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虎啸南疆》十三 红二连苦战空瓦 营领导双双负伤

十三 红二连苦战空瓦 营领导双双受伤


在复合地区清剿战斗中,我们连队没有遇到越军的抵抗,连队没有重大战斗情况,也没有人员伤亡,而我团红二连却在一个叫空瓦的地方,与越军展开了一场苦战。

据陈先明战友回忆

“2月20日打下孤山后,部队在原地待命休整总结战评。21日,团部命令我营22日进至空瓦地区搜索复合和被友军打散的溃逃之敌。22日早上6时,三个步兵连分别对空瓦地区几个山头进行搜索。二连是团里尖子连,是井冈山下来的红军连。连长程钢,政指范保庭,他们见一连打主攻战孤山首战告捷,心里很不服气,求战心切,要求向空瓦中心地带搜索,以寻战机。我考虑到该连平时荣誉在身,又是团里的尖子连,万一在行动中有什么失利,营里不好向上级交代。在同意二连请求后,我同营长商量并报团部批准,随同二连一起至空瓦中心地域搜索歼敌,同去的还有团干部干事魏发明,宣传干事党中选。

早上六点多的时候,连队尖兵报告,翻过山口见前村有人活动,并有炊烟。连长程刚即令尖兵分三组包抄村子搜索,全连做好战斗准备。尖兵排搜索全村时,发现人没有了,火还在燃烧,锅里水是热的,连长命令尖兵排继续搜索。大约在7点到8点之间,尖兵排又进至一个山崖口,中间约有400至500平方的开阔地,三面环山,只有两个出口。我和连长正在看地图判定位置时,突然有人喊有情况。我发现有五六个人在对面约五十米处跑进山洞。此时枪响,尖兵排一起开火,还有两个排在山口外未进入遭遇地带。当时双方遭遇后打得很激烈,分不清敌人有多少,有什么武器进入战斗。我们被迫趴在只有小草掩护的地上,抬不起头来,随时有被子弹击中的可能。为弄清敌情况,我让程刚连长命令尖兵停止射击,听听敌人火力状况后再判断敌兵力多少。停止射击后。才判断出敌人有机枪,冲锋枪,步枪均出自山洞两侧,大约有一个排的兵力。这时连长立刻调整战术,让一班长曲长沙带一班正面攻击,二、三班两侧包抄,重机枪、75火炮很快进入山边,双方展开激战。一班长曲长沙,身高1.8米,广东佛山人。他不顾敌枪弹密集危险,几步冲过甘蔗地逼近洞口,后因太暴露,身中九弹,回国经过十二个小时的抢救,活过来了,荣立一等功。排长姓袁,左小腿被打断,二班长牺牲。但二连一排将敌人死死的控制在洞的两侧,打的时间在拉长,我方部队又展不开,一排又撤不下来,二三排又无法进入战斗,就是在这狭小地遭遇打了几个小时。这时,趴在我身后的一个新兵喊道,教导员,我的付班长受伤了,我问在哪里?“他就在你身边!”我低着头回头一看,只见一人头顶喷血。我大喊卫生员救护伤员,并指挥重机枪、75炮封锁洞口,掩护救护伤员。二连卫生员肖传斌动作很快,在火力的掩护下,以最快的速度救下了伤员。战斗继续持续了半个小时,仍然没有攻下来,只有调整重火器加强火力攻击才能凑效。我指挥75炮,让炮手向山洞平射,让火箭筒平射。在让一挺重机枪调整位置时,突然一发炮弹炸向这挺重机枪,当时我头部负伤。一个战士喊“教导员受伤了,教导员受伤了!”我说:“别喊,快包扎”。当这位战士给我包扎时,又遭第二发炮弹攻击,重机班的五名战士全部受伤,其中3名为重伤。给我包扎的战士也受重伤。营医助小李,二连卫生员立即实施救治。战斗打了两个小时,二连出现了十多名伤员。步谈机无法与营指、团指通话,我让魏华明、党中选两位干事出山外找能通话的地方,赶紧把二连遭遇的情况报告上级。他们三人出去后过了约两个小时,回来说已经与营部联系上了。从上午打到中午,敌人越打越多,又有炮又有枪,双方都久攻不下,二连打得分外地英勇顽强。到下2点左右,营长肖传凯、团付政委、炮兵参谋、副教导员李广金、炮兵连长麻和平,还有一连、三连都分别赶到,在山脚下听完我介绍情况。由于电台,步话机,人员多等原因,敌发现目标即进行炮击指挥所,此时营长,军务参谋,炮兵参谋都负伤。后炮兵连长麻和平上到山顶,发现在山的那边有敌人一个炮营,有几十门火炮支援。他凭借炮兵知识,不仅指挥自己的炮连,还引导师炮群成功打掉了敌炮营。战斗进行到下午四时,在消灭敌炮群后,打扫空瓦战场时发现越军三十多具尸体。我方伤15人,阵亡8人。这是我营参战后出现的第一次伤亡,营长,教导员两主管都负伤。”

陈先明还回忆了自己受伤重返前线和护送弹药车队去高平的经过:

“2月22日,我在空瓦战斗负伤后,团副政委坚持让我撤下去到后方去处理伤口。回国后在边境野战医院进行手术处理,住了三天,感到伤情不重,就要求组织营六名轻伤员重返前线,归队重新投入战斗。 2月26日,师后有50辆补充我师各团的弹药要送往高平。师后把此次护送任务交给我,并由6名轻伤员护送。50辆汽车有100名驾驶员,也是一个汽车连,他们只会开车,搞过射击训练,连长说别的就不懂了。遇有什么情况,我们全部听教导员指挥。6名轻伤员都是一营的。26日晚8时出发,利用夜间行进。越南北部山高路窄,树林又密,道路弯道多,从国内到复合是我军的天下,也有友军护路,这就相对安全。过了复合县平江桥后就进入山区,天黑路险。为了安全,我让汽车连长令部队全部按夜间驾驶操作,灯很暗,车与车的距离大,一车有危险,就不影响第二台车辆。车开小灯,时亮时不亮,摸黑开。从复合到高平几十公里,正常开进只需2个小时,而那晚我们却用了整整八个小时。老天保佑,未遭遇越军特工队袭击。27日天亮到了高平,完成了护送任务。我们也顺利归队

我在79年从2月17日开始到3月16日回国的对越自卫战中,历时28天,大小战斗16次。从打孤山开始,到打到复合,高平,广渊,重庆等地区,担任过进攻,防御,穿插,搜索等战斗任务。营里四位领导有三位都负了伤。战后由于全营作战勇猛,全营荣立集体二等功。从驻地参战共500多人,打完仗安全回到驻地的只有260多人。”

一营教导员陈先明,是我老乡,我俩同时在3营8连任排长,打仗时他负伤。战后进入南京高级陆军学校学习,毕业后到60军181师541任团政委,转业到湖北省咸宁市水产局任局长,后调到武汉市任湖北养鱼场书记,现居住在海南岛。

在我与陈先明战友的摆谈中,他还谈到方华友同志的情况。方华友,湖北省鄂州人,70年入伍。该同志在奇袭孤山的战斗中,担任敢死队长,英勇顽强,冲锋在前,不怕牺牲,出色地完成了艰巨任务,只因在后来的战斗中,因在前面带路,后续部队改变路线,致使他与本部队失去联系,与友军走在一起,下到炊事班帮助友军背罗锅,因此没有给他记功。我始终没有明白在当时的情况下因为特殊原因与本部队失去联系,一个副连长能够主动为战争去背了罗锅为什么不能立功!




本文内容为我个人原创作品,申请原创加分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