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媒:中国需为钓鱼岛做好持久战的准备

新加坡《联合早报》网日前发表文章,题为《钓鱼岛争端宜未雨绸缪》,作者是斯坦福大学国际安全和合作中心研究员薛理泰。文章摘编如下:


文章说,东京早先决定,明年3月将包括钓鱼岛在内的25个离岛登记为“国家财产”,此举完毕之日,即标志着日本业已接近完成对钓鱼岛实现法理占有的程序。倘若届时北京、台北打算对日本予以反制,则“宜未雨绸缪,毋临渴掘井”。


文章说,北京和台北的相关立场,在现阶段,均无意以强力介入的方式,对于日本低调控制钓鱼岛的现状提出挑战。问题在于,未来短则一年,长则数年,日本对钓鱼岛已经不满足于低调控制了,其立场将由低调控制迅速过渡为法理占有,并且是以一步到位的方式处理此事,诚所谓“树欲静而风不止”,这是不依北京、台北息事宁人的态度为转移的。文章说,由于两国的主张没有调和余地,此项争端势必出现长期化的趋势。


这次北京迫使东京中断司法程序,释放了中国船长,东京引用国内法处理在钓鱼岛海域发生的争端的图谋即告破功。看来日本试图实现法理占有的尝试暂时遭到了挫折。然而,东京早先决定,明年3月将包括钓鱼岛在内的25个离岛登记为“国家财产”,此举完毕之日,即标志着日本业已接近完成对钓鱼岛实现法理占有的程序。日后东京对钓鱼岛实现法理占有的图谋,即可略见一斑。


倘若届时北京、台北打算对日本予以反制,则“宜未雨绸缪,毋临渴掘井”。这次钓鱼岛争端狂飙迭起,从北京、台北的因应措施着眼,似乎事前对此类争端并没有作好周全的准备。


文章认为,就北京而言,在危机酝酿阶段,对事态恶化的可能性往往估计不足,缺乏应有的准备工作,而在危机爆发以后,则凭借一党执政、中央集权的体制的有利条件,在全国范围内调动政治、经济和人力资源从事危机处理。即使最终北京收到较好的效果,毕竟也是事倍功半。


文章以中越反击战为例,援引广州军区参谋长周德礼将军在其回忆录中指出,北京早就获悉河内把中国视为假想敌,却迟迟没有制定任何应急计划。当军委在1978年夏决定对越南用兵,军委前后费时五个半月,才完成这份计划。


至于近年中国外交部成立的应急小组,由一名副部长统筹领导,专职处理外交上的紧急事件和国际危机,该小组由地区司、业务司和党委会的官员组成。这个小组属于“办案”性质,成天忙于处理各种已经发生的紧急事件亦即“短线”性质的危机评估,却无法从事务性工作中脱身而出,也根本无暇贯注于中、长期亦即“长线”的战略评估。


至于其他研究院及大学设置的智库,中国政府各部委认为它们“信息不对称,研究成效有限”,对其研究过程督导不力,对其研究成果也不重视。实际上,这些智库对中央决策的影响力相当有限。


文章指出,今后北京智库体制需要改弦更张。否则无法应付波诡云谲的世局。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