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叫吕建福!我知道您是领导!我专拍领导!(图)

说标题那些话的就是这张图里面的人。他是河南电视台的一名摄像记者。不过,他拍的不是电视新闻里一身正气的那种“领导”,而是开着公家车干私活儿的“领导”。


我叫吕建福!我知道您是领导!我专拍领导!(图)


他是唯一一个堵着车门拍的


很多人说他无聊,当然也有很多人说他正义。


3年来,这个记者利用私人时间,在河南各处拍摄了数千张公车私用、违规驾驶与停放的照片——景区里的市委市政府专用车、饭馆旁的医疗车、公园里的税务车,还有放学时候亮着警灯接孩子的警车,然后把视频放到互联网上去。因此被处理的公务员,就有几十个。


其实,细查历史,吕建福并不是国内第一个曝光特权车的市民,但相比于“偷着拍的”和“离老远拍的”,老吕绝对是第一个扛着“大个儿摄像机”,堵着车门拍的。


他的“成名之作”,是一次“智取奥迪A8”的故事


那是2007年1月的一个下午,一辆奥迪A8仗着有某政府部门派发的“特别通行证”,而拒交4元钱停车费。偶然经过的吕建福刚举起摄像机,就被司机一把夺下摔坏。女车主则悠哉地吐出一句“别拍不就OK啦”,然后拿起个指甲刀,“吧嗒吧嗒”地剪起指甲来。


可当晚8点,这个场景就在网络上出现并迅速“蹿红”。原来,吕建福的衣服里还暗藏一微型DV。结果,车主被网民“人肉搜索”出是当地一检察院官员的朋友,“特通证”的乱发问题由此浮出水面,随之被大力整顿。


“这是我的独门秘笈,专治各种不服。”吕建福操着一口浓重河南口音,得意地说。


一个现已卸任的某郑州市高官曾这样评价:“最烦他了。”


在一次研讨会上,有领导提出郑州市政交通问题原因有三:一是道路有待拓宽,二是市民素质有待提高,三是公务车标志设计有待完善。


吕建福当即起身,表示“要说两句”,还提醒在座的领导们“别不爱听”。


“我就问三点,第一,就算有一天你把路旁的树都砍了拓宽马路,该违规的人是不是还会违规?第二,别说市民素质不高,领导带头闯红灯,市民的素质怎么 高?第三,如果公务车代表的特权不受约束,就算在公务车上刷上大大的‘公’字,又有什么用警车上还挂着警灯呢,不照样私用?”他说。


发言时,那些“使眼色的”,“拽袖子的”,都没能阻止吕建福“履行完自己的义务”。


另一次保持独立的斗争,发生在河南省卫生城市的评选过程中,那时候,郑州市上下一心迎评比,只有老吕在网上曝光了自己拍摄的许多不为人知的肮脏角落,他甚至公开宣称:“有我吕建福在一天,郑州就别想评上卫生城市!”


显然,不是所有人都理解这个倔强的男人。


“倔得像头驴!”老吕的妻子曾跺着脚抱怨他。这仿佛给了他某种启发,把自己的QQ状态改成了“我就是一头不知疲倦的驴,为了一个目标,一直在行走”。


他的摄像机被摔坏过四五次;还接到过“杀你全家”的死亡威胁;他甚至从不敢跟自己的两个孩子一起出门。


还有送上门的“糖衣炮弹”。那些要给他塞钱的,有“官大型”,有“钱多型”,还有“实惠型”。比如,有个被曝光的司机,号称自己是主管郑州市所有4S店的,想跟老吕“交个朋友”。


“钱多了我不敢要,钱少了我又看不上,您说咋办!”碰到这些主儿,吕建福会嬉笑怒骂,“气死他们算了!”


偶尔,吕建福也能被“治住”。出名之后,他传到网上的许多视频,只要点击率过了10万,便会“人间蒸发”。


“这年头,连互联网都靠不住啦。”他叹着气说道。


可叹气归叹气,这个监督者的脚步却丝毫没有懈怠。最近,他在一处设计“存在严重漏洞”的公路出口旁蹲拍,结果13分钟内,连拍6场车辆剐蹭,不久后道路被整修;一处垃圾堆放成山,两个职能部门互相扯皮,他将视频传到网上,当晚便开来了垃圾处理车。


“说到底,因为我爱这个城市。”吕建福把这句话,挂在了博客的醒目位置。


但有人似乎并不这么看。“最烦他了。”一个现已卸任的某郑州市高官曾这样评价道。


我知道你是领导,我专拍领导!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