会怀疑这样的装扮确实会让人印象深刻。

殖民主义当然不想时时刻刻都处在战斗中,总是用杀戮的手段来取得自己的利益。殖民者也希望有更多的时间消停下来,穿上休闲装束,旁若无人趾高气扬地在战战兢兢恭恭敬敬的殖民地人们身边走过。整齐修饰的着装外表高贵的姿态常常足以让那些衣不蔽体肮脏邋遢殖民地人们感到羡慕敬畏,于是殖民者就能够让自己的地位升高,让殖民地人们安于被掠夺的本份而毫无怨言。

现代军队的军容不是被军事领袖们重视吗?如果你认为那些花里胡哨的仪仗队是多余的毫无意义的架子,也许你是错得非常离谱了。一面国旗的尊严并不是任何时候都要通过打打杀杀才能取得,或者总是要通过经常性地施压威胁甚至耍手腕才让它受人崇敬,也许经常的场面宏大的仪式就足以让那些易于被宏大场面震撼的人们下意识地领会。人们常常是要集体行为引导的,尽管这些行为也许并不能总是被深刻领会。军队的整齐划一行为就是集体力量的最好体现,自由意识则常常与这一切背离,理性的意识文化的理解都不会排除宏大而集体的作用。

在科学技术高度发达的今天,在历来达到稍微的高度地位就意识到修饰重要性的人们把粉饰包装当作超出自然生存处境的今天,修饰已经成为一门叫广告包装策划的科学。选择一些有利的东西经过精心加工,不管普遍的生活的环境多么寒酸穷困,毫无疑问都能够局部地找到一些让人视觉舒适精神振奋的静态的画面,把那些肮脏邋遢的东西遮盖下来。就让人们在这些相互矛盾着的画面中争论吧,让他们为找到事实的真相耗费自己的精力吧。有几个人不是向往美好的,有几个人不是文过饰非的,那些好看的画面会永远镌刻在人们的头脑中让他们在自己的现实与外面的现实相混淆。

事实上,现在的世界已经是多重天了。如果核弹的制造者能够意识到人类毁灭的未来,那么文盲似的百姓则还在整天做着发财梦;如果身处高处者能够享受科技带来的异常的舒适留恋,那么社会底层则还在像动物般地为温饱而战;如果孤独远行者能够感受着未来的痛苦结局,那么芸芸众生则还在幻想着科学带来的富裕生活的来到。也许并不能让每个人都享受到科学带来的好处,但是至少要给予每个人梦想,让他们看看人类能够达到的生活安逸程度,看看自己也许从来没有甚至永远都不可能有的美好的一切。

人们的认识也许永远也不可能统一,因为人们感知在混淆,现实的与画面的,自身的与外界的,书本的与看到的,想像的与承受的。时空在空前撕裂,现代与原始并存,落后与先进交战,舒适与艰苦共生。视觉和认识难以统一,感受和情绪千差万别。

那些背井离乡苦苦挣扎的人们,也许并没有太多的奢求,他们从来也不把外界的东西看做与自己有关。但是只要他们被排斥在那些美好的生活之外,他们就不会在乎它们存在还是毁灭,有时火烧阿房宫反而让他们产生一种从来有过的快意。也许你可以塞给他们一些感受,如火烧圆明园的痛苦也让他们有些许认识,把圆明园熊熊燃烧的大火呈现在他们面前,他们也会对殖民者义愤填膺

但是他们的视觉和认识很快就会回到当前的家,那些看上去有些杂乱的荒凉的土地,那些让他们生存指望提升无力的微薄的土地。他们难以理解宣传的目标,他们难以产生社会需要的协调,他们就是这么愣头愣脑。

我们应该更加关注那些推进社会进步的力量,他们总是那么充满理想充满信心,运筹帷幄决胜千里的豪情壮志让他们更加精神百倍。应该让那些哀鸣低吟者淡出社会的视线,视觉和认识才能够脱出困境,忽略那些蝼蚁般的身影,社会的进步身影才会清晰呈现。

社会两重天,民主自由的叫喊并不能解决任何问题,因为即使没有了那些底层的大众,我们也同样在进步。这是一种长征,就像红军曾经经历过的,放弃了辎重,轻装前进,你才能斩获生机,悲天悯人之心带来的就是拖泥带水。蝼蚁在被踩踏时的痛苦人类又怎么知道呢?蝼蚁如果能够对人喊出自己的临死前的痛苦也许人类还要多些犹豫,但是蝼蚁却放弃了叫喊,让沉重的脚步掩盖了它那微小的身姿。

历史的滚滚车轮是无法阻挡的,现实的车轮更是强大。就像电影《阿凡达》中的装载庞大机械铠甲的上校,身似蝼蚁的人们只要有足够大的武装,他们就可以脱离蝼蚁微薄,支配社会的合力,不断地武装自己,让自己超越人类,恣意妄为。

一旦有了这种生活逻辑的认识,任何人都会清醒,让社会提升某些人的法力,让人们奉献自己的力量,那么这些人就具有了超脱凡俗的能力,他们就等于已经升天成仙,他们就能够把其他人甚至把同胞的忽略。

苦口婆心地劝诫,内心深处的挖掘,所有这一切都已经让那些人们无法回过头来。也许历史会赶着他们进入自己挖掘的坟墓,但是对于他们来说,所有同胞的赔葬就足以显示他们尊贵的英雄业迹,这就够了。历史总是让后来者从考古挖掘中搜出高贵者的枯骨,而平民百姓的尸骨则早已风化多年。

不会有人再来鞭尸了,因为切齿痛恨他们的人们都已经随葬了,而挖掘的人们除视觉和认识上的疑惑之外,则会深深地感谢他们的奉献,感谢为自己种族的子孙开辟了生活的空间。

丑陋和精明同在,无知和权谋共存,先进和原始相伴,我们的视觉和认识扭曲,困惑中我们走向未来,接受那个生存的宿命。


本文内容为我个人原创作品,申请原创加分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