草原上跑丢的兵 正文 第二章 归来篇(四)上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6717.html


“班副”身后传来小马的叫声,小寒扭头见他朝这个方向跑过来。

“班长有事找我吗?”小寒视线跟随着跑过来的小马。

“没有”小马嘻嘻笑。

“班副,你一个人不闷吗?我看你总是一个人呆着”小马很好奇。

“不闷,我喜欢一个人待着”小寒见没什么事,转过身子望向远处,茫茫草原,浩荡的疾风翻滚着尚未被牛羊践踏的草,天色渐晚了,夕阳搁浅在遥远的地平线上,大地一片殷红、一片沉寂,几块零碎的云朵,宛若飘落的玫瑰花瓣,眉儿月悄然挂在天的另一端。

小寒对眼前的落日景色无动于衷,他的思絮零乱、无助,他不愿去触动已经结疤的记忆,就让它尘封在心底最深处。

“班副,有烟吗?”小马再次打断小寒的思路。

“有”小寒回答,他回过神来:“小屁孩,学人抽烟了?”

“人家已经不是小屁孩了,再过一段时间新兵就下连,我就是老兵,新兵见到我也会敬礼叫班长的,我盼这一天盼了好久了”小马得意洋洋的说,眼前仿佛就有个新兵就站在他面前,而他就试图摆出一副老兵的款儿。

“嘿!新兵见面喊班长;公差勤务靠后站。”小寒被小马天真样子给逗笑:“老兵享受的待遇,对你来说就是可以大大方方的在新兵面前抽着烟儿?”

“我才不会像黎老兵那样对着新兵摆谱的,我只是很想听见有人叫我班长”小马有些不好意思:“不过,黎老兵退伍那天,我还是哭了。”

“我听说黎老兵曾经对你不太好,他退伍你也哭?”小寒不解。

小马老实回答:“开头黎老兵对我是不太好,喜欢摆老兵架子,贪小便宜,指使我做事,不过自从有次我和他一起出去办事,他突发腹膜炎,吓坏我了,急忙送他去医院,帮他跑上跑下办住院手续,等他病好归队后就对我好得不得了。”

“你对谁都这么好,所以他们个个都心疼你”小寒有些羡慕小马。

“可惜你来没多久王栋、李跟进还有胡皓就离开了,五班有他们三个在的日子,甭提多有意思,特别是那个王栋不知哪里来的精力闹腾,薜班长说他的白头发就那段时间急促增多”小马回想着:“可他们离开去师侦营后,就静了好多,有时我都看见薜班长打毛衣,打着打着就停了下来,眼睛望着门口发呆,我想班长是在想他们三个了,我也好想。”

“班副,有句话我想说好久了”小马鼓起勇气。

“你说吧”小寒突然有兴趣知道小马想说什么。

“班副,我觉得…我觉得…”小马吞吞吐吐:“我觉得你有好多心事,包裹自己的东西太多了,你似乎在强力的束缚自己,我都看着难受。”

“是不是班长跟你说了什么了?”小寒装着若无其事。

“没有,班长没说什么,他只是说每个人都有自己的心事,有心事的时候就会喜欢独处,他叫我有空就找你玩,他说多个人和你说说话,出去走走,人就不会那么容易走极端。”

“他真是那么说的?”小寒冷然:“我的心事不用他管,要你来瞎掺和什么!”

“你…”小马急了:“你怎能这样对待班长,我不许你这样说他,他是我遇到的最好的班长,哼!好心被人当驴肺”。

望着气哼哼转身而走的小马,小寒有些后悔,他想起自己来五班的目的。

“小马,等等我”小寒追上去:“刚才是我不对,我不该这样说班长,我道歉。这样吧,我给烟你抽。”

“真的?”小马眯起眼笑,他接过小寒递过来的烟,学着老兵们抽烟的样子,可是一口烟还没吞下去,他就呛着,小寒急忙帮他拍拍背“悠着点,你根本不会抽烟嘛,自己来找罪受,往后我不会再给你烟抽”。

“可是我看到其他老兵们抽的时候那神情可是美滋滋的,谁想到真抽了是这个滋味。”小马愁眉苦脸。

小寒乐了:“说你是小屁孩还不愿意,还想到新兵面前摆老兵的谱呢。”

“呵呵”小马傻笑。

很久没有笑得那么开心的小寒,没有意识到他刻意隐藏的心底,缓缓有了一丝暖意。

两人正对着在那笑,从工作间走出来的薜林欣慰看到这一幕,最爱哭的那个也会关心人了,他忽然觉得这个班长做得有意义,他想起以前的五班老马,老魏,许木木,你们都还好吗?

京广线公路上,无数辆大货车在穿梭不停的跑着,老魏正聚经会神的开着大货车,旁边就坐着刚从司机位上换下来的老马,他正偷空合合眼,忽然两人同时打了一个大喷嚏。

老魏眼看着前方,手紧紧抓住方向盘:“你说,咋我俩一齐打喷嚏?是不是薜林那小子想咱们了?”

“美得你”老马瞪眼“想咱们两个大老爷们干啥?”不过,他又嘟嘟囔囔的说:“等这批货运完了,咱们逮着个空档回去看看吧。”

“行”老魏大力点头:“以前吧看着那片草原心烦,总想着大眼瞪小眼的日子啥时到头?可退伍回家后,才发现见不着的日子心里头堵得更慌。”

“酸,真酸”老马像是牙痛般的咧嘴:“你老魏也学人家斯文人说话,想当初如果不是我来你家揪你一起跑长途,你小子还在家闲得慌,你给我长点精神头开车,否则我扣你工资”。

“是,马老板”老魏耍起嘴皮子,眼瞅着老马又准备吹胡子瞪眼睛:“是,班长”。

老A基地里训练一天后的许三多坐在宿舍书台前,正打开他的帐本,小心从上面划掉几笔数,同室的菜刀(齐桓)说:“完毕先生,恭喜你又减轻了负担。”

收好帐本,许三多展开他招牌性的笑容:“二哥说他在外边努力挣钱,我在部队好好干,兄弟俩一起还,这是件很有意义的事。”

齐恒故作无奈的扮个鬼脸。

“菜刀,你说咱们啥时回草原搞训练啊?我都好久没回去过了”许三多突然很想念他从新兵连出来后去的那个地方。

“这个我可没法答你,就算知道也不会告诉你,因为咱们队伍是什么性质?A大队,兄弟部队恨之入骨的死老A,不但A别人,也A自己人”菜刀一边拿着换洗衣服朝外走,一边得意洋洋的发表言论。

门轻轻的关上,黄昏的阳光斜照入室内,许三多觉得整个宿舍都暖洋洋的。

“许三多,快出来”宿舍门口闪入“八一锄头”吴哲的一张笑脸,白天训练的迷彩还没洗去,显得有些滑稽:“快来看看我的‘妻妾们’,她们真是越来越美丽,走,用你的大白牙去眩眩她们。”

“好,我叫上成才一起去”许三多痛快的答应着。

“你啥时都不会忘记你的好兄弟,真羡慕!”吴哲夸张的把手放在心脏位置:“我受伤的心啊,你什么时候才能遇到时刻记挂你的兄弟。”

“吴哲,如果成才叫我上哪玩,我也会叫你的,你们都是我的好兄弟”许三多很认真的说。

“锄头”换上感激涕零的表情:“谢谢!完毕大人,您可以出动了吗?再一会就天黑看不到了。”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