血拼黑市拳 正文 《19》 大地痞(上)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6282.html


我和10多个光头青皮的混混来到沙场附近的一片小树林里,为了不被一涌而上,我始终距离他们几步开外,走到一处林稀多沙比较开阔的地方,混混头转身朝我乜斜了一眼,道:“在这地方咋样?”

我点点头,10多个混混立时齐唰唰的从腰里抽出砍刀就要上前,我见状也从腰里掏出了三截棍,飞身嗖嗖扫了一个360度立定拉开了架势,那些东西大约也听说过我有功底,竟呆在那里不敢出头了。要知道,我的三截棍起码比他们手里的砍刀长出一倍多,想近我身门都没有。

混混头突然道:“我们说过是裸打,都把家伙扔了。”他说着首先把砍刀扔到了身后的一个树旁,其他东西望望我,也赶紧把刀具叮呤当啷扔了,等看见我把三截棍也放在了一边,他们这才松了口气似的握拳伸腿的慢慢把我围了起来。

我立在中间,目光始终不离那小痞子头左右,余光则感觉到周遍象一张渔网,渐渐压了过来,这些东西身经百战,若放在平常人身上早放马冲上来揍开了,但他们今天不敢跟我单挑,只待合围齐下手。用群狼战术捕杀。

我哪能给他们这样的机会,看看双方距离渐近,只有三四步远了,没等那痞子头发令,我突然暴吼一声,飞身单拳扑向了前面的几个,那几个东西猛的一惊,唰的退出数米,而在此时,其他三面的人却冲了上来,我要的就是这个,连看没看平地横空跃起,一个大力高扫,准确的敲中了冲上来的光头,只听咣咣一连串闷响,紧接着就是一片凄厉的惨嚎。

而我在出脚的同时,身子已旋转了180度,在重心快要落地的一刹那,左手划拉到了一个家伙的头颅,顺势往身下一拽,在他倒地的瞬间,右拳也啪的击中了另一个的面门,眼前血雾四溅。就在这时,我后背竟挨了重重一击,身子随即一个踉跄扑倒在地,猛然转身,两个光头已呼啸着压了过来,我连想没想,双腿一蜷接着一记兔子蹬鹰,把他们横空踹飞。随即一个打挺跳了起来。

秒杀七八个,其他光头一看昏了,呆站在那儿惊恐的望着我,完全没了刚才的傲气。

我拍着身上的沙土,紧盯着那小痞子头,厉声道:“你们还想打吗?不服的再上!”

痞子头忙双拳一抱:“好,你是条汉子。兄弟我服了。”

我轻蔑的一笑,环顾四周,高声道:“今天到此为止吧。受不了的赶紧去包扎,哥们不陪了。”说完拣起地上的三截棍,大踏步走出了树林。

远远的发现工人们举着长棍铁锨向这边奔来,冲在最前面的正是孙薇,几乎同时,他们也看见了我,孙薇一怔,拿着菜刀哭喊着冲了过来。。。。。。

后来知道这些混混都是东北的,东北那地方都尚勇,而且性子也野,只要你把他们打服了,他们才会怕你。这次他们10多个人一齐上,败了就更心服口服了。

在这里我多说一句:如果你万一跟人打群架,请尽量在极短的时间内尽一切办法扫倒几个,若在两分钟内自己还不能把他们震住,那你唯一的选择就是快跑,能跑多远就跑多远,否则等待你的就是劈头盖脸的刀棍拳脚。大街上这样的情景屡见不鲜。那血淋淋的场面可能每个人都见过或听说过。


晚上,我跟哥们如期到达水晶酒店,跟着服务员来到了六楼的一个房间,刚进门,迎面看见圆桌后一个三十多岁戴着茶色眼镜的瘦小男子,那男子见我们进来,忙起身站了起来。

哥们赶紧介绍道:“这就是大名鼎鼎的刘老板刘懂。”

我和他彼此一点头,两只手就握在了一起。

眼镜刘非常客气地向我们介绍了他身边几个人。落坐后,眼镜刘望着我,问:“兄弟听说你在黄海干差事?”

我说:“是。”

他笑笑说:“你很厉害啊,你的事迹我早如雷灌耳了,英雄啊。”

大家都笑起来。

我摇了摇头,叹口气,道:“端别人饭碗没办法的。”

“是啊是啊。”眼镜刘接口道:“我以前在厂里干,那真是见了领导就跟见了老虎一样,腿都打哆嗦。”

众人又笑,我一边堆着笑脸一边打量着他。都说这个东西多么多么厉害,可我怎么没看出他半点霸气的神情来呢?如果哥们不事先告诉我他就是独霸一方恶贯满盈的大地痞,我真的会以为面前这个戴眼镜的男子就是个弱不禁风的书生。

酒过三杯,我脚踩了下哥们,他心领神会,望着眼镜刘,低声道:“刘董,高经理最近遇到点麻烦事,想请您帮忙解决一下。”

眼镜刘似乎很诧异的看了我一眼,问:“什么事?高经理这么有名的人物还能用的着我帮忙?”


靠,真会装啊,我就把这几天发生的事解释了一番。

眼镜刘一拍桌子怒道:“真有这样的事?真是无法无天了。这个社会啊,咱规规矩矩做事业也做不安稳,还和谐呢,唉。”

我接着又说:“这事还的麻烦刘董帮忙协调一下。”

眼镜刘叹了口气摆摆手:“不是兄弟不帮,可我不认识这些混社会的呀,咱都是正经做生意的人,我也经常被人欺负啊。”

到此卡了壳。哥们看了看我,转头对眼镜刘道:“刘董,麻烦您找朋友问问是谁在捣乱,大家都是兄弟,彼此照顾一下,日后重谢。”

眼镜刘沉默了会,抬起头埋怨道:“黄海也真是的,在省城做的好好的,偏跑咱这里占地盘,可能得罪同行了。我真的无能为力呀兄弟。”


到此我明白眼镜刘在砍条件了,于是就说:“刘董,您可以帮这个忙的,您有什么想法直接提出来,我可以向俺老总传达,保证让你满意。”

眼镜刘一付为难的表情苦笑了笑,看着我:“那我试试看吧,若真能帮上这个忙,我也没别的要求,兄弟你也知道,现在工程活是僧多粥少竞争很激烈,我那几十台破车整天闲着,能否到你们公司沙场弄点活干干?”

我一喜:“小意思啊,你们去拉就是了。”

“现在人工柴油都一个劲地涨,你们的沙价也很高,大车忙一天赚不到钱不说,还可能要赔钱。”

“刘董的意思是?”

“这样吧。若我能给你们解决了这事,凡我们的车去拉沙,你们每立方的便宜5块钱。彼此都混口饭吃。”他终于亮出了底牌。

我心一沉:“好吧,明天我向老总传达一下您的意见。”

跟哥们出来,我仔细算了笔帐,若眼镜刘每天拉一百车次,每车按20方沙计算,一天沙场就的损失一万,一年365天,靠,这小子太黑了。

第二天我跟老总汇报了眼镜刘提的条件,老总深思了一会,让秘书把师弟也找来,对我俩说:“你们师兄弟在公司干的很好,忠心耿耿,公司最近要在黄金海岸建几栋高层住宅,我知道你俩现在住的房子很寒蝉,准备研究下给你俩每人一套大平米的,以奖励你俩为公司做出的贡献。”

我跟师弟一对眼,傻了。

老总又说:“男人干事业就不能畏首畏尾,要敢于闯荡,就象我,若没有背景是不可能在地产界混到这天地的。好好干,有事多动动脑子,做到独当一面,公司是不会亏待你俩的。”


我俩出来后,师弟问哥老总刚才是什么意思?

我沉思了一会,说:“他是想让咱俩做掉眼镜刘!”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