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本最右翼的政治家”--日外相前原诚司一手导演钓鱼岛事件 – 铁血网

“日本最右翼的政治家”--日外相前原诚司一手导演钓鱼岛事件

蔡成平

一岛激起千层浪,两船撞出万般音。中日邦交正常化38年以来,最惊心动魄的17天,又为诡异复杂的中日关系史再添浓墨重彩的一笔。然而,正如北京外交学院周永生教授所言:“包括做了多年中日研究的我们都没料到,民主党也会使得中日关系恶化。”


民主党“三驾马车”的亲华情结


事实上,靠“小泽之谋,鸠山之钱,菅之名”成就起来的日本民主党,在日本实属温和且有亲华倾向的政党。被誉为民主党“三驾马车”的小泽一郎、鸠山由纪夫和菅直人都有深远的中国渊源和浓厚的亲华情结。


笔者在日本知名媒体人田原总一朗主持的早稻田大学大隈塾,曾亲闻小泽对美国毫不掩饰的批判。小泽对华政策是继承其“政治之父”、推动中日邦交正常化的田中角荣路线。2009年12月,民主党刚夺得政权不久,小泽即打破以往首访美国的惯例,亲率包括143名国会议员在内的643人代表团访华,是史上规模最大的日本访华议员团,让美国及日本保守派大为震惊。


鸠山则一贯主张不参拜靖国神社,并对推动东亚共同体建设“一往情深”,他在《纽约时报》发表长文《日本的新道路》,向美国传递明确的信号:“我深感伊拉克战争的失败和金融危机,将意味着美国领导的全球化时代正走向终结,我们正从单极世界走向多极世界,……日本不能忘记自己的身份:我们是位于亚洲的国家。”


而现任首相菅直人更是特立独行的“亲华派”,其政途伯乐即知名的左翼政治家、社会主义思想家江田三郎。菅直人在1984年作为3000名日本青年访华团的成员访华,次年,他就开始连续25年都邀请50名在其母校东京工业大学留学的中国学生,再邀50名日本各界青年,到家中开展联谊交流,并致力于改善留学生在日待遇,这在日本政治家中还是第一人。菅直人不但公开承认日本侵华史实,反对参拜靖国神社,更是日本政界罕见的公开反台独的政治家,上任后更大胆提拔华裔议员莲舫出任行政刷新大臣,写下华裔在日从政的崭新一页,之后又破例起用熟悉中国事务的民间人士、伊藤忠商事总顾问丹羽宇一郎出任日本驻中国大使,充分彰显其重视中日民间交流的一贯态度。


少壮派崛起酿成中日关系危机


那么,为什么民主党会酿成比自民党时代更严重的中日关系危机?笔者认为,这恐怕与“三驾马车”正走向分裂、党内保守少壮派崛起有关。


在9月份“菅vs小泽”的党首选举中,鸠山和小泽站到了一边,菅则只能依靠正崛起的前原诚司等少壮派。最终,小泽败选,鸠山派系则围绕着支持菅还是小泽而发生分裂。前原诚司立下勤王第一功,在新内阁中,官房长官、国家战略相等核心要职皆为前原派系人马,加上同为松下政经塾出身的野田佳彦派基本上与其步调一致,前原诚司离问鼎首相宝座指日可待,实际上鸠山退任时,日本多家媒体的民调都显示前原诚司的国民支持率无人可及。


年仅48岁的前原诚司是著名国际政治学家京都大学高阪正尧门下。高阪生前执教于京大和哈佛,是典型的现实主义外交论者。前原深受高阪影响,放弃外交官或留京大任教的梦想选择从政,正是听从了高阪的建议,高阪告诫前原欲成为政治家必须精通“外交”和“税收”,临终更留下遗言:重视日美关系、争取在集体自卫权上突破、发展公共事业。

在高阪及其弟子山田宏的帮助下,前原以第8期生的身份入学日本政界的“黄埔军校”——松下政经塾。笔者曾作为唯一的外国人参加2010年度松下政经塾的研修。政经塾非“政治与经营”之意,而是指“经营政治”,政经塾侧重于探究人学和立足实践,前原如今乃政经塾众多优秀塾生的代表。前原曾坦言在政经塾对其影响最大的人物是松下幸之助和小岛直记。松下幸之助要求塾生铭记“政治家=国家经营者”。而小岛直记著作有15卷人物传记,在人物学研究上无人能出其右,小岛曾严厉告诫前原等塾生说:“人生当持一课题,万不可沽名钓誉。”前原坦诚自那时起,才正式确定了人生课题:“外交安全保障”。


2005年9月,前原以两票的优势击败菅直人当选民主党党首,同年12月8日在美国保守智库、华盛顿战略与国际研究中心发表演讲,公开主张日本修宪、废除第9条,要求发展陆海空力量、推动自卫队海外派兵、强化日美军事同盟关系,被美媒称为“日本最右翼的政治家”。同月12日,又在北京外交学院的讲演中,公开宣称“中国是现实的威胁”,原定与中国领导人的会见也被临时取消。


前原曾讥讽小泉纯一郎为“只有一个眼睛的猎人,当他需要两只兔子来喂饱家人时,却在追逐一只兔子”,可见他自视甚高。前原虽讲得一口不错的中文,师从高阪正尧时研究课题即《中国的现代化》,并自称精读遍了中岛一雄的《现代中国论》、《北京烈烈》以及永井阳之助、高阪正尧的全部关于中国的著述,不可谓不懂中国,却恐怕和小泉同样不具备追逐“两只兔子”的能力。在血气方刚且自视甚高的前原诚司身上,“脱亚入欧”的遗传因子和“抗亚入美”的冲动感情,随处可见。不制造足够的舆论,在日本修宪谈何容易?


撞船事件发生时,掌管海上保安厅的正是时任国土交通相的前原诚司,转任外相后,其态度一直强硬。撞船事件不但为前原诚司赢得了更高的民望,还将大大降低冲绳美军基地问题的解决难度。因为在日本媒体的宣传下,中国被塑造成“态度强硬”、“蛮横无理”且“侵犯领海”的威胁,而美国国务卿希拉里国防部长盖茨、国务院发言人克劳利等高层,9月23日在会见前原诚司时口径一致地表示:“尖阁列岛属于日美安保条约保障范围,如果冲突升级,美国会履行防卫盟国日本的义务。”奥巴马在会见菅直人时也明确表示:“美日在东中国海、南中国海和黄海要加强合作。”


这样的表态在日本被大肆炒作,包括冲绳县在内的日本国民意识正悄然生变。可以预见在很长的一段时期内,日本仍将处于“脱美入亚”还是“抗亚入美”的摇摆中,而这两股力量的博弈趋势,其实很大程度上取决于中日关系是暖春还是寒冬。


是谁“导演”了钓鱼岛撞船事件这出惊心动魄的大戏?而戏过台歇后,谁才是真正得利的渔翁?面对日本政界保守少壮派的崛起,中国准备好如何应对了吗?


作者是日本早稻田大学法学学术研究院博士研究生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