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闭
关闭
关闭

扫码订阅

转贴一篇日本高中生所写的作文,曾获得“2009年高中生散文大奖赛外务大臣奖”。作者是冲绳县高2学生饶平明玲美。从这篇获奖的高中生作文中,我们可以窥见一部分日本年轻学生们的思想。另外也能从侧面了解到日本高中生们的学习与生活。

真诚的国际交流与和平

作者——日本冲绳县高2学生饶平明玲美

(2009年高中生散文大奖赛外务大臣奖得奖)

“我最讨厌日本人,你们是世界上最残酷的民族,你们让我们菲律宾人遭受了多大的苦难。”面对这些突如其来的语言,我不知所措。等了又等的好不容易成行的比利时留学,是从我努力与周围交朋友开始的,但却被同班的一名菲律宾男同学这么说,懊恼和悲愤撕裂着我的心,当时我什么话都说不出来。

“为什么要对‘我’说这些?我不想否定日本在菲律宾犯下的那些残酷的行为,但那是在我出生好久以前发生的事,跟我有什么关系?!”,我至今为止没有对菲律宾人做过任何对不起的事,我也没有任何可以令其指责的地方,这种“愤慨”我想其他同为日本人的一定会有共鸣。那天我把这件事的经过用电子邮件告诉了日本学校的老师,但是,我等来的却是完全出乎我意料之外的回信。

其实,这个老师曾经作为日语教师在中国有过2年的工作经历,据说就因为他是日本人,在中国有过饱尝辱骂的非常难过的记忆。在回信中这位老师这么说道:“我跟你说,孩子们做的事,他们的父母必须负责,这是当然的。但历史问题,你不妨完全倒过来思考一下,上一辈人犯下的错误,下一辈人不得不负起那个责任。”对于这个说法,如果说我能够100%完全接受那是撒谎,觉得道理上有些说不过去,但我感觉被他们给“试探了一把”。历史是无法改变的,但是,今后的日本,毫无疑问是由“我们”来建立的。

第二天,我尝试着跟他说话,说真心话,我连见都不想见他,但是我还是想尽量跟他交流一下。因为我想通过我,让他改变一下对日本的印象。于是我开始跟他交往,在渐渐开始熟悉了之后,不知不觉每天跟他一起吃午饭了,还在展望将来的话题上成为了挚友,那之后他再也没有接触菲律宾和日本的历史问题,接受了这样无言的信息,这一年,我能坦然地从正面接触他觉得是一件令人欣慰的事。

回到日本后,我参加了世界100多个国家的学校参加的国际交流俱乐部活动,在活动中通过电视会议与各国进行文化交流和地震赈灾募捐活动,还给菲律宾贫困地区的居民们赠送二手电脑,与很多国家进行共同学习和支援活动,其中最有印象的就是直接把捐款和电脑送到对方国家,面对面的活动建立起来的相互信赖关系成倍增加。

我通过这样的留学经验和俱乐部活动,感受到了真正的国际交流,是人与人之间面对面的沟通。真希望大家不要只是囫囵吞枣地盲信媒体,而是切实地面对那些国家的人,用自己的眼睛判断,那样的话,彼此之间的互相信赖一定会得到扩展,而没有争斗的和平世界,不也就会因此而诞生么?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