动物战争:一只狗的传奇 正文 7 猎鹰之斗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6739.html


乔依继续狠狠的说:“我为了咱们白狼部落,为了表示我村狼王的忠心,我一定不会放过那个小家伙”

索亚问:“你要怎么办?猴王可是一直都很护着那桑杰的。”

乔依奸笑了一下,说:“只要咱俩齐心协力,一定能把桑杰赶出白狼部落!”

索亚问:“若那桑杰不走呢?”乔依笑道:“不走?不走就把它撕成碎片!就把它撕成碎片”这几个字乔依说的特重,说时眼情斜视着深草丛、它已经发现了桑杰在窍话。这是故意说给桑杰听的,这一点,桑杰却不知道,另外,那个索亚也没发现桑杰。

桑杰走在路上,反复的思考着是去是留,一路上的风景似乎都已放了幻像,经过几次的思想斗争,桑杰还是选择离开了,就算自己不走,也要被那乔依赶走,甚至,更可能……桑杰想着,为什么在不尤达那时要被赶走,在弗兰顿了又要被赶走,这是为什么?想着想着,自己已远离了白狼部落,白狼部落已抛在了自己的背后,那种心情,那种感觉,不言而喻。

夏季的草原上牧草肥茂,一大群的牛马羊等畜生吃着牧卓,漫步在柔软的草甸上,这一片草地不是野兽出没的地方,因为这里常有人在存在,所以说,有人的地方,因为这里常有人的存在。所以说,有人的地方,动物是很难生存的。桑杰跑到了放牧的草甸上,因有伤跑的慢,桑杰面对着眼前,一片迷茫,自己究竟去向何处?哪里更适合自己?不尤达那回不去,弗兰顿不能归,桑杰被卡到了边缘,心绪杂乱。

桑杰走的离牧民很远,只能看见一大片的牲畜的轮括。正午的太阳升的好高好热,桑杰拖着疲痛的带有伤痛的身体走在草甸上,无精打采的样子,

忽然!从白云之中窜出一只萨维基猎鹰来。这只猎鹰来势凶猛,张开双翅,足有两米多宽,全身灰白错杂的羽毛精神无比,一双浑聚上帝赐予神力的毛爪,还有那爪上的趾甲,利锐的像数柄吃毛即断的钢刀。桑杰猛的回头一看,突的把身子闪到一边,桑杰扑了个空,然后贴地下真冲而来,接着,始终盘旋在桑杰的上方不肯轻易离去。那只凶猛的猎鹰又是一个冲,来势比上次更为凶急。桑杰心中一凉,本能的求生意识激发自己与那恶鹰搏斗,桑杰必竟还是一只小狗,没有成年狗那种健硕的体魄,根本就斗不过那猎鹰,猎鹰好在不像秃那样成群猎食。要莫然,桑杰现在早就剩个一堆白骨了,

桑杰与猎鹰周旋着,始终摆脱不了那该死的东西。猎鹰扑着大翅膀,来啄一下,西叨一下,桑杰的身上被弄破了许多地方,鲜红的血液从雪白的皮肤上渗出,浸透柔软的皮毛,桑杰忍着疼痛,用短小的前爪奋力的反扑那猎鹰,还用力用嘴疯狂的撕咬。

猎鹰抖着翅膀,狞笑了一下,说:“嘿,小东西,你快快束手就擒吧,不要再做无用的反抗啦!”

桑杰没有回答,仍然不停的反抗。

猎鹰见状,说道:“你真是顽强的小家伙!”

这时,猎鹰开始猛烈的攻击了。此时的桑杰怎么会是那巨鹰的对手呢?况且,桑杰的身上还受着伤。看样子,桑杰真的是招架不住了,

就在这时,汤恩疯狂的冲猎鹰扑过来!用力的咬了一口,攻了个措手不及,猎鹰正全心攻击着桑杰,没想到竟来了个突如其来的猛攻,猎鹰反应过来,顺势猛的用硬喙狠啄了下汤恩的左眼,只听汤恩一声惨叫,晕过去,此时猎鹰也受了伤,翅膀被汤恩咬了个大伤口,鲜血顺着羽毛流下,猎鹰忍着剧痛无力的扇着翅膀,望了望汤恩与桑杰,转头飞走了。

远处一大群白狼来到草甸,有点惊惶恐惧,但见狼群并无恶意,就提着心吊着胆放牧。羊、牛和马群嗅到狼的气息,有些躁动不安,要是牲畜们炸了群可就麻烦。牧民们又只好把牲畜们往草甸边缘赶。狼王见儿子汤恩晕了过去,忙让索亚叼回部落里,

狼王看着桑杰,桑杰不敢正视狼王的眼神,乔依这时也在一旁说:“大王,您都亲眼看到了,汤恩王子被桑杰害成了这样,他应该死。我早就看出了这个小东西来到部落不怀好意!”

突然,狼王开口说道:“桑杰,你想离开白狼部落吗?”

桑杰摇了摇头。

狼王问:“那你……”

桑杰说:“我……”他本想把乔依和索亚的对话告诉狼王,桑杰看了眼乔依,见乔依目中透着凶光,没再说什么。

狼王见桑杰没说什么也没有追问。狼王微笑了一下说:“还呆站着干什么,随我们回部落吧。”

倏然,乔依插言说道:“大王,您不能把桑杰带回部落……”

狼王怒斥道:“住口,乔依!你这个多嘴的家伙。如今以后,如果你在排斥桑杰,你应该知道会受到什么惩罚!”

乔依狠狠看了眼桑杰,又面对狼王不情愿的点头说道:“我知道了”。于是狼王携狼众回了狼部。

回到了狼部,汤恩已经醒了过来。汤恩睁着一只眼,那只眼已被猎鹰啄瞎了。汤恩俊俏的小脸上留下了个丑陋的伤疤。

桑杰回到了狼部,又做回了一只“狗狼”因为伤势,又因为狼王的特殊的关照,桑杰有一段时间没随狼群觅食了。

再说那只受了伤的猎鹰,忍着巨痛飞到弗兰杨与塔格特交接的断崖上,用喙梳理着受伤的地方的羽毛,口中还气愤的自语:“这只该死的小白狼,坏了我的好事,气死我了.”

没过几天,那受了伤的猎鹰死在了卡约里猎人的手上,那猎人把猎鹰卖到了集市,卖了个好价钱。看来,那猎人因利益已背弃了神灵。

转眼秋天已来,不尤达那到了收获的季节。一望无际的平原一片淡黄色,有很多黑点在慢慢的移动,那是人们在收割。

辛勒欢快的挥舞着镰刀和奶奶巴尼亚太太割着麦子。辛勒很卖力,不多时额头上就满是汗。巴尼亚家的土地以前很多,都是爷爷好多年开荒开出来的。不过,在辛勒的爸爸康丘死后土地就被村里的地主隆朵霸占了。说他们家的祖坟埋在了那一片地上,证明那早就是他们家的土地了。还说,不管巴尼亚太太家要这么多年的租金就不错了。巴尼亚太太无奈,一老一幼,也斗不过那隆朵,只得忍气吞声。不过,庆幸的是隆朵把地的一个边角留给了巴尼亚太太,给了一条活路。有时候巴尼亚太太问辛勒理想时,辛勒就告诉奶奶他的理想就是要把隆朵这个坏蛋给杀了,把家里地全都要回来,重塑家族的辉煌。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