魔鬼尖兵 血胆屠龙(实体修改版) 独闯龙潭3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6281.html

但见,大蟒蛇慢慢悠悠地游爬到他身边,凶光灼灼的眼睛瞅了他一阵,然后不断用扁平的脑袋碰触他那纹丝不动的身躯,从上身一直到头部,试着从各个方位钻入到他身体下面好缠绕住他的身躯。

这当儿,邓迪岿然不动,坚若磐石,身子使劲地帖紧地面,丝毫不留机会让大蟒蛇钻下去。他心知肚明,一旦让这东西缠缚住自己的话,那麻烦可就大了。

大蟒蛇来回试探了一阵后,见没机会缠住他,就要开始享受这顿美食了。通常情况下,蟒蛇吞食猎物都是从头部开始的,但是这只是为了吞食方便而已。

可是邓迪此时却用双手抱住头部,手臂呈三角形,从而使头部面积显得很大,蟒蛇就会从腿部开始下口,当然,如果蟒蛇非得要从头部吞食他的话,他也有办法化解危机,就是把刀子横着放开,大蟒蛇硬吞定然会被刀子割伤嘴巴,无从下口就只好放弃了。

嘴孔闻着浓郁的腥臭气,邓迪甫一把刀子右侧横着放开的时候,就感觉到有一股巨大的引力正在拉动着下身。

心头狂震,他看到两条腿正一点一点地吞进蟒蛇那张血盆大口里。太棒了,此举正中下怀,他正巴不是让这东西这么做。

格老子的,让它吞吧!除了牙齿摩挲着身体发出一点点麻痒之外,老子的肉体上不会有任何痛苦。邓迪心头狂喜不已,规规矩矩地呆着寂然不动。

他当然不傻,深知如果稍有挣扎的话,大蟒蛇势必会紧紧缠住他,挣扎得越厉害,蟒蛇就缠得越牢实,直把到他缠得骨头筋断,窒息而死后才慢慢享用。

蟒蛇绞杀可是世界上最为痛不欲生的酷刑之一,想到那种肋骨生折,五脏六腑翻腾,筋脉尽断,生撕活裂的痛苦,邓迪就不由得心头发毛,亡魂出窍。

此刻,他右手悄悄地把短刀子从头部移开,正握在手里。咦!这短刀的刀刃部分为剑形,刀身的两面有纵向加强的突筋,突筋两边呈凹形血槽,握柄为褐色塑料柄。这不是81-1突击步枪的专用刺刀吗?原来还能单独用作匕首。

腥臭气令人呕吐晕血,他不惊不乍,等到大蟒蛇吞到他的膝盖以上,大腿以下之时,双肘就地猛力一撑,他迅速坐起身来,全身的力量在电光石火之间蓄积于握刀的右手,旋即就以迅雷不及掩之势划出,一道冷电晶芒激射蟒蛇那涨鼓鼓的扁平脑袋。

"噗…噗…噗…"

利刃戮破皮肉的恐怖闷响声连绵不绝,令人心惊胆颤。

锋锐无比的81刺刀顺着大蟒蛇嘴巴左侧边缘狠狠地切割下去,全身力量猝然爆发,力道之刚猛,当真是惊世骇俗。

邓迪就像是屠夫在切割肥猪肚子一样,在刹那间就用刺刀在大蟒蛇嘴巴边缘割裂了一条缝,一直割到脚底板。然后乘着蟒蛇负痛使不上力的一瞬间,飞快地把两只脚从蛇口抽拔出来,一个鲤鱼打挺跃起身来,风掣电驰地奔到十米以外,左手一把抽出军用大砍刀,闪避到一丛芭蕉树后面恭送大蟒蛇奔赴黄泉。

借助裂空闪电的光亮,他看划到大蟒蛇那约有四五米长,长满花豹斑纹的粗大蛇身在地面上猛烈地打滚,剧烈地挣扎和抽搐,蛇尾像一条粗实的鞭子抽打得周遭的芭蕉树叶落纷飞,摇摇欲倒。

噼哩吧啦的响声渐渐式微,邓迪知道大蟒蛇已经生命垂危,奄奄一息了。

恨从心中来,复仇的怒火烈焰烧遍了全身筋骨,灼红了一双澄澈而秀美的眸子,炽旺的杀气几乎把现场的湿冷空气凝冻成冰块。他一挥寒光闪闪的大砍刀,旋风也似的刮到大蟒蛇跟前,瞅准七寸部位就是一阵狂劈猛砍。

骨骼碎裂声、皮破肉烂的闷响声,大砍刀虎虎生威,刀光如匹练,刀风呼呼若朔风怒号。 一蓬蓬血浆掺杂着肉糜和骨碴迸射溅溢,腥气扑鼻催人呕吐晕血。 三下五除二,邓迪已将大蟒蛇一分为二,从七寸处劈成两截,另一大截蛇身还在微微抽搐个不停。

恶从胆边生,他似乎还嫌没有解恨,抡起大砍刀继续残虐着这头欲想将他生吞活剥的冷性怪物,直到把扁平的蛇头剁成一团血淋淋,烂糊糊,分不清是烂肉还是碎骨的肉泥。

凄风苦雨

电闪雷鸣

夜风触体生寒

丛林黑咕隆咚

鬼气森森

血腥味直刺鼻孔

扭曲怪状的残断臂触目惊心

五花八门的肉脏器官随地抛丢,完全分不清那是人的,那是动物的,眼前是一片血淋淋的凄惨景象,恐怖景象。

释怀地吁了一口气,邓迪本想剥下大蟒蛇那张悚目惊心却又赏心悦目的蛇皮,日后好拿到弟兄们跟前炫耀卖弄一番。转念一想,时间紧迫,任务繁重,只好作罢。

挥手将血液洒落尘寰,洒脱地收刀入鞘,他赶紧离开了这处地狱修罗场。

穿过那片茂密的芭蕉林后,眼前豁然开朗,矮矮的山坡和对面一座高插云表的嵯峨山峰之间的接合部是一个狭长的坝子。

情报上显示的那座暂时关押李辉博士的小军营就座落在这块坝子里。

望了望坝子的左侧,峰峦叠嶂,云遮雾盖,在雨夜中灰蒙蒙的,黑沉沉的,一片混浊。坝子的右侧是一道深邃的峡谷,借助闪电的雪白光亮,隐隐约约地看得见有一条蜿蜒盘曲的公路从狭谷一直延伸到军营的大门口。

邓迪迅速地察探了一下地形地貌后,立马摸出夜视望远镜跑到一堆灌木丛里,半蹲着身子,举起望远镜仔细地窥探着军营里一举一动。

时值阴雨天气,山坡上笼罩的雾霭如同一层厚厚的纱蔓,能见度差得要死,又是在灌木丛中,视线严重受阻。

怃然地摇了摇头,邓迪收起望远镜,猫着腰身小心翼翼地朝山坡下移动了近二十米,这里雾霭较为稀薄,视线有所改观。他便重新趴在了灌木丛里,摸出望远镜继续观察起来。 地处山林地带,缺乏必要的供电设备,仅靠军营里的发电机维持着四五盏瓦数较大的钨丝电灯泡。电力明显不足,灯光忽暗忽明,就像四五只不断眨巴的鬼眼。光线昏暗而幽森,能见度自然是差强人意,不过军营里的建筑设施还是能勉强看得清。

情报说得没错,这座军营的规模确实不大,面积估计不到一个足球场那么大。四周都设置了人多高的铁丝网,三五辆S制军用运输卡车整齐地停靠在军营的铁栅门一侧。约莫十五六顶绿色军用帐篷错落有致地散缀在军营里面。四个角落里堆积着用帆布盖压着的油桶,堆叠成山的木箱和破旧废弃的汽车轮胎。三所大小参差不齐茅草木屋分别占握着军营左,中,右三处位置,其中最小的那座茅草木屋还亮着昏暗的灯光,为死气沉沉的黑更半夜平添了一丝生机。

邓迪吞了吞唾液,略为舒活了一下有些僵木的腿脚,稍事休息后,他的视线随着望远镜继续留意着军营里的风吹草动。

军营的四个方向还高高的耸立着四个用于瞭望的木架塔楼。四个塔楼上都架设着S制PPK班用机枪或PKM通用机枪,南面的塔楼正好与邓迪所处的山坡形成一条对角线,如果他一不留神被敌人发现的话,光塔楼上的那挺PKM通用机枪就有足够的火力封锁住这道矮矮的山坡,密集的枪弹足可以把他射成血筛子。端巧现在是冷雨凄风的黑夜,能见度本来就不好,他又隐藏在灌木丛里,用伪装披风覆盖着整个身形,望远镜的镜头透过草叶的缝隙向外观察,即使不断地有闪电划过夜空也极难因镜头反光而败露行迹。

象蚯蚓一样的蠕动着向前再推移了四五米,邓迪便将南面正对着他这边那个瞭望楼上的哨兵看了个清清楚楚。哦,这位仁兄背靠着塔楼支柱,扣着盔式帽的脑袋瓜子一垂一打的,一副要死不活的熊样真惹人讨厌。

邓迪虽然第一次跟MG集团匪军打交道,但他心知肚明,就算是这些家伙在打磕睡也不能掉以轻心,因为长期征战,这些家伙养成了一个良好的习惯,无论有没有人把风,休眠时他们都是处于半醒半睡的状态,几乎没有酣畅入睡过,只有那么一丝风吹草动,他们立刻就会警觉过来,以最快的速度进入战斗状态。

据了解,这种睡得快,警醒得更快的休眠习惯已在金三角所有毒枭的私人军队中蔚然成风。当然,枕戈待旦,高度戒备,这是任何军队,任何作战人员所必需具备的,最基本的军事素质。

情报上显示得没错,这座军营是MG集团的匪军的一处后勤补给站。这里毗邻K国与金三角交界的茅山地区,非常便于匪军为镇守罂粟种植园和毒品加工厂的部队随时补充弹药、粮草和油料。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