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6683.html


三日之后。

还是那家小酒店里,顾云飞仍是独自一人,要了酒菜,自斟自饮。喝着喝着,酒壶突然被人接过。他抬头一看,来人竟是曼娘。曼娘一声不吭,执意夺下他的酒壶,亲自帮他斟满一杯。他笑笑,对她道:“坐。”

曼娘听话地坐在他身边,目不转睛地望着他。他却泰然道:“你看着我做什么?我脸上又没写字。”

“你脸上写了字了。”曼娘小嘴一撇,娇嗔道,“你脸上写着:别,烦,我。”

顾云飞忍俊不禁,笑着摇摇头:“那你还待在这儿?”

曼娘道:“我不是来烦你的。我是来谢你的。”

“我说过,不必谢了。”顾云飞说罢,将剩下的酒一饮而尽,招来小二结了帐,起身便走。

曼娘在身后大声道:“枪王马如龙的传人,竟是如此瞧不起人么?”

顾云飞大奇。师傅从来没有将自己的真名告诉过其他人,包括洪君扬。连他自己也是在师傅去世前几天才知晓,这陌生女子是如何知道的?他停住脚步,略一迟疑,却仍然向前走去。

曼娘急忙从身后追了上来。“顾云飞,你别走!”

顾云飞从来不会如此听话,更不会如此听一个女人的话。他头也不回地说道:“姑娘,你认错人了,我根本不是什么枪王的传人。马如龙这个名字,我也是第一次听到呢。”

曼娘赶上几步拦在他面前,道:“你别装蒜了。你说你不认识马如龙,那好,我问你,你那杆银蛇枪是哪里来的?”

顾云飞脸上带着戏谑的笑容,道:“你想知道啊?偏不告诉你。“

“你!”曼娘气得满脸通红。

见她没词了,顾云飞便从容地从她身边绕了过去。却听到曼娘在身后凄然道:“马如龙,是我爹。”

顾云飞停住了。曼娘缓缓走上来,从怀中拿出一柄枪头,道:“你看,这才是银蛇枪上原配的枪头。你手上的那支,是后来打的。”

顾云飞接过来仔细辨认着。这支枪头与他枪上那支果然一模一样。唯一不同的是,这支枪头上的蛇眼睛是黑的,而他手上的那支,蛇眼睛仍是银色的。

曼娘解释道:“这杆枪跟了我爹大半辈子,杀敌无数,那蛇眼都被血染成了黑色。后来我爹临走时将枪头留给我娘做为信物。想不到他这一走,就再也回不来了……”说到动情之处,她不禁泪眼婆娑。

顾云飞细细打量着她。看她年纪,应该比自己要小几岁。可他是还在襁褓之中就被师傅捡回来的。这么多年来,师傅一直与他相依为命,他也从来未见过师傅与女人有什么来往。这个女儿,是如何冒出来的?想到这里,他不由得怀疑地看了她一眼。

曼娘知他心存疑虑,擦了把眼泪,凄然道:“云大哥,不瞒你说,我娘,也是一名青楼艺妓。我爹他,只是她的一名恩客罢了。我娘对我爹倾慕有加,当她发现有了身孕之后,将平生积攒的银子全部交出来献给了妈妈,自己赎了自己,找到一处村落住下,只想好好将我抚养成人。但是村民知道她是妓女,不肯收容我们。我娘带着我四处流浪,好不容易将我拉扯大,自己却一病不起。为了给她买副棺材安葬,我这才将自己又卖入青楼。想来这就是我的宿命!我是妓女的女儿,我也只能再去做妓!”说完,她早已泣不成声。

顾云飞愣愣地望着痛哭不止的曼娘,心中不禁升起一片柔情。他的瑞儿,此刻还不知道在什么地方,受着怎样的苦难!她长大后,会不会和眼前这女子一样,被人卖入风尘?想到这里,他心下一酸,上前拍了拍曼娘的肩,安慰道:“别哭了。”

曼娘一头扑到他怀中,将他一把抱住,伏在他胸前大声哭道:“云大哥!如今,你就是我的亲人了!”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加载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