魔鬼尖兵 血胆屠龙(实体修改版) 第一章独闯龙潭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6281.html


为避免政治纠结,我思索再三,决定把小说大动手术,敌人由原来的越南侵略军改为金三角跨国贩毒集团,重新上传的新版是实体版。

“爱神一号”毒品转化技术被盗窃,生化工程学博士遭跨国贩毒组织MG集团绑架,中国特种兵雷霆出击,横扫金三角,营救行动惊心动魄,扫毒大战血脉喷张,特种战士邓迪智勇双全,毒枭集团阴险诡诈,敌中有我,我中有敌,斗智斗勇扣人心弦。




3月2日凌晨

金三角北部,跨国贩毒组织MG集团所控制的A山区

黑云滚滚

雷声轰轰

无星无月

凄风冷雨

地愁天惨

万物全掩没在无边无际的黑暗之中。

就在一条金蛇撕破极西天际的当口,一片莽莽黑森森被闪电照得通天大亮,也照出了一条瘦削人影。

人影在黑森林中若隐若现,宛似幽灵鬼魅。

旋即,一声炸雷撕裂长空,石破天惊。

那条人影已悄无声息地欺身至黑森林之外的开阔地带。

当闪电再次劈断黑暗之际,但见夜行人瘦高的身子上紧紧地裹着一套斑斓的丛林迷彩服,背上披着一条厚实的伪装披风,扎紧的裤管下面蹬着一双防刺靴。左右肩膀上都挎着枪械,背上的伪装披风下面还有一个沉甸甸的,涨鼓鼓的军用背包。迷彩布面钢盔下是一张涂满伪装色的脸蛋,看得出是一张俊逸秀美的脸。一双澄彻而深邃的眸子里闪动着一种极为冷凛的,坚韧的,刚毅的神光。

他就是南方省武警边防扫毒大队直属侦察分队副队长邓迪,他孤身潜进这虎穴龙潭之地是为了营救被MG集团特遣队绑架的生物工程学博士李辉。

根据T国军方提供的情报和K国情报部门窃听和破译的敌方电文来看,MG集团特遣队已将李辉博士绑架出境,暂时关押在这A山区的后勤补站里,驻守兵力有一个加强连。

李博士已经在敌境之内,兴师动众去营救显然不切合实际,搞不好会打草惊蛇,弄巧成拙。邓迪经过深思熟虑后决定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独闯龙潭,孤身潜进敌营去执行这个异常艰巨的营救任务。

坦白的讲,他制定的营救方案其实简单至极,就是他先单枪匹马,神不知鬼不觉地潜进敌营去把李博士悄悄地带出来,然后由杨队长率领四个精英战士和一架武装直升机到事先约定的地点接应,时间定在凌晨6点整。最坏的打算,如果行踪暴露的话,只要能把李辉博士安全地从敌营中抢救出来,他自信能够拖得住一个加强连的敌人,掩护李辉博士撤退是完全有把握的。


现在,摆在他面前的是一道缓缓的山坡,上面蔓生着两米以上的芭茅草,飞机草,密密层层,鳞次栉比,象是一道天然的屏障。密植的草丛中夹着杂木,杯口粗的茅竹上盘绕着带刺的藤条。

略作停留,他猛地跺了跺脚,咬了咬牙,伸手从腰间抽出一把明晃晃的军用大砍刀,寒光闪闪的刀锋在闪电之下熠熠生辉。

瘦削身形虎跃而起,他就象一头猎豹似的扎进了深草丛中。

雪亮而锋锐的砍刀疯狂地削斩着拦阻在前面的茅草和藤蔓,一条翘着脑袋吞吐着猩红蛇信的竹叶青被他拦腰劈成两半,粘稠的血浆浅在他脖子上热烘烘的,两截剧烈抽扭的蛇身分作不同的方向飞出老远。他连眼皮子也不眨上一下,踩踏着坑洼不平的地面,一脚深一脚浅地往山坡顶上拼命推进。

这种草深林密,路少坡陡的地区着实令他大吃苦头。一路披荆斩棘,爬到了山坡顶上的时候,热烘烘的汗水混同冷冰冰的雨水湿透了他的衣背。

山坡上的地势较为平缓,碗口粗的芭蕉树随处可见。这一刻里,他重重地喘了两口粗气,僵立在一株碗口粗的芭蕉树下,顺手将宽得像蒲扇的芭蕉叶撕下一片放在嘴里慢慢的咀着。

用袖子抹了一把额头上的臭汗和雨水,他收刀入鞘,原地舒活了几下胳膊和大腿,算是休憩。 冷冰冰雨珠子伴随着萧飒的夜风连绵不断朝他周身浇泼,他被淋得像一只落汤鸡。 抹了一把脸上的雨水,他从左肩取下一支64式7.62毫米微声冲锋枪,检视了一下填满20发子的弹匣后,麻利地拉了拉枪栓, 撩开右手袖管瞥了一眼手腕上的军用防水夜光表。 现在时刻凌晨1点15分。

"格老子的,是该干活的时候了。"轻声自语了一句,跃起身形,提起64式微声冲锋枪,动若脱兔地向山坡另一头奔去。

一双脚踩在长满青草的湿地上不但快如掣电,而且轻若浮云,几乎听不见有响动声发出,这等身手想不令人拍案叫绝都难。

顾盼之间,邓迪以百米冲刺的速度奔行到山坡另一端,喘了两口粗气,他在一丛茅竹边上停住了脚步,看了一下防水夜光表,已经是凌晨1点整,还有四个半小时可供支配。

稍事喘息后,他那电炬似的目光朝这端山坡下方那一片野芭蕉林搜视过去。

一道裂空闪电划破黑暗,芭蕉林的林缘边乍然闪现出三条瘦小人影,就像从冥府里来钻进来的鬼魅一样。

黑夜里,他们前一后二,以典型三角战斗搜索队形出现在邓迪视线里。

MG集团匪军的游动巡逻哨兵,邓迪一下子就明白了,五年来首次接触敌人,他虽然有那么一点陌生感,但并不觉得惊慌,左手提着64式微声冲锋枪,猫着腰,弓着身子,悄无声息地向匪军游动哨摸了过去。

兔起鹘落之间,邓迪就低姿运动到一丛芭蕉树下,俯伏着身子,凝神窥察着敌人的一举一动。

无奈山坡上茂密的植被和崎岖不平的地形导致视线受阻,邓迪只能依稀看到有三条黑影在芭蕉林里若隐若现。

邓迪尽量把耳朵贴近地面,依靠潜听留意着敌人的动静举止。他心知肚明,敌人哨兵只是例行巡逻,并不是冲着自己来的。当他判断准确敌人的确切方位后,便起身跟在了敌人屁股后面,动作轻捷得连一丝衣襟拂动叶片的响动声都没有发出。

三名匪军游动哨一前两后,拉开大约五到七米的距离,静悄悄地沿着芭蕉林往山岭另一端行进。这种三角战斗队形倒是无可挑剔,但邓迪发现他们并没有去仔细留意周遭有无异常动静。也许是在他们自己的地盘上,也许是他们根本料不到K国特种兵会在暗夜里摸到他们窝家里来折腾,因此这些哨兵显出一副很轻松,很散漫的样子。

纵然如此,不过邓迪还是不敢掉以轻心,MG集团匪军毕竟跟T、M两国政府军多次交手并大获全胜,经过战火历练的士兵,灵敏性必定很强。

静如处子,动若脱兔。

身形轻盈得宛若一片浮云,他一声不响地把距离越拉越近,乍然,走在后面的两个哨兵之一停住了脚步,迅捷地转过身子来朝适才走过的路线上张望着,像是察觉了什么可疑的动静。

心里猛然一惊,邓迪急忙闪避到一株叶片茂盛的芭蕉树后面,蜷伏着身形,握紧着64式微冲,全神戒备,大气不敢出。

那个哨兵稍作停身后,扭头冲另外两个同伴晃了晃手,而后三人迅速分散开来,各自从肩上取下枪就朝着附近的植被搜索起来,连拉动枪栓的声音也清晰地传入了邓迪耳鼓。

"**,难不成这些兔崽子发现了老子。"邓迪着实吃惊不小,真疑心是不是自己不慎弄出了动静引起了敌人的高度警惕。

一股凉气自丹田直透脑门,潜藏已久的杀机也正冉冉升起,邓迪一颗心提到了嗓子眼里。 稍微神定后,他轻缓地将身子贴近地面,通过潜听留意着敌人的动作。在不到万不得已的时候,他可不想因为节外生枝而坏了大事。

是的,他太久没有上过你死我活的战场了,也太久没有经历现在这般惊险的场面了,稍许有点紧张是无可厚非的。

三个巡逻哨兵搜索了一阵后,其中之一手里擒着一条还在不停扭动的小蛇,在两个同伴面前照了照,说了两句笑后就扔进了草丛里。相互数落了几句后,三个哨兵似乎还是不放心,恢复起原来的三角战斗队形按照原路折返回来。

此际,邓迪紧绷的心弦逐渐松弛下来,杀机却越发越炽烈起来了,他通过刚才敌人发现小蛇的举动就可看出,自己并没有败露形迹,但他也很清楚地观察出这三个游动巡逻哨都是老兵油子,是在炮火硝烟当中历练过的老手,鬼精灵得很。

竖起耳朵,目光如炬,他凝神细听,雨珠子淅淅沥沥地敲打在芭蕉叶上噼吧作响,充耳不绝。只不过,他隐隐约约地听到雨声中夹杂着一种极其细微的响动,一阵一阵,时隐时现,像是有爬行动物在拂动草叶。当然,若不是耳聪目明之人,根本不容易察觉得到风雨声中还藏有另一种声响。

难道这附近隐藏着毒虫猛兽?可在丛林里动物一般是不会主动攻击人类的。 一阵叽哩呱啦的鸟语声由远及近,打断了邓迪的思忖,那种响动也随之而隐去。

但见,三个家伙互相打了一下手势,彼此交换了一下意见后,拉开距离,异常警惕地搜索着朝邓迪这边掩过来。随着他们在逐步靠近,邓迪甚至能够感应到他们的锐利目光在朝芭蕉林四处搜视,甚至能感受到这些家伙心理很惊惶,很恐惧,也很悚惕。

不错,这种大战在即,剑拔弩张,令人窒息的感觉,同样也存在于邓迪的意识里。但凡上过战场的士兵无论有多么英勇,强猛和悍野,都不会甘心情愿再次提着脑袋返回血火屠场,除非是天生嗜血嗜杀,丧心病狂的战场刽子手。

渐行渐近,三个匪军游动巡逻哨兵距离邓迪隐身的芭蕉树不过十来米远了,邓迪能听得清那一声声细微得几乎可以忽略的步履声。与此同时,杀机正在吞噬着他培育了五个春夏秋冬的善良和温存。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