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却说这二狼一人自汇合一处已经有段时日,多了体格健壮、经验丰富的黑狼的加入,猎食的成功率也越来越高,小狼与黑狼的配合也日渐娴熟,小男孩也学会了在哪里等候被二狼驱赶的猎物,怎样才能给它们致命的一击

冬日渐深,生存也更加不易。食物少得可怜,他们也学会了珍惜每一份可以获得的食物。小男孩这也才发现,在大自然残酷的生存法则之下,为什么狼能够成为永远的强者。每次进食,小狼与黑狼都不会浪费任何一点食物,甚至连猎物的骨头、皮毛都咬碎了吞咽进腹中。小男孩一直在疑虑,这到底是怎样强大的胃,才能够将这些东西转化成冬季里珍贵的能量。

而自己,几乎成了这个队伍的拖累,除了生火,基本上没有任何作用。虽然在这些天的狩猎中,他已经逐渐适应了冬季的森林,身手也愈加敏捷,但与快速成长起来的小狼相比,他更像是个“吃白食”的。

就在这一天,又到了捕猎的时候。依然如前几次一样,先是体力充沛的黑狼顶风踏雪在前,小狼、小男孩顺次跟在后面,多天的磨合,他们已经找到了既快速又节省体力还能让小男孩跟得上的方法。在有些地段,积雪已经深及半米,在前面的黑狼只能跳跃着向前,这样极耗体力,行进的速度也降了下来。之后的一段路转而由小狼在前,而它们似乎早已探好了路,一刻不停地向前奔行,渐渐地,他们来到了另一边的山谷。

小男孩这是第一次来到这里,这似乎是一刀将一座山劈开了一般,两边全部是近乎垂直的峭壁,山谷中有一条河自山上淌下,河表面已经结了一层厚厚的冰。他们沿着河向山上走去,一路上可以看到雪地上满是各种动物的足迹,看起来像是驯鹿之类,而且数目十分庞大。

小男孩想起从这几天开始,总能够听到远处隐隐有轰隆轰隆的声音,似是打雷一般,现在想来,应该是这大族群的驯鹿奔跑所致。原来每年的这个时候,驯鹿们都会在年长的老驯鹿的带领下想更加适宜生存的地方迁徙,驯鹿和狼一样,都从祖先那里继承了优秀的识路能力,甚至继承了某些记忆。它们年复一年地沿着同样的路线,向着相同的目的地进发,多么神奇的大自然。

而每年的这个时候,也是猎食者们的黄金时节,可以想象的是,打着这批迁徙驯鹿主意的,并不光是他们三个。这时二狼放慢了行进的速度,时间已经渐近正午,站在原地静静聆听,似乎已经可以听到远处隐隐的轰鸣。小狼在一处山谷转弯处停下,谷内的河流在这里也顺势转了个弯,小男孩在此处的冰层之下,似乎能够看到薄薄冰层下游动的鱼儿。在纳闷为什么这么冷的天这里的冰层还会如此之薄的同时,也隐隐知道了小狼与黑狼接下来的计划。

就在小男孩愣神间,黑狼已经走出很远,他便跟小狼在正面看不到的地方等待着。小狼似乎早已经习惯了厮杀,从它日益强健的身体上,已经可以看出那股慑人的英气。话分两头,再说那黑狼自与小狼分开之后,便加速前行,似乎在小狼在前面带路的那段时间已经恢复了大部分体力。在前行了大约两千米的位置,黑狼也隐藏在了山谷壁上一处凹陷的地方,随着鹿群脚步声渐渐变得轰隆,黑狼也准备好了随时出击。

鹿群在一只老驯鹿的带领下不停地向前奔行,偶尔会停下来寻找雪层下的草。驯鹿是一种温顺的动物,除了在发情期,很少与同伴或者其他动物发生冲突。而这种近乎懦弱的本性也造成了它们的一个致命的弱点,那就是“从众”。或许只有在年复一年迁徙途中生存下来的老驯鹿,才能真正的动用它有限的智慧,因此一个鹿群的存亡,更大程度上取决于这只经验丰富的老驯鹿。

脚步声渐渐近了,黑狼已经做好了准备,它似乎已经听到了驯鹿那粗重的喘息,嗅到了香喷喷的鹿肉。就在鹿群马上就要通过自己所在位置的时候,黑狼猛地窜出,在队伍前面的年轻驯鹿被这突然冲出的猎食者吓了一跳,本能地向一旁逃跑。可两旁全都是自己的同伴,鹿群顿时陷入了慌乱之中,眼看就要分崩离析。这时一声嘹亮的鹿鸣响起,鹿群的秩序才稍稍有些好转。是鹿群的头领,黑狼敏感地意识到只要有它在,捕获的几率就会降低很多。

鹿群已经逐渐从最初的慌乱中走出,驯鹿们一只挨着一只,它们仿佛已经认定了,只要彼此挤在一起,把年幼的驯鹿挤在中间,这区区一只狼也奈何不了自己。黑狼不断地侵扰,可是效果却微乎其微。看着鹿群离小狼的地点越来越近,黑狼也有些着急。突然,它看准了时机,迅速贴上了一只年轻驯鹿,而后跃起一口咬在了这只驯鹿的屁股上。驯鹿吃痛,顿时乱了阵脚,没头没脑地一通乱撞,这也引起了鹿群更大的恐慌,瞬间便传遍整个鹿群,此时不管老驯鹿如何呼喊,都不能挽回鹿群的颓势。此时的老驯鹿被夹在慌张的鹿群中间,似乎已经看到了在前面等待它们的命运,眼神中满是绝望。

小狼与小男孩早已准备好,小男孩已经被这隆隆之声震的心跳加快,似乎顷刻间就要跳出胸膛。突然小狼窜了出去,小男孩见状也握着木棍跟了出去。刚刚出来,他便被眼前的景象惊呆了。但见眼前全是慌张奔跑的驯鹿,远远望去,至少有数千头,在狭窄的河边延续了近千米。而小狼的突然冲出,领头的驯鹿早已经慌不择路,直接向着结冰的河流就踏了过去。

刚开始还好,冰层还能承受,可之后的鹿群完全按照前面驯鹿的路线前行,甚至看也不看自己脚下的路,也跟着踏上了冰层。不多时,脆弱的冰层终于不堪重负破裂开来。冰面上的驯鹿猝不及防,跌落水中。靠近岸边的驯鹿还好,在河中央的驯鹿直接变跌进了冰冷的河水中。而跌倒在靠近岸边的驯鹿刚想要起来,便被后面同伴的鹿蹄重重地踏上。那些在河中努力地想要爬上冰层的驯鹿,则是在不断地扩大着冰窟的同时,也让更多的同伴跌入河中。

小男孩惊奇地看着眼前发生的一切,他不知道小狼与黑狼是什么时候开始谋划这一切。驯鹿们已经渐渐反应了过来,有些稍有经验的驯鹿也改道继续沿着河岸奔行。小狼和黑狼并没有对它们进行阻拦,因为此刻正在挣扎的这些,已经足以支撑它们一个月的正常活动。那只老驯鹿在奔过的时候,特意看了小狼一眼,它似乎看到了一个未来的王者,一个死亡的审判者。

小狼静静地走到岸边,眼前的驯鹿已经被踏得血肉模糊。小狼冷静地低头吃了起来,黑狼在一旁静静地看着,看着自己的战果,看起来颇为得意。大约午后时分,小男孩也吃完了整整大半只烤鹿腿。冰面已经重新结冰,很多驯鹿都在掩盖在了冰面之下。但更多的,还是一半的身体被留在冰面之上。黑狼已经将靠近岸边的几只驯鹿拖上岸边,准备就近掩埋,以留起来以后食物短缺的时候食用。

可刚刚还悠然享受美味的两匹狼,突然警觉起来。远处出现了几只狼,渐渐地从几只变为十几只、几十只,面对着巨大的数量差距,小狼与黑狼立刻亮出了锋利的狼爪和狼牙。但在对面的狼群中出现了一只银白色的身影,是它!那个银白色的幽灵!黑狼见到曾经的头领仍不免胆寒,气势顿时萎了下来。小狼见此,轻轻地呼号一声,便向后退去,但在它的眼中依然没有哪怕一丝的胆怯,相反的,却是一种见到了对手的兴奋。但它明白如今它们之间的差距,也知道眼前的狼群要的仅仅是食物,只要保全了黑狼与小男孩,以后有的是机会。临走的时候,小狼回首望了狼王一眼。而狼王则被这只曾寄居自己族群的小狼深深地震撼了,它甚至可以感觉到在不久的将来它们之间的血腥争斗。

狼王隐隐觉察到,不管是草原还是森林,未来都将是这只小狼的舞台,而自己,或许也只是这场剧目中的配角而已。

二狼与小男孩迅速消失在了狼群的视线中,此后它们不断地穿行在草原与森林的各个角落,与各种猎食者竞争。甚至人类的部落中都流传着这样的一个传说:在草原的边缘,有一个有史以来最强的战士,他统领着一个狼群纵横在草原与森林,自他开始,人类部落就再也没有遭受过狼群的侵扰。若谁能够像他一样征服一个狼群,那么他便是最强的战士……

传说依然在继续,残酷一直在上演……

全集完

欢迎点击阅读本系列:

一、狼的诱惑之恶狼传说

二、狼的诱惑之与狼共舞

三、狼的诱惑之风暴来袭

四、狼的诱惑之直击风雪

五、狼的诱惑之命在旦夕

六、狼的诱惑之初入森林

七、狼的诱惑之屡遭横祸

八、狼的诱惑之新的伙伴

九、狼的诱惑之新的传说

本文内容为我个人原创作品,申请原创加分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加载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