史学大师陈寅恪为何关注杨贵妃是否处女?

关于四大美女之一的杨贵妃,史学大师陈寅恪曾进行多方考证。白居易《长恨歌》起首四个字“汉皇重色”就能被老先生讲上一个月的课程,在他1951年出版的《元白诗笺证稿》中,对杨贵妃的妆容、舞蹈和爱情等诸多层面皆有细致入微剖析,甚至杨贵妃的体重、华清池的沐浴是否可能等问题都受到关注,最让人大跌眼镜的是,这位老学究竟然格外关心杨贵妃是不是处女!

陈老先生论及唐代文化兴盛,以为汉人与胡人混血杂交为主要原因。他在《李唐氏族之推测后记》中说,“李唐一族之所以崛兴,盖取塞外野蛮精悍之血,注入中原文化颓废之躯,旧染既除,新机重启,遂能别创空前之世局。” 这在生物学里是有所本的,也就是所谓“杂交优势”。唐太宗、武则天之秽乱后宫,多有不伦之举,当与“塞外野蛮精悍之血”及其所衍生的有别于中华道统的蛮族文化脱不了干系。

陈寅恪花了老大心血、老大篇幅考证楊贵妃是否处子入宫,还兴味盎然地细究了一番胡人与胡臭的关系,这背后恐怕并无处女情结的问题,也不完全是个人趣味使然。他对杨贵妃是不是处女之所以格外关注,主要是要证明华胡混血所带来的贞洁观念上的转变。所谓盛唐气象,就在于博大的包容性。美女可以酥胸半露,失身之后仍可嫁入王室,这和“非礼勿视”、“一女不事二夫”等封建礼教水火不容!盛唐之为盛唐,确有其不同凡响处。

杨贵妃原先嫁的是唐玄宗的第18个儿子寿王李瑁,唐玄宗娶的是比他小34岁的儿媳。清初大学者朱彝尊细致考证了杨贵妃入宫始末,认为虽有寿王册封杨玉环为妃一事,但是杨家的这位黄花闺女还没来得及与寿王天地一壶春,就转入道观清修,随后被唐玄宗纳入宫中,其时还是处女。陈寅恪在《元白诗笺证稿》中用了很大篇幅来探讨杨玉环被选入宫时是否是处女,他的结论是:“杨氏入宫,至早亦必在开元二十六年正月二日。其间相隔至少已越两岁,岂有距离如是长久,既已请期而不亲迎同牢乎?由此观之,朱氏‘妃以处子入宫似得其实’之论,殊不可信从也。” 这段话的大意是说,杨玉环在入宫之前,已与寿王订亲至少两年,这位寿王的手脚会那么干净吗?

陈寅恪的这个考证虽然颇具说服力,却受到钱钟书、何祚庥质疑,钱钟书认为他的考证是“一个比‘济慈喝什么稀饭’‘普希金抽不抽烟’等西方研究话柄更无谓的问题”。何祚庥也感到不可思议,“杨贵妃是不是处女,你去关注它干什么。”根据雍国泰回忆,陈寅恪还研究过杨贵妃的体重问题。抗战期间陈寅恪在四川授课时,有学生问杨贵妃体重,陈寅恪的回答是135磅(约合61.5公斤)。

史学大师陈寅恪是以小见大,令后人从杨贵妃的体重、是否处子入宫等貌似八卦香艳的问题,看到历史的本质和真相!都说盛唐气象,都说环肥燕瘦,可事实如何呢?至少从杨贵妃的贞洁与体重上,能够掂出些份量。钱钟书、何祚庥可能没注意到陈寅恪还津津有味地研究过“胡臭”问题。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