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媒:中国海军内设A+B舰队,形成高低搭配


美媒:中国海军内设A+B舰队,形成高低搭配

资料图:中国海军军舰在海上执行任务




美国詹姆斯敦基金会24日文章称,根据过去几年的部署和行动特点来看,中国海军内部实际上有两支舰队,一支是由先进战舰和潜艇构成的A舰队,一支是由老旧但有一定战力的B舰队构成。这两支舰队职责不同,各有分工,战力互补,将帮助中国有效挑战美军在西太平洋的霸权,美军需要对此认真关注。



中国海军内设A+B舰队



文章称,解放军海军传统海上力量的迅速现代化已经引发众多有关西太平洋区域力量平衡的问题。一些西方分析家认为,美国海军库存的减少趋势以及中国海军库存的增加趋势,突显了该地区不断变化的战略考量中的可变因素。数量无疑是海军兵力投射力量的重要测量标准,但取决于性能、局限性、行动趋势以及政治与军事领导人在训练、人员及装备领域决心的质量,同样也是衡量现代化海军作战的重要尺度。



一项有关解放军海军近年来部署、行动、演习与动向的公开报告的调查显示,不应将解放军海军的兵力结构视为一个整体。更确切地说,海军已经变成了一个有两个分支的部队——由现代化、高性能舰船及潜艇,以及旧式、性能较差且看起来不太可靠的舰船组成的部队。换句话说,解放军海军似乎采用了“高低混合”的方式来进行管理。它已经创建了一个现代化、声望很高的“A舰队”,负责执行最重要、可见度最高、最具政治敏感性的行动与演习,还有一个不太明显的“B舰队”,它似乎仅限制于被雇佣的形式。其中,“A舰队”似乎被称为“高度可靠舰队”,“B舰队”或许被称为“有限能力舰队”。



文章称,过去几年中,多方媒体都报道了东亚广泛海域内发生的涉及解放军海军舰船及潜艇的大量事件。在2005年9月发生的一场冲突中,一支由五艘战舰(至少包括一艘“现代”级驱逐舰)组成的中国部队,被发现在东中国海存在争议的春晓油气田附近巡逻。2006年9月,中国一艘“宋”级柴电巡逻潜艇在东中国海进入了距离美国“小鹰”号航母5里以内的海域。2008年10月,中国一艘“汉”级核潜艇与一艘“宋”级潜艇被发现进入日本领海附近海域,其明显是在观察美国“乔治·华盛顿”号航母的情况。2008年10月底,中国海军一支由“现代”级驱逐舰、“江凯 I ”与“ 江凯 II”级护卫舰以及“福池”级补给舰组成的小型舰队,经过了位于日本本州与北海道之间的津轻海峡。



或许,在解放军海军近来的行动与演习中,最突出的当属自2008年10月以来向非洲角和亚丁湾部署的六支反海盗舰队。这些舰队拥有“旅洋I”与“旅洋II”级驱逐舰、“江凯 I ”与“ 江凯 II”级护卫舰、“福池”级补给舰以及“玉昭”级“昆仑山”号船坞登陆舰,其中一些是解放军海军最先进且性能最强的水面舰。



文章指出,今年3月及4月初,解放军海军的其他两支舰队参加了引发广泛国际安全关注的“远程海军演习”。这两支舰队由相似的现代化舰船组成:来自北海舰队的小型舰队由包括“兰州”级驱逐舰、“江卫 II ”与“江卫 III”级护卫舰以及“福清”级补给舰在内的6艘舰船组成;来自东海舰队的小型舰则由多达10艘舰船组成,其中包括2艘(可能是3艘)“现代”级驱逐舰、“江卫 I ”与“江卫 II”级护卫舰、2艘“基洛”级潜艇以及1艘“福清”级补给舰。


今年6月底及7月初,据信解放军海军开展另外一场引人注目的演习,并且再一次派出了海军一些性能最强的舰船作为主要参与者。在新华网公布的一组照片中,3艘“现代”级驱逐舰、几艘“候北”级快速攻击艇、“江卫 I ”与“江卫 II”级和“江凯 I”级护卫舰,出现在了一系列未标明日期的有关30多艘舰船参加的“实弹演习”的照片上。



之后,7月26日,解放军海军举行了一场“海军多兵种合同实兵实弹演练”。据中国船舶重工集团公司发行的杂志《现代舰船》刊登的摄影专题显示,包括“现代”、“旅洋II”与“兰州”级驱逐舰,以及“江卫II”与“江凯II”级护卫舰在内的舰船在南中国海进行了导弹发射、防空演练和复杂的电子战演习。



最近,8月31日,中国首艘且唯一一艘特制医院船——“安慰”级“和平方舟”号医院船起航,首次执行海外医疗任务。按计划,这艘医院船将进入亚丁湾,为吉布提、肯尼亚、坦桑尼亚以及塞舌尔人民提供医疗服务。“和平方舟”号的部署是解放军海军历史上除六支反海盗舰队外,唯一进行的区域外部署。



中国海军A+B舰队组成天壤之别



文章称,综合调查显示,这些行动及演习提出了三个重要认知。首先,对于最重要、可见性最高以及最具政治敏感性的行动、演习及动向,解放军海军会始终如一地派遣其最新且最具实力的部队——“高度可靠舰队”。这支高度可靠舰队的核心包括:“现代”、“旅州”、“旅海”与“旅洋”级驱逐舰;“江凯”与“江卫”级护卫舰、“候北”级快速攻击艇;“玉昭”级船坞登陆舰与“玉亭”级坦克登陆舰;“福池”与“福清”级补给舰;“安慰”级医院舰;“元”、“宋”、“基洛”与“汉”级潜艇。



其次,即使在这些高度可靠舰队的船只似乎也分三六九等。实际上,某些高度可靠舰只可能被认为最优秀、最可靠甚至“最自信”。过去几年中在地区或“近海”作战及区域外或“远海”作战的行动和演习表明,精选船型在两方面都有高度作战速度优势:在历史中,“旅洋” II级驱逐舰,“江凯” I和II级护卫舰,及“福池”级补给舰不仅基本可以完成远海任务,而且在近海作战和演习中也属最积极的军舰。



再次,解放军海军的水面军舰和潜艇部队——有限能力舰队——显然缺席近年来的作战和演习。其军舰和潜艇很少出现在主要官方国有媒体报告中,而且很少在国际媒体中出现。因此,似乎有限能力舰队一般不会参与海外部署、大型海军演习或可能引起国际关注的军舰活动。其实其是解放军海军的“B队”。当然,这些军舰很可能参与地方行动和演习,以保持熟练度。尽管如此,他们缺席最重要的部署、作战和演习这一点也很值得关注。



有限能力舰队主要包括“旅沪”和“旅大”驱逐舰;“南运”级补给舰;和R级、“夏”级和“明”级潜艇。实际上,这种“低混合”部分占总舰队中相当一部分比例,在总舰队中,75艘军舰中的42艘驱逐舰和护卫舰(57%),60多艘潜艇中约20艘(33%)属有限能力范围。



如果这些观察实际上代表更大的作战趋势,那么设想中国海军有限能力舰队和潜艇可能遭到某种形式的忽视就并非不合理,这可能是故意的也可能是无意的。因为高度可靠船只更严重依赖于最重要和最可预见的海上作战(而且可能更代表了中国作战计划中的特色),这些更新更强大的平台可能会在资金、训练、保养和后勤方面享有全面更高的优先权。因此,有限能力舰队可能不会得到很好的保养和训练,因此比他们更先进的高度可靠舰队姊妹舰少一些战备性,进一步限制了他们的能力,最终会限制其适用性。


中国海军A+B舰队战力互补不容小觑



文章称,虽然解放军海军这种高低混合的全面影响超出了本文的范围,但一些观点可能值得考虑。首先,有限能力舰队(B舰队)并不是“无能”。实际上,这些船只能够发挥大量有益作用。也许最显着的是,他们能够集中发射大量反舰巡航导弹,包括鹰击-82/鹰击-83系统,其各自射程约为80海里。此外,这些船只能够威慑、阻止甚至击败较弱的地区海军;扩大海军的水雷战部队;辅助沿岸保卫和海上执法机构支持近岸和执法行动;发射和承载无人机,执行情报、监视和侦察作战。



其次,这种高低混合表明中国海军仍在过渡当中。然而,过渡轨迹(中国海军用高度可靠船只替代“B舰队”的步伐)仍不明朗。一方面,北京可能认为,海军有限能力舰队的存在利大于弊;其可能决定,这些能力较弱的平台足够进行近岸或近海行动,能力足够支援有限的战斗目标(如反介入/区域封锁态势),而且与“和平崛起”目标一致。因此,这种前景可能减缓中国军队进行更多现代化的需求。



另一方面,北京可能认为,能力有限舰队的船只已日渐不再可靠,而且不适于一个正在崛起的海上强国。实际上,中国的政治和军事领导人也可能认为这支老舰队可能会毁掉海军增强的声望(尤其是有迹象表明国家或战舰遭受严重的工程或战斗系统伤亡,或其他故障,无法完成某些重要使命时)。如果这种观点盛行,那北京可能会觉得必须启动一个快速造船计划,以便快速用更高度可靠的舰队船只来替换那些有限能力舰队的船只。



此外,这种项目可能几乎肯定要求解放军海军系列生产所必需的各级军舰——如“侯北”级快速攻击艇来替换大部分海军巡航部队船只。虽然“江凯II”级护卫舰可能已经是某种程度的系列产品,但其数量可能会超出当前的预计,也许与快退役的“江湖”级护卫舰一致。类似地,“旅洋” II级驱逐舰(带相控阵雷达装置、垂直发射导弹发射器、鹰击-62 (C-602)导弹、隐身外形、直升机辅助设施和“联合柴油机或燃气涡轮”推进装置)能够成为系列产品的另一个合理选择,尤其是如果北京致力于发展航母能力的情况下。



虽然解放军海军现代化未来的方向和步伐还不明朗,但越来越肯定的是,美国(尤其是美国海军)不能再理所当然地毫无阻碍地直通公海。解放军海军舰队在过去十年中突飞猛进,而且在未来几年中还会继续进行现代化。而且,船只数量并不能说明一切。为了更好的了解西太平洋的挑战(并更好地抓住机遇),必须看到解放军的有限能力舰队,也要看到其高度可靠舰队的能力——其特定能力、作战趋势和其政治指控者下达的命令。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