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逆天下 正文 第434章 入主越南(2)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6051.html


“噢噢!中国人,我知道!你们中国的文化有悠长的历史,和我国的民族文化一样悠长,不是这些下等民族所能比拟的。是最古老、最尊贵的民族!”路易立即肯定了田定野的言辞,同时表达了他国家的自豪感。


当然,法国人的民族自豪感,就算放在了21世界,也一直对他们国家有着古老的文化而深深自豪,并以此嘲笑英国人的文化历史没有他们久远。田定野的这一说到痒处,不止路易,就是另几位法国士兵,也立时对这位中国人好感大增。


路易满心欢喜下,为了体现自己的绅士风度,摆手对其它几个军人下令,放走了那个越南小混蛋。


田定野见这人性格弱点明显,于是说:“我很高兴你的大度,我请各位喝一杯怎么样?”


“噢,亲爱的朋友,这个提议很美妙。”路易马上就同意。


路易本来在法国是一个落迫贵族,现在来到越南又被当地的越南人憎恨,这并不是他千里迢迢跑来东方的初衷,一直在心里郁闷着。现在有一个言谈得体的亚州人对自己发出邀请,于是欣然同意。


田定野了解的外国人的很少,但法国人除外。这是一个充满浪漫自由的民族。崇尚自由浪漫的绅士风度总是在各地宣扬法国文化,知道他一定会同意,回头冲陈时赐等点点头,便领着这几个法国人向不远处一个酒吧走去。


这种时候,当地简陋不堪的酒吧里几乎一个客人都没有,酒保看到他们这群人进来,先是愣了愣,认出是军官路易,忙堆起笑脸前来招呼。


田定野很豪气地叫酒保开了十二支红酒,举起杯说:“为了自由的法国和中国干杯。”


这些街头巡逻的法国人在越南自然都是不得志的人,被分配到这偏远的山区小镇,早已牢骚满腹,在几杯酒下肚后又在田定野刻意的拉拢下俨然成了朋友。


田定野去过外国,因此他和路易很谈得来,东南西北,加之酒精的作用,俩人间仿佛一见如故。


喝得两瓶红酒,路易的醉态越来越浓,用手拍着田定野的肩头说:“田。您是一位高贵的中国人,在这个地方,有什么我帮的上的地方尽管来找我。”


田定野单刀直入地问:“那么,您是这地方的最高长官吗?”


路易不好意思地抓抓头,憨笑道:“不不不,这个地方的最高长官是我们中尉史蒂文,不过你有什么事和我说也一样。”


田定野看看其他人喝得兴高采烈,和路易打个眼色,神神秘秘地低声说:“我在山里发现了一处煤矿需用办理手续,您是否能有权力批准?”


“这……”路易面露了为难之色:“田,不瞒你说,这得由我们的总督批准,不过只要史蒂文中尉不反对您尽可以开采,只是这钱……


田定野当然知道一个小小中尉是没有权力批准这些的,更清楚这些殖民统治者的贪婪,因此上根本就没有打算通过正常手续来办理,见到路易说到钱正中下怀,忙顺势提出:“我的朋友,还请您引见史蒂文中尉。”


路易掂量一下,见田定野眼珠子直直看着自己,酒意上涌,便不再犹豫,拉起田定野去见他们的中尉。


陈时赐等人不懂法语也不知道田定野说些什么,出于信任也不问只是跟在田定野后面。


于是路易令带着田定野来到小镇一角,在一栋充满法国情调的建筑面前停下来,和站在门口的卫兵打了个招呼就带着田定野走进去。


这是一个很开阔的厅堂,高高的天花下吊着盏相当大的水晶吊灯,看清楚了会发现灯上有很多根白色的蜡烛插着,可以想见晚上灯火摇曳时的璀璨和浪漫。灯下是一套款式古老的沙发,这是套酒红色的欧式沙发,线条流畅优雅,沙发前的矮几上摆着篮盛开的鲜花,正在散发着幽幽的花香,沁人心肺。


田定野还来不及看看墙壁上的那几幅大油画,就留意到正中的沙发上端坐着一名深眼高鼻的法国人,正用鹰鹫一般的目光冷冷地打量着自己和身后的陈时赐。


田定野弯起嘴角淡淡微笑,等路易上前为自己引荐。


原来这位正是驻江河镇的法军头子,史蒂文。凯德中尉。


路易介绍完了,才走到史蒂文的跟前,低声把田定野的来意简单道明。


史蒂文没有说什么,也没有任何表情,只是盯着田定野看,蓝中带灰的瞳孔变幻不定,不知道在想什么。


沉默也是种压力,路易不知道上司的意思,生怕他怪自己鲁莽,也觉得在这两个中国人面前有点丢面子,因此有点难堪,只好裂开嘴干巴巴地笑。


田定野手心也捏着把汗,在心底偷偷衡量,希望今天的临时决定不会太草率,也不要引起对方的戒心和反感,他清楚,眼前这个法国人是这个镇子的最高长官,这个法国佬的决定,直接影响到他们这一行人以后的路是平坦还是崎岖!


他拿出最大的精神力,努力镇定自若地保持最合适的笑容,不亢不卑,淡泊超然——无论如何也不能让对方小看了自己!


史蒂文故意拖了很长时间,终于扬扬眉,开口沉声问:“你一个中国人,怎么会知道此处有煤矿?”


田定野充满自信地一笑,巧妙地岔开话题:“史蒂文中尉,您在越南就不想发财吗?我有一个好主意不知道你是否感兴越?”


史蒂文锐利的目光一直在田定野脸上盘旋,沉声道:“你都有些什么计划?”


田定野平视着对方,简单扼要地说:“合作。开发煤矿,所得利润你我平分。”


史蒂文同样是法国没落贵族,由于家道中落便冒险参加了被派到越南的军队。其实上,这时的法国驻东方军队中到处都充满了这一类打算来东方大捞一笔的军人。


说他们是军人,骨子里,大都只是一伙披着军衣的强盗。


来到了东方,也是要讲关糸的。史蒂文后台不过硬,被分到了这个偏远的小镇,每月只能从那些越南人和进入的中国人身上捞取有限的钱财,对于他来说,简直是和理想隔了个大西洋。


此刻他听到田定野的话,颇有种眼前一亮的感觉,但他脸上却毫无表情地冷冷道:“合作?你凭什么能和我平等合作!”


田定野笑得云淡风轻:“凭我在美国经营煤矿多年的经验,凭我能判断什么地方可以开采出煤!这样说,您认为够了吗?”他来之前,大逆参谋部就给了他一张需要他重点关注的矿产图标,让他把这几个地方要盯紧了……他依稀记得在江河市附近正好有个标着待开采的煤矿,刚才他在酒吧里正是忽然想起这一茬儿,才临时冒出的主意……他目前一无所有,只有那五百多个战友,且立足点还末稳定,根本是不可能自己开采销售的,他就是要拽住这些法国人的衣角,由利益合作起始,把他们的人力和财力都拉过来,为自家的立稳脚步进行最的一步!


史蒂文果然露出点有兴趣的神色,他看了看路易,才开口说:“不知田先生在美利坚何处开煤矿?您见惯大世面,这穷乡僻壤只怕留不住您啊!哈哈!”


他这话说得很油滑,一方面不置可否,还质疑田定野的来历和来意,另一方面还存了打探对将来的想法,的确是个有点道行的老江湖!


这种问法,田定野早有心理准备,这当儿他更加从容镇定,拿起小奶壶往佣人送上来的黑咖啡里倒了点,用银匙慢慢搅均了,动作标准地把银匙搁在托碟一侧,端起咖啡杯先闻了闻香味,赞了句“好香”,然后才尝了一口,顿觉颊齿留香,不禁笑起来:“呵呵,您的品味很一流啊,这样纯正的咖啡我也有好些日子没机会喝到了。”


看到史蒂文被自己吹捧得满脸沾沾自喜,田定野立即抓住机会摆开龙门阵,无形中把自己说成了是来自田纳西州的煤矿场家族的主要成员,末了,还顺口说了几句开采煤矿的利润,又漫不经心地说了句:“越南北部人工超低,几乎完全没有税收,中尉大人,和在美利坚对比,在这里开矿,本钱很小,利润却很高,这简直是天上掉下来的金子。”


他的法语不算特别流利,但该说的都表达得意思不差,而发财的机遇面前,史蒂文和路易两人自然是能意会,只听得双眼金光闪闪,对这个言谈举止非凡的中国人不禁刮目相看,有种无意中发现座宝藏的兴奋……但史蒂文也算是个精明的法国人,他在宝藏的大门前站定了,强忍激动装得很鸟的样子说:“田,您的意思是,您将到这里投资开采,我们平分利润?”


这一问,可是出卖了他那已经认同这个计划的小心思。


我丢!这个法国鬼子真不是个东西,老子指点了你生财之道给你,还要我掏腰包,自己开发,你坐在那儿分钱!老子要有钱有势力,早就卷起袖子跟你等干了,还用得着来找你?


田定野心中暗骂,却不得不一脸诚恳地继续忽悠:“中尉大人,按照贯例,我们合作开发,在我出技术负责开采管理的情况下,您呢……应该负责提供设备和人员。您是这里的主人,您来张罗设备和招工……比我这个陌生人有利。至于产品销售方面,您只管打开欧洲的门,我来负责美利坚那边的市场……目前国际局势严峻,覆盖全球的战争随时会爆发,到时候,军工产业对煤这种燃料的需求必然急剧上升;就算打不起来,依目前欧美的重工业和民用工业的发展速度,煤炭也是黑色的金子啊!”


史蒂文很明显对大战论抱怀疑态度,他呵呵笑道:“呵呵!田先生还想着发战争财去了,这个可能性不大!不过工业发展对煤炭的需求大增倒是很有道理。”


田定野笑,笑得高深莫测:“中尉大人说得好,到时候我们的黑金子价格飙升,您就等着用油轮来装法郎吧!哈哈!”


和风柔柔吹进这个充满异国情调的大厅,史蒂文边招呼田定野喝咖啡,随意把话题扯到越南的天气物产上面去,对合作的事只字不提,显然是对要他出钱出人有所保留,还在慎重考虑。


这法国鬼子真是抠门的要死,估计是个只肯做稳赚不赔生意的家伙!田定野嘴里应酬着,眼睛往墙上的油画溜了一圈,中央那幅大油画吸引住了他的目光,画中浓色描着一身军装威风凛凛的史蒂文和一个金发女人,看样子应该是夫妻二人的合像。


“这位美丽动人的女士肯定是您的夫人,她也来了越南?”田定野满口称赞。


史蒂文果然很高兴地说:“是的,她是我的妻子伊丽莎白,她去河内了,也许明天就回来,我很乐意向她引见您这位中国绅士。”


田定野灵机一动,掏出个精致的首饰盒打开了,动作潇洒地递过去:“可惜今天无缘,一点小心意,请中尉转交,希望您的夫人会喜欢。”


这是杜明的铂金戒指,本来打算留着紧要关头才动用,现在也算是用得其所吧!


盒子一打开,里面熠熠生辉的大钻戒指立即让史蒂文和路易看得目不转睛。史蒂文也算是个见过些小世面的贵族,但这样剔透晶莹的大钻,他还是第一次见到!他情不自禁地接过,从盒子里拔出戒指翻来覆去地看了又看。


杜明家中有背景,这个大钻石,棱面好,能充分折射光线,瑰丽的魅力,真是鬼斧神工!


史蒂文好不容易从戒指上抬起眼,瞪着田定野困惑地问:“田,这是美利坚的产品,是吗?”


田定野勾起嘴角笑了笑,淡淡道:“这是我二叔家做的,他除了帮忙经营家族生意,还喜欢金银首饰,开了间小小的工场,呵呵,您别见笑。”


我的上帝!路易的眼睛都瞪圆了,在一旁紧田地看着史蒂文,生怕他拒绝合作,放走了这个财神,那就要遗憾死了。


能有技术在美国开这种专走高档路线的工场,那是什么概念?绝不止是一个小工场而已,这其中牵涉到的人脉、财富,那可多了去了。路易虽不知道具体会要多少本钱才能操作,但他知道一个大道理。那就是,他这一辈子的钱,也是开不起的。


他在心中震动,却不知道他的上司史蒂文的心也是怦怦乱跳,有种要走大运的欢喜,改了原来的傲慢态度,开始热情有加地招呼着田定野,话题顺着话意越带越投机,对彼此的合作再无异议。


谈判圆满成功回到中华村后,田定野在会议上通报了和法国人的合作经过,最后一致通过了田定野的决定。


经过大家的动议,决定开始购进粮食和建房所需物品,田定野把这些具体事项都交给了其他几位副手,自己带着陈时赐、张玉等人循地图标注在江河镇附近寻找那个煤矿。


初秋的阳光照进这片亚热带丛林,田定野他们数人在阳光斑驳的山林里穿行,真可谓披荆斩棘,极力把依稀的图标和眼前这片茂密的山林结合起来,一点点去追踪,终于在黄昏确定了合适的开采地点。


一段短暂的合作密月期,时间过得很快,不知不觉已经是十一月上旬了。来此已有整整十天。


而从前只有两排高脚草寮和几间破旧矮小土房的榕树头,现在变成了初具规模的中华村,数排整齐干净的木房已经建成,成为座落在这穷山沟的一道亮丽风景。


而队员们在田定野以身作则的带动下,共同努力劳作,随着他们脚下的平地在不断扩展延伸,附近听到消息的中国难民都纷纷投奔而来,短短十多天内就增加了三百多人。


这么一来,仅有的资金就显得紧巴巴了,因此他们决定开始种些蔬菜,到林木子里采点野果蘑菇,护卫队的训练也增加了“打猎”这个新项目,由五存志带着,每日在常规的体能技能训练后,早出晚归四处狩猎。


田定野由衷地为又多了一项收入而高兴,同时也为中华村困顿的财政现状而发愁,万事起头难啊!虽说很多宏图大计,但没有钱的话,一切都是空中楼阁,算算日子,别了秦丽后已有大半个月了,他们怎样才能在短短的时间内崛起?!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