满江红 正文 第22节: 时势英雄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6715.html


第22节: 时势英雄


俗话说’ 时势造英雄’ 。山林草莽多有英雄蛰伏,待机而出者,时也、势也。出与不出,何时出、何时不出,要看时局、形势。不出则已,出则电闪雷鸣、惊天动地!所以昔者姜子牙垂钓渭河,盼来愿者上钩; 诸葛亮躬耕南阳,迎接三顾茅庐。这正是天下英雄旁观时局、参透玄杌、待时而动的智谋。

——平山大侠


想到这里,岳飞更是焦燥不安、五内如焚。唉!想想自己不过是一介布衣、白丁,没有任何功名,国家大事自有朝中大佬们去筹划,干自己鸟事!不!古时侯曹刿不就说过嘛:“肉食者卑”! 高官厚禄的人不能远谋。朝中六贼那个不是锦衣紫鱼、驷马高车?那个不是脑满肠肥、大腹便便?但又有那个能有强国富民的良策、长策呢?或许间或有个别面貌清瘦者,可也是整天四处投机、钻营,为谋一已私利而造成的吧!

其实,那些造反的人,许多原也是良民,好百姓。他们占山为王、落草为寇,不也是解百姓于倒悬、救大众于水火,为民请命嘛?不对,他们啸聚山林、武装割据,就是对抗朝廷、祸害一方,使政令不行,倒霉的还是平头百姓。对这些暴徒,只能痛加剿灭、严惩不贷。可是他们绝大多数确实是贫苦百姓啊!但若是不镇压,则地方不靖;不法之徒、趁机滋事,只会越来越乱、越演越烈。但是汉高祖刘邦、唐太宗李世民不都是造反起家,最后坐了天下的嘛!就连大宋开国之祖赵匡嬴,原也只是周世宗手下的一员大将,因陈桥兵变、黄袍加身,才当上了皇帝。

转念又想,女真人之所以会迅速崛起,契丹人是始作俑者、自做自受。若不是契丹人的横征暴敛、敲骨吸髓,逼得女真人没有活路,又怎么会挺而走险、起兵抗暴呢?!现在大宋不也是危机四伏吗?宋江等36名好汉不就是因生辰纲而官逼民反,反上梁山的吗?!方腊率摩尼教徒不也是因花石纲而官逼民反,打出杀朱面的旗号吗?!那个被自已一箭射死的张超,何尝不是被逼得走投无路,才干起打家劫舍的事体呢?”

岳飞想得头痛脑胀,不愿再想下去、也不能再想下去了。他

实在闹不懂、想不通封建王朝政治这高深莫测的玄机和奥妙。何以解忧?唯有杜康了!他整日价连连灌酒,将自己灌得人事不醒,麻痹自己的神经与思维,一醉方休。

父母妻子虽然也没少劝他,可是他们的见识如何能赶得上岳飞呢?!他们的唠唠叨叨岳飞自然听不进去,反而徙增岳飞的烦恼。母亲姚氏万般无奈,只好回娘家去请老父,岳飞的外公姚大翁。这姚大翁在当地是个远近闻名的秀才,也称得上是见多识广,自小就。

听了女儿的泣诉,知道外孙岳飞的情况后,姚大翁心中也十分焦急。他沉吟了半晌,拿定了主意,便起身寻了些书籍,捡了几件衣衫说声: “走”!

就与女儿乘着驴车,匆匆忙忙地赶往女婿家中。

岳飞见了姚大翁,喜出望外,心想,现在起码有了一个可以倾诉心曲的人了。

这一晚,万籁俱寂,对着皎灿的银河,爷孙俩坐在小小的院落里长谈起来。岳飞把自己这两年来的所见所闻、所做所为、所思所想,以及心中理不清的思绪,一五一十全部向姚大翁竹筒倒豆子般地倾倒出来。

姚大翁静静地听着,并不言语。待岳飞吐尽胸中块垒,这才捋一捋胡须,慢悠悠地开了腔: “鹏举,外公知你是一个心怀大志的人。不过,古来成大事者,一要自己有经天纬地之才; 二要有良机 ; 三要有人相助、提携。你虽立下鸿鹄之志,可是你扪心自问,自己有多少真才实学呢?如今天下正值风云际会,不患自己不见用,而患自己无才可用!李太白说得好:’ 天生我才必有用’ 。见用与否、重用与否,全凭自已的才能大小,怨不得老天不把自己放入囊中。所以你应加倍努力,熟渎熟记历朝历代兴亡史。

依外公所见,天下不久必将又有一番大动荡、大变革。你自小失学,于四书五经毫无根基,若走仕途之路,不帷费时耗力,且难有出头之日。但是你体魄强健、武功底子好、为人机警,况天下动乱,闻羯鼓而思良将,投军效力在战场上,一刀一枪,博得个功名,才是你的正途。

因此,你要特别注重研习兵书战策,将天下山川地理形势,了然于胸。另外,你的箭术尚可,但其他兵器并不精通,上了战场如何杀敌?!外公识得一位惯使长枪的高手,名叫陈广,一杆长枪,远近无敌。他就在本乡招徒授技。外公打算领你去拜他为师,多学一些技击之术。这样你文武全才,自然会被人赏识,何愁没有建功立业的机会呢?!”

想了想,姚大翁又说: “鹏举,俗话说’ 时势造英雄’ 。山林草莽多有英雄蛰伏,待机而出者,时也、势也。出与不出,何时出、何时不出,要看时局、形势。不出则已,出则电闪雷鸣、惊天动地!所以昔者姜子牙垂钓渭河,盼来愿者上钩; 诸葛亮躬耕南阳,迎接三顾茅庐。这正是天下英雄旁观时局、参透玄杌、待时而动的智谋。因此,你不必急于出头!”

这天一大清早,姚大翁乘上一头小毛驴,岳飞在前面牵着,爷孙俩一路说说笑笑,往本县枪王陈广住的庄子去拜师学艺。

来到庄子里,只见陈广正在指教众多徒弟练习枪术。姚大翁上前作了一揖,送上束修,说明了来意。陈广一声不吭,也不接束修,只是上上下下、前前后后仔细地打量着静静站立在一旁,像一座铁塔似的岳飞。

有顷,陈广点点头,嘴里吐出一个字: “好!”

他拉过岳飞的手,摸了摸岳飞满手掌的老茧,捏了捏岳飞胳膊上连片的疙瘩肉,搌了搌岳飞胸脯厚实、发达的胸肌,又在岳飞肩膀用力拍了拍,嘴里又吐出一个字: “好!”

陈广后退几步,双眼紧紧盯着岳飞,目光中分明闪烁出异样地光彩。姚大翁不禁心里直打鼓,不知道这位枪王要搞些什么明堂?!

而岳飞仍然是神态安祥、气定神闲,站在那里纹丝不动。双目炯炯有神,也目不转睛地看着陈广。

彼此对视片刻,冷不防陈广一声暴喝,虎步上前,右手一记冲拳,猛然砸在岳飞宽阔的胸膛上。岳飞依旧是神态自若,只是暗暗吸腹运气,左胸微微后斜,硬生生地接下了陈广这一记重拳。在骤然猛烈地打击下,岳飞虽然身子晃了晃,但脚下却像是生了根,丝毫未动。

说时迟,那时快,陈广紧接着一个猫跳,已转到岳飞身后,一个扫堂腿,又踢向岳飞右腿弯。岳飞在电光石火之中猝不及防、突遭打击,小腿不由一弯曲,向前跨出一步,但马上又立定如初。

陈广兴奋地高叫一声: “好!”

这时陈广才笑容满面地对姚大翁一揖说: “姚老爷,这小伙下盘扎实、臂力过人,更有惊人的胆量和定力,是个习武的好苗子。时局不稳,本来我已不再收徒了,可这孩子资质天赋,不习武就太可惜了!也罢,我就破例收他为关门弟子吧!”

姚大翁一听,不由喜上眉梢,连连作揖: “老汉多谢枪王了。鹏儿,还不快快拜谢师傅。”

岳飞跪在地上,纳头便拜。

陈广哈哈大笑,扶起岳飞道: “免礼、免礼。没想到老之将至,还能收你这么一个好徒儿,我一身功夫也不至于埋没了。”

转身又对姚大翁说: “姚老爷,庄户人家一年辛辛苦苦,又能积攒下几个钱来,岳飞在我这儿习武,家中又少了一个壮劳力,这钱我不能收,你老还是拿回去。”

双方谦让多时,姚大翁见陈广执意不收,只好作罢。又叮嘱岳飞一番,爷孙俩挥泪告别。

第二天刚蒙蒙亮,陈广就领着岳飞来到一个僻静的场院。这处地方是陈广独自练武之处,任何人不经许可,是不准靠近的。陈广拿来一根碗口粗细的乡下庄户人家,夜间用来顶门的木棍,交给岳飞,叫他单手持其一端平举着。

见岳飞毫不费力,又在棍子另一端系上一块砌城墙用的大青砖,一直增加到三块。岳飞调匀气息,状若无事。陈广见此,又在棍梢小心地放上一个装满水的酒蛊。岳飞见师傅举动怪异,心里纳闷: 不是学习枪术嘛?怎么要我拿一条顶门杠瞎摆弄?可初来乍到、拜师学艺,又不好发问。

陈广似乎猜到了岳飞的心思,笑笑说: “鹏举,为师叫你如此,自有深意。目的是为了进一步锻炼你的力量,同时也让你能把臂力与腕力更好地结合起来。你臂力虽然惊人,可腕力就差了一些。须知枪要使得灵巧,必须腕力好。另外,力量大固然是好事,但不善用、巧用、妙用力气,则只能事倍功半。习武之人不能像牛马那样使用蛮力,而应像小小蚂蚁那样巧妙地使用力量,达到事半功倍的目的。

你要将臂力与腕力巧妙地结合,才能将一杆枪使得出神入化,宛若天马行空、蛟龙翻海。须知大枪的使用技巧主要还是靠腕力。”

停了停,陈广又问: “鹏举,你可知枪与棍有什么区别?”

岳飞单手持棍,渐渐觉得手腕有些吃力了,那盅水已微微泛起波纹,但他生性倔犟,运一口气,那盅水又平静如初。

听了师傅的问话,岳飞开口答道: “小徒不甚明白,不过也曾听人说 :“ ’ 枪扎一条线,棍扫一大片’ ……”

不待岳飞说完,陈广哈哈大笑起来: “肤浅之见,肤浅之见。”

看到岳飞站在那眨眼楞神,陈广不紧不慢地开导:“枪的主要功能是刺,自然是扎一条线。否则,歪歪斜斜是刺不中目标的,即便是刺中了,也没有什么杀伤力。棍舞动起来,上下翻飞,扫荡的威力当然也就大一些。但是枪与棍的区别不在于此,它们的根本区别仅仅在于枪比棍多了一个茅尖!

其实,枪与棍并无多大的区别,它们的技击原理是相通的。说到底,十八般兵器也莫不如此。尽管它们各自形制不同,也各有特殊的用途和所长,但其基本原理都是一脉相承的。只是上了战场要依据战斗情况灵活应变,运用起来才能得心应手、克敌制胜。”

说着,陈广脚尖一勾,地上一根哨棒已操在了手中。只见他气沉丹田,一个箭步,哨棒如巨蟒出洞“卟哧” 一声,已将对面一个箭靶刺了个透亮儿!接着陈广又从兵器架上捡了一条白蜡杆枪,再运一口气,一个转身,腰、臂、腕三处同时发力,一声断喝,往一排梅花桩上横扫过去,只听接连脆响,十余根梅花桩齐刷刷地折断,而枪杆却好好的,只是徒自颤抖个不停,发出轻轻地“嗡嗡”声响。

岳飞一声惊呼,手腕一下子失去了力量,那盅酒杯连水一下子倾覆于地。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