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美国《纽约时报》资深记者理查德·戈尔茨坦推出名为《庞大的市镇:二战期间纽约市的故事》一书。书中披露,从珍珠港事件(1941年12月7日)到二战结束(1945年8月15日),纽约市每天都在经历惊涛骇浪。而纽约市当局为了保平安,竟然请纽约黑帮相助,以防止敌人暗中搞破坏……德军潜艇开到纽约沿海

美国《新闻周刊》5月31日的报道称,现在的纽约时刻提防着恐怖袭击。而在珍珠港事件之后,纽约市的境况和现在有颇多类似之处。

《新闻周刊》引述《庞大的市镇:二战期间纽约市的故事》书中内容披露,1941年12月7日的珍珠港事件后,纽约市成为轴心国的“头号袭击目标”,市民陷入前所未有的恐慌,担心NC德国的轰炸机也会袭击曼哈顿区,尤其是当时世界最高建筑——该区的帝国大厦。

他们的担心不无道理。实际上,美国的敌人无时无刻不在想尽一切办法来扼杀这个大都市:德军潜艇甘冒被发现的危险,悍然开到曼哈顿区附近,潜艇上的NC海军甚至能望到曼哈顿区的建筑;NC德国不可胜数的间谍潜行在纽约时报广场;在纽约东区,NC德国的支持者经常挥舞NC党旗,招摇过市……

但这些都还不是最危险的事情,最让纽约当局揪心的是吞吐量极大的码头,那是纽约最容易受到攻击的地方。

1046公里长的纽约海岸线,分布着大大小小1800个码头,39个船坞,1100个货栈,381万平方米的封闭式储藏场所,堆满了来自美国各地,即将运往欧洲的武器弹药和食物。另外,“布鲁克林海军工厂”还源源不断地生产航母等战舰,并修复数千艘盟军的船只。

最能说明纽约重要性的是,多达320万的美军从该地启程,奔赴欧洲战场。

为了确保纽约平安,纽约当局开始和黑手党秘密合作。

请狱中的黑手党教父出手

珍珠港事件后,NC德国的潜艇经常在纽约附近海域出没,并不时炸沉美国商船。美国情报机构怀疑,德军得到在美国潜伏间谍的暗中支持。1942年2月9日,法国游轮“诺曼底号”在改造成美国运兵船的过程中突然起火,最终倾覆。这让美情报机构更加坚信——纽约市潜伏着德国间谍。美国情报机构人手有限,显然无法应对敌对势力在纽约的破坏活动。迫于无奈,美国海军只好找纽约港口的真正操控者——黑手党来帮忙,让他们帮忙防止敌人搞破坏,并帮忙抓间谍。

当时,纽约黑手党的头目名叫“幸运者”卢西亚诺。他被称为“幸运者”,是因为他每次都能幸运地逃脱对手的追杀。1897年11月24日,卢西亚诺出生于意大利的西西里岛,10岁时到达美国。卢西亚诺被视为现代有组织犯罪的“教父”。

美军情报人员知道,卢西亚诺与西西里岛黑手党和意大利其他地区的黑手党关系密切。而意大利黑手党一直遭该国墨索里尼政权的打压。卢西亚诺自认是忠诚的美国人,如同他忠于西西里岛、忠于黑手党,他也忠于美国Government。美方认为,如果有他帮助,打击轴心国对美国水域的渗透不是难事。

但是,做了多年拉皮条生意的卢西亚诺此时正在狱中服刑,他颇识时务,放话表示愿与当局合作。美国情报部门遂与卢西亚诺达成秘密交易。在卢西亚诺的授意下,昔日默默无闻的码头工人、渔夫及为非作歹的流氓,转眼间变成美国海军情报机构的耳目。这些人暗中严密监视,防止有人搞破坏,并叫停任何可能耽误卸货的罢工行为。黑手党还“吸收”海军情报人员当卧底,让他们扮成辛勤劳作的码头工人。作为交换,即使在狱中,卢西亚诺仍可通过他的朋友操控整个“犯罪帝国”。他后来被转移到一个乡间俱乐部服刑,还经常与美国军方人员会面。

不久,8名通过潜艇上岸的德国间谍被抓获,美方情报机构还缴获大量爆炸物、地图以及准备用于搞破坏的设计图。

美国海军前上尉查尔斯·拉德克里夫·哈芬登当时负责纽约码头的安全,他后来表示:“我跟任何人都谈合作,包括牧师、银行经理、黑帮分子,我的目的是获得我所需要的情报。这是战争,美国人的生命危如累卵。”纽约市与黑帮的这个交易实在划得来,在二战期间,纽约港居然没出现破坏行动,这实在是个值得大书特书的奇迹。

在盟军进攻意大利时,卢西亚诺提供了极有价值的情报。1946年,卢西亚诺被保释出狱,但前提是他必须离开美国,返回西西里。他接受了这项条件,此后他还策划了很多宗大规模的海洛因跨国贸易。1962年1月26日,卢西亚诺去世。

防敌机来袭,40万市民监视天空

按照理查德·戈尔茨坦在书中的描述,纽约免遭战火,也有普通纽约民众的功劳。

在纽约,防空炮火部署在整个城市周围,但纽约竟然连一台防空报警器都没有,为防敌机来袭,有40万市民承担着监视头顶天空的任务。

纽约人也积极购买战时债券,并踊跃献血。就在纽约市,天天上演着联邦调查局追捕NC间谍的故事。英国的反间谍机构也藏身在洛克菲勒中心的秘密办事处。

在纽约市最北端的布朗克斯区,600户家庭的住宅被征用,以便让海军居住。纽约公共图书馆以及大都会艺术博物馆也转移走数千件文物:一旦纽约遭到破坏,它们可以幸存下来……

纽约帝国大厦真被撞了

当时,纽约市长是菲奥雷洛·拉瓜迪亚。

菲奥雷洛·拉瓜迪亚生于1882年12月11日,从1934年到1945年,他当了3届纽约市长。他更为人所熟知的名字是“小花”,这是因为,他的名字“菲奥雷洛”的意大利语本意是“花”,加上他个子很矮(只有152厘米),因此得名“小花”。不过,他确实是个天才,深受民众喜欢。他的父亲是意大利人,母亲是匈牙利的犹太人。他也颇有远见,早在1934年,他就公开说,希特勒的计划是灭绝德国的全部犹太人。

英国《经济学家》杂志引述书中内容称,从德国搬到纽约的不仅有NC政权的受害者。那些NC政权的拥护者也在纽约建立了大本营。紧接着,希特勒的支持者弗里茨·库恩在曼哈顿建立了“德裔美国人联盟”,约有6600人加入。市长菲奥雷洛·拉瓜迪亚显然不会同意这些人的观点,但他坚决捍卫了该联盟言论自由的权利,允许该联盟召集两万名群众到麦迪逊广场集会,还允许“德裔美国人联盟”在长岛建立营地。

当时,纽约25%的人口都是德国裔。这些NC支持者原以为能找到很多志同道合的人。不过,事实证明,纽约的德裔美国人对他们的过激言行非常反感,对美国的认同反而因此加强。

菲奥雷洛·拉瓜迪亚还有很多别出心裁的手腕,他命令犹太裔的马克斯·芬克尔斯坦统领由清一色的犹太人组成的警察队伍,来保护德国的商业公司。

拉瓜迪亚市长一直警告纽约人,说纽约上空会发生恐怖袭击有一天,灾难还真降临了。不过,这不是德国人干的。1945年7月28日,一个星期六,纽约上空雨雾交加,美国空军一架B-25轰炸机在执行例行飞行任务时,由于能见度极低,驾驶员不知不觉中驾机撞上帝国大厦。该建筑的主体结构虽未损坏,但机上的3名乘员和大厦内的11人却不幸身亡。

希特勒派人来轰炸了?

书中披露,在当时的纽约市,还有一些轶事。

1942年,纽约市搞防空演习,一名警察要公共汽车的乘客们下来,到附近的市政厅躲一下。但这些纽约人抬头看了看天空,并未发现什么空中威胁,于是对警察的命令毫不理会。颇负责任的警察“舌战群雄”整整5分钟,最后还是败下阵来。实在没招的他就与司机商量,让司机把这些“惹不起的乘客”载得远远的,别让他看见。美国《新闻周刊》称,纽约人就是这脾气,要是放到现在,这个倒霉的警察仍旧是白费口舌。

1943年8月1日,纽约市哈莱姆区爆发种族骚乱,起因是一名白人警察开枪打伤一名黑人士兵,后来愤怒的黑人民众砸毁了当地数百家白人业主的商店。骚乱造成6人死亡,400人受伤,后有500人因此被捕。由于动静太大,纽约人还以为是希特勒派人来轰炸了。

书中称,战后,“纽约成为世界的首都,在艺术和时尚方面超过了巴黎,在金融方面超过了伦敦。”该书的解释是,“(竞争对手)伦敦尚未从闪电战和猛烈轰炸中恢复元气,巴黎尚未摆脱德国长期占领带来的影响,柏林和东京遭到破坏,毫发无损的纽约当仁不让地成为出类拔萃的国际大城市”。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加载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