血拼黑市拳 正文 《20》 大地痞(下)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6282.html


师弟啊了一声,很惊讶:“老总不会这么狠吧。”

我耻笑道:“你算算若答应眼镜刘的条件,老板一年会损失多少银子,眼镜刘在白道的势力不比老板差,也就是说老板若想用白道摆平眼镜刘的希望已经堵死了,而黑道他更是白痴一个。说不定还有可能被眼镜刘制死。”

“那咱真的要弄死眼镜刘吗?”

我切了一声:他们之间的利益让咱去当炮灰,傻子也不干。如果真弄出人命,老总怕也保不了咱。”

师弟点点头:“哥,我听你的,你说怎样就怎样,大不了咱撂挑子不在这狗日的身边干了。”

我又叹了口气:“现在我也没想好怎么弄才两全其美,毕竟这么厚的利益是咱以前一辈子也赚不来的。”

“是啊哥,我结婚都还没房子呢,若把这事办好了一切都有了。”师弟也不甘心放弃。

第二天,沙场又来了几十个混混,几辆车把路都堵死了,除那司机外全是新面孔,他们到了沙场不吵不闹,就坐那里闲聊。没法施工了。我知道劝也没用,即使给他们10万,他们也会另找事由捣乱的,目的就是迫使沙场停工答应眼镜刘的条件。

我不能再给老总汇报了,他说的已经很明白了。只好把师弟找来商量,师弟看看那些混子,轻松的说:“哥,咱打就是了。”

我苦笑:“打走这批还有下一批,打不完的,再说真打红了眼弄出人命咱也就完了。”


正在发愁时,哥们突然打来电话说车已经修好了,问现在可以去拉沙吗。我说车别来,你自己先来趟吧。

哥们开车过来,见围了这么多人很吃惊,问:“又来闹事?”

我点点头把他拉进屋里说:“给你派个任务,完成后有你的好处。”

哥们奇怪的看着我:“什么事这么神秘啊,直接说就是了,你的事就是我的事。”

我问他:“你黑道不是熟吗,打听下眼镜刘的出行规律和他喜欢什么害怕什么。一定要弄明白了。”

哥们啊了一声:“你俩要对眼镜刘下手?”

我说:“不是,只是想投其所好,巴结他,交个朋友。”

哥们突然意识到了什么,严肃道:“这事好办,但你俩必须要保证不要对外说出我。”

我点头:“兄弟放心,即使刀子逼在脖子上也不会说出一个字。”

哥们看了看我和师弟,庄重地说:“我打听好了就给你们回信,但你俩不要做傻事,毕竟咱只是给人打工的,犯不着冒险。”

听到这话,我突然有种想哭的感觉。



其后几天,混混们依旧跟上班似的每天准时到达沙场,110来过两次也都不了了之。沙场的员工也闲了,不过没人有心情娱乐,都呆在宿舍里睡觉。

我心情很烦躁,数次联系哥们事情有眉目了没,哥们总说快了。


我打电话给老总说要回公司谈点事,老总答应了。我把车倒过来想出去,顺便和孙薇到市场买菜,工地上10多个人还的吃饭啊,但出路都被混混们的车堵死了,我就吆喝闪开点我出去办点事,混混们看了我一眼没搭理,前两天都没这样,我真的火了,这是软禁吗草他妈,推门下来指着他们说谁是头站出来,几十个混混倏地齐唰唰站起来,问咋了伙计,我说你们跟公司闹矛盾可也别阻挡我,你们没权力不让我正常工作。

有混混吼道:“你小子他妈挺嚣张啊,就不让你出去怎么了。”


宿舍里人也都跑出来站在我身后,他们知道跟我不会吃亏,胆子都大了,孙薇跟那些混混争论。

我把她扯一边说别跟他们费口舌了。这时有个混混指着孙说我知道你是小王庄的,再罗嗦把你家扫平了。

草,这是人说的话吗,我热血冲头,从车里抓起三截棍就冲着那个威胁孙的混混奔过去,那些家伙忙退后,可能他们也知道我的身手。

我大骂:“今天就这样了,老子也不打谱活到明天了,今天死也拉几条垫背的。想找死的过来。”

这时几个混混交头接耳嘀咕了几句,有个混混说就让大哥出去办事吧,再怎么说也的让干活的吃饭啊。

我压了一口气说:“我跟你们近无仇远无恨,都是给人家打工卖力的,若有真想不识抬举要治我于死地的只要你承认自己是个站着尿的就名目张胆地站出来,我跟你就地解决。”

混混们说算了算跟他斗也没意思解决不了事放他出去吧,接着有车腾开一条空间。

我开车跟孙薇出去了。一路上我烦躁的连一句话也说不出来,感觉太窝囊了,孙见我这样只好连连安慰。

我知道这事非要出大乱子,见到老总就问若我出了事您能否保住我?

老总看着我说你能出什么事啊,不要冲动,要理性,有我在你还担心什么。

靠,这杂种非常精明,不露半点把柄。

我说好周总,只要您知道我是为公司怎样卖命的,以后能对的起我就行了。

周总骂了一句说老五你这说的什么话啊,我看的起的人都是兄弟,随后叫来秘书说跟财务说下拨给沙场10万流动资金,让高经理自由支配。



下午,哥们来消息要我三阳楼面聊,我即时通知了师弟。

见了面,我说兄弟你也太邋遢了,这么点事也搞好几天,太没效率了吧。哥们就笑。

落坐后,我问眼镜刘的底细摸准了吗,赶紧的。


哥们叹了口气说:“你不知道我多犯难,打探他我找了好几个老混子,花了不少酒菜。”

我说我都给你报销,哥们呵呵一笑说免了,以后在工作上多照顾下就知足了。

接着哥们讲了眼镜刘的身世:

眼镜刘老家是农村的,他爸在城里一工厂烧锅炉,他妈死后就把他接厂里在一子弟小学读书,这小子不正干,初中没毕业就下来了,他爸在厂里为人不错,托关系让他进了厂子当学徒,刚开始还比较听话,但混了两年就跟社会上的渣子搞到一块了,一次在宿舍里跟一个舍友为一件小事吵起来,眼镜刘二话不说,操起菜刀就劈,当场把那人砍成重伤。

关了一年回来后照样混,有跟他爸关系不错的老人教育他要正干,眼睛刘当面答应,晚上就领人把那家的玻璃全砸碎了,厂领导实在看不下去,研究决定要把他开除,眼镜刘听说后揣着两把菜刀就去了办公室,见到厂长啪地把一把菜刀钉在桌子上,然后举着另一把刀说我这人就这样了,你敢把我开除,这一把菜刀是你的,另一把就是我的,不信你开除我看看。

结果眼镜刘依旧在工厂上班,但都是有名无人,整天跟兄弟们混在一起,甭说,这小子年年还是先进,不服不行。

眼镜刘人小心眼多嘴也甜,起初跟一外号叫蛤蜊皮的大混混玩,成了蛤蜊皮的军师,后来蛤蜊皮犯事进去被人捅死,眼镜刘就招集人马发誓要给大哥报仇,但捅死蛤蜊皮那人被政府毙了,眼镜刘虚张声势没办成事,却给自己罩上了义气的光环,于是在黑道上混的都佩服他是汉子够哥们,他凭借自己的智商协调各帮派的矛盾,从收保护费起家,开了现在的两个公司,手下的喽罗们分别担任公司的主要职务,平常就是恐吓那些小企业弄些金属卖,大企业就胡萝卜加大棒谋利,其中有两个人是他的左膀右臂生死兄弟,一个外号叫八邪,手里有过一条人命,为人非常歹毒,曾经把他的亲舅舅一刀砍掉一只胳膊。另一个外号六指,因为遭人讥笑他多一根指头,就把那人用麻袋仍进海里,幸亏是涨潮那人没死,六指知道后又带人到医院里把他的十个手指全剁掉了。


哥们讲的有声有色,把我和师弟听的一楞一楞的。我说闲话别扯了,拣眼镜刘现在的事说,哥们说好,接着又讲开了。

这两年眼镜刘退居幕后一心拉拢腐蚀白道上的人物,而把打打杀杀的事交给了八邪和六指,自己依然成了红顶商人和绅士。眼镜刘平常喜欢到洗浴中心泡桑那按摩说是养生,最害怕蛇,据说小时候在乡下被蛇咬过。

哥们讲完说就知道这些,我问他出行都有保镖吗,哥们说当然有了,因为仇家多了,怕遭报复,随身两名保镖而且都带枪,眼镜刘自己也有一只六四手枪。

我跟师弟对望一眼,感到这事麻烦了。



(下一章《冒死擒贼》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