莫让“新知青”沦为城市的“弃儿”

近日看到:对于不少在城市“蚁居”的农村大学生而言,毕业后的现实让他们失望:奋斗数年,却没有立锥之地;萌生退意,想要放弃城镇户口,重返农村,却发现同样困难。这个处于尴尬境况的群体,被称为“新知青”。

一提起“知青”,人们很容易想起几十年前那个知识青年上山下乡的年代,“知青”的含义里虽有一种背井离乡的悲情色彩,但同时也流露出对知识的敬仰。“新知青”与老“知青”的相似之处在于都是知识青年,所不同的是,老“知青”是从城市走向农村,接受贫下中农再教育,受到农村的热烈欢迎,并最终因政策调整而回城;而“新知青”则是从农村走进城市,用自己的学识为城市发展尽其所能,却成为城市的“弃儿”,想回农村老家又不能办理农业户口。“新知青”何去何从?

在国家经济高速发展、农村城镇化建设加快推进的大好形势下,新知青沦为城市的“弃儿”,不得不使人反思社会发展和人的幸福的关系问题。著名主持人白岩松曾对上海世博会主题“城市,让生活更美好”做过独到的解读,他说:“对一座城市来说,一味地追求高速发展就是变相的倒退,如果所有人都在匆忙和压力下生活,那么城市,让生活更美好的口号还有什么意义?所以说,中国已经应当进入到一个告别数字崇拜的时代,正式把幸福列为我们唯一的追求发展目标。”白岩松的这段话无疑切中了当前中国城市化进程中诸多问题的命脉。

在“知识改变命运”信念支撑下,农村孩子在父母含辛茹苦中进入高等学府,终于等到毕业取得了城市居民的身份。“城里人”身份也许在“工业反哺农业”当下不再具有以往超强的吸引力,然而,在城市生活水平远高于农村的“优先发展重工业”时期,“跳出农门”是几辈人的梦想。现在身为农村大学生的“新知青”想放弃“城里人”身份,难道在知识经济时代“知识”不再是“社会进步的阶梯”?当然不是。有关调查数据显示,目前我国高等教育毛入学率只有20%左右,在当前城市化建设中“新知青”完全有用“文”之地。

我们可以分析一下农村大学毕业生若想在城市立足,需具备哪些条件?首先要解决就业问题,给他们留在城市的机会。而现在众所周知的“就业难“使得他们单是找到一份工作就实属不易。其次要有“五险一金”,保障他们的基本生存。而现实是,一些企业并不能提供这些最基本的条件。至于住房,对“新知青”而言更是遥不可及。商品房价格畸高,申请廉租房和经济适用房又不够条件。面对城市如此骨干的现实,他们的梦想不再丰满,无奈之下萌生重返农村之意,也是迫不得已。然而,如今国家的惠农政策使农村户口附上了“种粮补贴”、 “宅基地换楼房”“土地换社保”等各种利益,这使得“非转农”异常艰难,“新知青”又被农村拒之门外。

笔者看来,“新知青”不能重返农村未尝不是一件好事。首先,“新知青”“非转农”极有可能诱发新的“读书无用论”。因为在农业生产边际效益递减的今天,大学毕业生回到农村务农,将影响农村孩子读书的积极性。其次,“中国目前正在跑步进入老龄化社会”。 《中国财政政策报告2010/2011》指出,2030年中国65%以上的人口所占比例将超过日本,成为全球人口老齡化程度最高的國家。这意味着“新知青”是促进将来老龄化社会发展进步一支不可或缺的中流砥柱人才队伍。这些高级“知识青年”若去从事农业生产就是浪费人才,除非他们所学专业为“农林牧副渔”必须到农村进行实践。

“新知青”群体的出现,并不仅仅是单一的社会现象和问题,而是就业压力、社会转型、贫富分化等因素综合作用的结果,集中反映了我国改革进程中新旧体制交替和磨合中的矛盾。在城市化进程中,农村大学生的生存境遇成为政策盲点,我们期待着国家专门制定并完善支持“新知青”立足于城市的政策及制度。同一个城市的天空不应该有异样的湛蓝。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