指导员 正文2 指导员 031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6419.html


晚上的会议,有喜也有悠,当3班捧着那耀眼的奖章时,大家的眼里充满了喜悦,军演失败的痛苦此刻被抛之在脑后,就像摔跤的孩子,在大人们的鼓励和奖励上,停止了哭泣,笑着接过奖励的物品。

我俩在会议上准备的许多话,此刻是没有任何作用的了,战士们现在处于高兴中,心理上失败的阴影早就被兴奋代替了,而我俩准备的这一堆话此刻也就是一张废纸了。

就这样,这一场风波过去了,战士们也恢复了常态,老兵又耍起了老油条,倚老卖老了!只是,他们似乎不在是讨厌我了。这就是好的结果吧!

日记:其实,部队里的生活也很枯燥无味,只不过这些枯燥的故事被作家们一笔代过了!然而,在这枯燥的生活中,也有乐趣,因此作家们靠着敏锐的目光和聪慧的大脑将生活中的小事具体化、详细化后,一篇篇精简的感人的、以及动人心魄的军旅故事诞生了。感人的画面,惊人的场景让读者们融入了小说中!仿佛也样自己进入了书中。今天发生的事,我不想记下来,因为今天的事让我一辈子也不会忘。另外,我不想记下来,还因为我无法下笔。每想到战士们那潮涌般的士气和疲惫后的身影发出阵阵的呐喊声,我就会眼睛模糊。本子上的格子却在也看不到。”!时间过的很快,一年一度的征兵就要来了,相应的部队里的老兵却要走了,哪些人走哪些人留,名单已经出来了,即使名单没有出来,大家都心知肚明,一场送送老兵的风浪再次涌起!现在军营里交杂着各种的情绪,有喜更有悠!不同的人不同的心,老兵要走了,对于那些在军营中被老兵欺负过的新兵们来说,并没有那么多的伤感,当然有没有那么夸张兴奋的表情。虽然相处了这么一年,但留在他们心里的只有不爽!

钱堂就是如此!

一阵急促的敲门声,振动着办公室的木板门,得到我的允许后,老兵应福气喘吁吁地进了房间:

“指导员,不、不、不好了!钱堂和许昊伟打起来了!”

“什么?谁打起来了?”我飕地站了起来。急忙问道:“在哪呢?”

“就在食堂后面的那快空地上”跟在我身后的应福,紧跟我的步伐,上气不接下气地说道。

我扯过头,对应福说道:“你现在去找连长,我先过去!”

“是!”应福接到我的命令,改变方向,向建朋的房间跑去。

我也加快速度,向目地地跑去!

我跑到食堂的后面时,远远地看到钱堂和许昊伟正在对峙着,似乎在说着什么,可我隔的太远,听不清!不知是他两太投入,跟本没有注意远处的我,还是根本不把我当回事!

微风扫过,掀起地上的小垃圾,宁静的四周没有什么人,远处后山上的树叶随风摇曳着,此时此刻的场面有点像武侠小说中的两位英雄在比武。一阵风过后,两位大侠全身出动,许大侠,冲上去就是一个直冲拳,钱大侠没有躲避,重重的拳敲打在他的胸脯前,一连两下。然后一个挡腿前推,钱堂被重重的打倒下地上。作完这一个连贯的动作,终于停了下来,不知许昊伟说了什么,钱堂在次站了起来。这次轮到钱堂进攻了,只见钱堂“啊”的大叫一声,爆发出身上的力量,猛地冲上去!一拳狠狠地砸在许昊伟的胸上!当钱堂将要出第二拳时,许昊伟猛地向后一大步地倒退,钱堂的拳砸了个空。这时钱堂停了下来,冲着许昊伟大声吼道:“他妈的,你耍赖呀你!”

许昊伟嘿嘿一笑,大声地说:“这叫兵不厌诈,懂不?”这时钱堂发动了又一轮的攻击,许昊伟一边跑一边说道:“今天,再给你上一课,你小子可要给我记住了!”

一场冲突就这样化为了一场闹剧,建朋来时,只看到他们一个追一个跑,就像小孩子在玩着游戏!

而建朋来时,已经没有什么事发生,他也就回去了,等我回去在向我了解了解!

终于,两人都跑累了,躺在一块干净的野草上,头对着头,欢畅的呼吸着这新鲜的空气,闭着眼享受,以至于我走到他们身边也不知道。在他们没注意的时候,我在他们身边找个干净的地方坐下,从口袋里拿出烟,点燃火。

“喀嚓”火焰从打火机的喷火口冒了出来。抽烟的人就是不同,打火机打火的声音就是听的清楚。

我刚打火,钱堂连忙睁开眼搜索声音的来源,当他看到我,刚准备要碰许昊伟时,许昊伟却说出了一句让我俩吃惊,而又忍不住不笑的话。

只见他依然闭着眼,享受着阳光带来的温暖、空气带来的舒畅!懒洋洋地说:

“小堂,你可不老实了啊!有烟自己抽,让兄弟闻着嘴馋呀?”

当他说完,我和钱堂“扑哧”一笑,我刚要放入嘴的烟不得不停下来。而由于我笑出声,许昊伟感到了不对劲,连忙睁开眼,当看到我坐在旁边时,脸色唰的一下红了,尴尬的、紧张地坐了起来喊道:“指、指…指导员,你怎么来了?”

我拿出烟递给许昊伟一根,却没有给钱堂,毕竟许昊伟就要离开部队了,而钱堂还要继续待在部队。作为指导员也不允许我递烟给他。就像孩子的母亲,我可以爱孩子,可我不能一味地贯着孩子,对和错之间,我必须选对方向!

在我将烟递给昊伟时,我也开玩笑地问道:“怎么,就属你俩能来,我就不能来了?”


“不、不,我不是这个意思!我…”未等昊伟解释完,我打断了他的话,问道:“你俩能给我说说这是怎么回事吗?”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