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老朽五零后,68年参军,分配到空军蚌埠基地汽车连:

先到教练排培训,老夫这一期共计27人,分九个班,我在一班,班长(就是教练)蒋开甲,64年安徽潜山兵,教练排排长唐思勤,六五年上海兵,副排长程恭敬,六四年安徽潜山兵,后任航空兵四十五师作战参谋、作战科长、师司令部参谋长

培训时间为两个半月,当时正是文革,取消汽车驾驶理论学习,直接上车,公路驾驶、山地驾驶、城市驾驶、泥泞路驾驶、桥型倒杆等等,一切从简。我学车较快,深受班长喜爱,经常为其他学员做示范。山地驾驶去的大别山佛子岭,山清水秀,百姓一贫如洗。教练车是清一色美国造吉姆西十轮卡。

毕业后分配到汽车连牵引排,开一辆破旧的威利斯吉普,在机场牵引“拉-11”炮校飞机。,当年六月提升为副班长、十月提升为班长。当时连里最老的老兵是五八年参军的。

连长叫杨志国,五九年兵,指导员叫林恒志,五六年兵,牵引排长叫彭世楠,后调到政治部干部科、后来的排长叫辛志才,都是很正派很朴实的人,对我真的不错。

连里有自留地,还养的猪和羊,4毛2的伙食还算不错。

那时军事训练强度很低,主要时间学毛著,早请示晚汇报-----比如饭前手捧语录:“首先让我们怀着无比激动无比自豪无比幸福的阶级感情,衷心祝愿我们的伟大导师、伟大领袖、伟大统帅、伟大舵手、世界人民心中最红最红的红太阳毛主席万寿无疆万寿无疆”。每天睡觉前手捧语录,敬祝后斗私批修,汇报一天的工作和思想,那是绝对的虔诚。


那时官兵关系极为融洽,没有打骂体罚,犯了错误开个批评会。连里经常举办联欢会啥的,苦中求乐。

我当战士时,开辆破旧的美国吉普,当了副班长,就换了一辆苏联新进口的嘎斯63,当班长后,全部车钥匙都有我一把。想开哪辆开哪辆。我班车较杂,除了嘎斯六三、还有莫斯科人电瓶车、解放电瓶车、还有一辆伊发吊车,八零后新兵蛋子连听都没听过吧。

一九六九年初,四十五师成立,蚌埠基地降格为场站。师司令部需要补充新的干部群体,经我在干部科当干事的老排长彭世楠举荐,我调到司令部,开始了长达二十年的机关生活,离开了我梦开始的地方---汽车连。

短短的十个月时间,我与汽车连官兵结下深厚友谊。

我们当年68年的新兵蛋子大都到了退休的年龄,彼此保持联系,他们也把我当成汽车连的人。

老连长杨志国后来当了军务科长,转业到蚌埠市一个非垄断国有企业,退休金区区1000多元。前年汽车连在蚌埠聚会,大家都到他家去探望,确实很清贫,回来后大家久久无语。老指导员从国家机关退休,月退休金4000多,过得还算体面尊严。

希望老战友们能看到这个帖子,相信铁血也有老兵在线。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加载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