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军女孩在路上 正文 (一)军缘[011]新生军训之离别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6774.html



归队,训练,预演,到最后的彩排和正式阅兵,我居然意外的没有出现过一次失误。而我们连的总体成绩,在所有连队中,不是最好,也不是最坏,总成绩第三。这样的成绩,没有一点意外,大家都很心知肚明。


而我,原本我应该站在方队前列和程诺一起带队,因为上午频频出现失误很“正常”的在正式彩排的时候被替换下来,到最后的军训表彰大会上,我也很“正常”的没有评上“训练标兵”,一切都很正常,不是么?


军训汇演结束,本以为所有的事情都会画上休止符,正打算会宿舍好好休息休息,校园广播却意外的告知今晚又个新生军训晚会。不过,这些东西对我来说,却提不起丝毫的兴致。无非就是那些很耀眼很有才华的帅哥美女登台演出,然后加上一系列的“军民”互动罢了。


我是一个喜欢安静的人,不适合镁光灯下的喧嚣,亦觉得那些泛着耀眼的光芒会让我有切肤之痛,之于我来说,自卑,一直萦绕着。我没有什么卓越的才华,音乐、表演对我来说就是痴人说梦。我没有美丽的脸庞,比平凡的还要平凡。


站在喧嚣的人群里,看着台上的表演和台下的尖叫,我狠想离开。


寂寞这个东西,不是只身一人的时候才会出现。在喧嚣拥挤的人流中,那种无人能解的惆怅,那种无人理睬的哀伤,才最为寂寞。我不能忽略这种寂寞,亦不能忽略那些橄榄绿的色彩。远远的,我看见程诺的影子。


他和其他教官一样,没有穿平时的正装,而是浅绿色的T恤,橄榄色的短裤。原本的寸板头,今晚似乎有所不同,应该是刻意修葺过。额前的黑发被汇集,且高高竖起。配上那张英俊的脸,还有裸露在外健壮的四肢,和眼眸里那股冷漠的神情,看起来很有古天乐的感觉。今晚的他,真的很帅。


因为他今晚的与众不同,也因为这是最后的一个军训夜晚,所以,我贪恋的死死盯住远处的他。不曾想过,这种贪恋,会给我一生的绊羁。


彼时,一连的教官正和其他几个新生在台上跳着街舞,而程诺却在大家的“预谋”声中突然消失的无影无踪。


没想到,台上正表演的很带劲的时候,我们连的那些女生居然想把程诺“绑”到台上,让他表演。就在大家如火如荼的讨论这个“预谋”的时候,忽然一个人大呼:


“程教官不见了耶!”


恩,他走了。我知道。就在大家讨论的很热闹的时候,他悄悄的跃过窗台,溜了出去。原本这些喧闹的表演对我来说没有一点吸引,现在程诺不再,我也不想多留半分。于是,趁大家没注意的时候,我朝着程诺离开的方向奔去。


“噔!”刚跳下窗台,便与某人撞了个满怀。唔,是很熟悉的味道呢。开始从宿舍整队过来的时候,我就闻到了这股淡淡的清香,应该是某种洗发水或者是啫喱膏的气味。我没有即刻抬头,因为我已经猜到了是他。只是没想到,在军训的最后一晚,我会以第一次见到他那样装个满怀的形式出现在他的面前。


“你没事吧?”他一手扶着我的肩,另一只手因为夹着烟,所以刻意瞥得很远。同第一次在主席台上授旗一样,他依然一脸淡然,波澜不惊。


“大家都在找你呢。”害怕他知道我是专门出来找他,所以我刻意的转开话题,意欲掩饰。


“嗯,我知道。”他依然淡淡的回应着,手,却忘了从我肩上拿开,而我也没有刻意提醒。这样就好,只是这样……


我抬头,他定定的望着我,虽然是在偏角的阳台上,虽然此处没有耀眼的灯光,可我依然能看到那双眸子,专注而又复杂的神情。一撮一撮比指竖起的黑发,微蹙的眉,高挺的鼻梁,紧抿的薄唇……我能感觉到喷在我脸上的那股湿热的气,我能看清他脸上的每一寸肌肤,却看不清他复杂的眼神。似乎想说什么,却又拒绝诉说一般。


愣愣的被盯了良久,我的脸最终还是红到了脖子。忽然发现,我与他离得如此之近,之差一指的距离,我们就可能贴在一起。我能感觉到他刻意放缓的呼吸,我能感觉到他起伏的胸膛,可我感觉不到他此刻的内心。


很遗憾,我没有恋爱过。很遗憾,我看不懂别人的眼神,尤其是男人。所以,在被他足足盯了几分钟之后,我还是畏惧了,我怕自己佯装的镇定被盯的魂飞魄散,我怕我会忍不住扑进他的怀里说出我喜欢你这四个字。


我承认,我没有眼前那个男子那般镇定,我会乱,我会不知所措,我会……


急急的移开视线,夜色依然唯美。冷清色的月亮如银钩一般,摄住了我的魂魄,就像眼前这个我看不清神情的男子。


见我别开视线,他没有说话,我以为他会说。可是,如果说了。他便不会是程诺。这句话,似乎我以前说过。真的好矛盾。我渴望着,却又希望他一直冷漠。


偷偷的瞥了他一眼,两个人的目光再次汇聚。他没有放过我的打算,依然用那种我看不清的眼神牢牢盯着我,什么也不说,只是盯着。那种眼神,我说不清道不明,但是我可以肯定,这双眸子里没有丝毫的欲望和企图,只是盯着,像一汪忧郁的深潭。

好吧,程诺,我承认我不如你,我投降好了。不敢看他,甚至不敢停留在他的身旁,我转身,再次回到了那个喧嚣的地方。


程诺,你是个狠人,非要把我看得原形毕露才满意吗?明明只是想多看你几眼,明明只是想在你离开之前能够尽可能的铭刻住你的样子,你的一切。可是,我却不敢看着你的眼睛,不敢站在你的身边。多么懦弱呵,牧小北!望着舞台上那么扭动的腰肢,我暗笑自己的懦弱。


如果刚才我不离开,我再等久些,会不会听到从你嘴巴里蹦出我爱你这三个字呢?


如果刚才我不离开,我再等久些,你会不会拉着我的手,将我揽入怀呢?


如果我再等久些,会不会至少能够知道你的内心到底有怎样的对白呢?


如果刚才不离开……只是如果!


熙熙攘攘的人群,我早已习惯追逐你的影。不经意的一瞥,你还是映入了我的眼帘。这一次,我觉得与你离得好远好远。

程诺站在台上,冷峻的脸庞上似乎流淌着一丝落寞。不知这是不是我的错觉。


“啪!啪!啪!……”光洁而冰冷的大理石地面上,我看到你直直倒下的身体,没有丝毫的战栗,没有丝毫的畏惧,就那么笔直的摔在坚硬无比的大理石地砖上。


一瞬间,几乎所有人都尖叫了。有吃惊,有赞叹,也有心疼。也就在那么一瞬间,我的心使劲抽了一下,泪在眼角肆意开来。


他不是晕倒了,而是在表演。连同其他的几位教官,集体表演。可是,对我来说,这是一种对肉体的摧残,一种残忍的虐待!


他们一个接着一个,整齐而有序的将血肉之躯笔直的砸在坚硬无比的大理石地面上。那一声声清脆的巨响,让我的心跟着抽紧,战栗。如果要我形容,我觉得这样的“表演”——惨不忍睹!


站直的身躯,笔直的砸在地板上,然后迅速站起。脸上没有一丝表情。但我知道,此时台上的他们,浑身都被无比的剧痛贯穿了。只因他们是军人。


军人,服从是天职。军人,不可以掉泪。所以,在最后的离别时刻,他们依然保持着那种坚强的姿态,用他们自己的方式阐释“军人”的涵义。军人,代表着牺牲,且默默无闻。代表着坚强,且永不屈服。代表着毅力,且永不言败!


就在所有人都被刚才那一幕折服之时,那些我最最熟悉的橄榄绿却默默离开了舞台,背着自己的豆腐块,跨上了离别的军车,消失在喧哗的夜色之中……来不及告别,来不及泪奔,来不及说再见。


当我再以后的大学时光里回忆起当初的情景时,我总是一次次的叹息。早知道当时他们就会离开,我一定会在与他想见的那个阳台告诉他我的故事,我的向往,我的追逐,我的爱。就算来不及说这些,至少可以要个联系方式吧。可是,千言万语都未来得及说,他们,却以军人固有的姿态悄然离开。有多少不舍,有多少眷恋,无人知晓,也无人能够明白。


我时常会想,当那些和我们一样年轻的教官在踏上离别的军车之时,会不会和我们一行不舍,一样留念呢?没有任何的欢送仪式,没有一点预兆,他们,将军人的魅力呈现在所有人的面前,然后带着孤独的背影悄然离开。高大的背影下,那些隐藏在橄榄绿之后的孤单与寂寞、梦想与激情,又有谁能够明白?只因他们是军人!


故乡有位好姑娘,我时常梦见她。军中的男儿也有情啊,也愿伴你走天涯。只因为肩负重任,只好把爱先放下,白云飘飘带去我的爱,军中绿花送给她……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