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狗日地,缅甸、人在枪在......[影子军团]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既然是重温的我的团长我的团,那势必就得做出点评论,谁叫咱暂且还挂着影视评论员的头衔呢。不过说来有愧,回想一下从涉足影视区之日至今似乎我就一直就在某D上徘徊不前,前些日子翻看一下之前的一些叫做影评的文章,着实是汗颜。原来有位朋友说我的文章是从质量逐步的往数量上走,大有只求数量而不讲质量的意思,想想也罢这年月混个数量也不是简单的事情不是吗。罗嗦一些题外话,回到正题。之前看该剧的时候感觉或者说是感触并不是很多,但再次重温后似乎多了些许的想法在其中,隐约间还大有不吐不快的感觉。

本剧的第一集看了后没有记住太多,导演在第一集中很紧凑的把剧中的人物算是一一交代清楚了,唯一没有出现的可能就是老狐狸唐基和龙文章了,不过唐基那厮不提也罢,龙文章由于位置太过于重要所以导演在第一集中将他雪藏起来了。所以说通过第一集也算是让观众简单的认识了后期被称为炮灰的那群人,既然是简单的那就先简单的概括下他们吧。

先说本剧中那个说旁白的孟烦了。为何让他来说旁白呢,可能因为他是北京人会说所谓的普通话吧。这个孟烦了是个伤兵也是个逃兵,如何会流落到禅达他的解释是无数次的败仗后就这样了,很简单。虽说这人是个逃兵且还是个瘸腿的逃兵但不能说他的心是火热的,但这家伙又个缺点就是心口不一。兽医说要打仗的时候他表现出的是消极和不相信,但那群人中似乎只有他知道兽医说的是真话,所以他会死皮赖脸的缠着兽医冒充医生而上战场,嘴上说上战场是因为想去野战医院治腿,其实内心中他是这么想的吗?显然不是,他为什么做逃兵是因为他不想再继续吃败仗,为什么会苟延残喘的活下去,就是因为他没有忘记自己是个军人,那个时期能记住这些的人多吗?应该说在国军中是不多的。要不他怎会头前就把遗书给寄回家呢。

兽医,只要你找我看病说我是妇科我都无所谓的人。那群炮灰中能有个医生不错了,兽医毕竟也是医生不是吗。这老头似乎打仗是不行的,但对于战争他很无奈,他手里的伤病很多,隔三差五的就得拉着死尸去野外埋葬,他能做的除了埋掉他们并吼一嗓子秦腔送送他们以及做上一碗死人永远吃不上的面条还是面糊之外似乎并没有其他的了,但一个兽医能做什么呢?在条件艰苦的禅达他能做的还有什么呢?不知为何看到老头拉着死尸的画面心里总是会泛酸。

不辣叫邓宝,标准的步兵礼和人在枪让人们记住了这个许三多二哥。不辣是个好战分子,听说要打仗了首先想到的是把自己的军装和枪找回来哪怕是没有子弹的枪。还能让人记住它的或许就是他想要打小东洋,别人不相信他他就拿树枝捅自己的鼻子,他相信只有流血从能让别人相信自己真是要去打小东洋的。

狗日地,缅甸。这话是要麻说的,不明白要麻是啥子意思,但要麻重情义确实是真的,在那个狗窝的溃兵营中他还能想着保护豆饼着实是不容易的。或许他不想打仗,也或许他真的是打怕了,但谁不怕呢,打仗又是谁能怕得掉的呢?嘴上的牢骚不过就是发发而已了,上战场的事情还是要做的。

康丫说人家是个楞子,豆饼说自己十九了是个上等兵,蛇哥参加过徐州会战,还有谁来着?剩下的应该是虞啸卿了,这家伙之前说过很多,但不得不说在第一集中虞啸卿的霸气和威风还是有的,并且正是他的霸气和威风骗了这群炮灰,所谓的捷克式和汤姆逊真的有吗?什么重炮、野战炮以及多少毫米迫击炮反正我是没有看到他拿给炮灰使。不过这家伙说自己就要川军团的那段话着实是很让人振奋,想想也是连我们这些观众都在第一集中被他忽悠了,就不要说那些炮灰了。

差点就忘记说迷龙了。霸道的他自己老乡偷吃自己西瓜都能被他打半死,面对战争最淡定的是就是他了,他开始的时候或许是想要在禅达终老一生的,从他的物资和在溃兵营里的霸道以及他反对他们去缅甸就能得出些答案。不过要打仗这人绝对是好手,后面会再次介绍人,这里暂且就这样吧。

还有很多呢,因为远征军真的还有很多,炮灰也不只他们这点,太多太多了,今天暂且到这里了!

本文内容于 2010-9-30 19:15:12 被原创稽查编辑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