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本月12日,服役超过40年的歼六战机正式退出空军编制,作为中国防空史的主要当事“人”,作为“窥”中国空军这只“全豹”的“一斑”,歼六,以其在过往岁月里的兴衰浮沉,而赢得全面回顾与战略反思的价值。

从某种意义上说,如果歼五的历史可以看做是新中国空军惊天动地的诞生史,歼六的历史,则是一部新中国空军曲折艰难的成长史。

作为一种服役时间超过40年,并在近30年的时间里一直担当主力的战斗机,歼六是独一无二的。不仅在中国,在世界空军史上也没有任何一种战机有如此“荣誉”。

由于它的独一无二,也使“国土防空”型的中国空军在世界大国空军中“独一无二”。歼六担当中国空军主力的30年,也是中国空军徘徊、停滞的30年。在那个特殊的年代里,中国空军“驾驶”着光荣的歼六,以第一代超音速战斗机的速度,逆世界空军建设的一般规律而行,在同一个高度和起点不知疲倦地“盘旋”,直到20世纪末,才重新摸回到正确的“航向”,绕了一个“U”形的大弯。由于这段漫长而孤独的停滞期,相比于已是身强力壮膀大腰圆的世界现代空军,中国空军就像一个仍然未脱幼儿特征的发育不全者。作为这个长梦般复杂历史的主要当事“人”,作为“窥”中国空军这只“全豹”的“一斑”,歼六,以其在过往岁月里的兴衰浮沉,而赢得全面回顾与战略反思的价值。

20世纪80年代末,歼六已近“烈士暮年”。就是从1979年的那场大规模边境战争中,世界发现,中国空军是全球大国中唯一的战术性防御型空军。它几乎没有前进。不仅装备,从观念到体制,从理论到训练,一切都在起点的不远处停滞着。

当世界空军已在依据飞机特点编组预警机、战斗机、轰炸机、加油机、电子战飞机、运输机、攻击机、歼击轰炸机、侦察机等空中进攻集群时,中国空军还被分成功能相同的方块,挂在陆军大军区的编制下。当中国空军发现它错过一次世界空军质变的机会时,世界空军的第二次质变正在来到。当今天所有人都从一系列现代战争中认识到,空中战争是系统对系统的对抗时,中国空军发现,由于长时间过多地关注同一类机型甚至同一种作战平台,中国空军的装备和作战体系几乎是支离破碎的,在衡量现代空军作战能力的34项指标中,中国空军有相当多的部分是空白。

当然,中国空军的“弯路”,外部因素的影响起了巨大的作用。从1949年到1969年,中国一直处在“国土防空”中。这在世界战争史上是没有过的。就像游牧民族的四处入侵导致历代中国王朝修筑万里长城一样,不断的空中入侵,使新中国也本能地生发出构筑空中长城的想法。整个60年代~70年代,是新中国历史上战略环境最恶劣的时代。中国做出世界大战即将爆发的判断。国家四面受敌,军队枕戈待旦,加之总体防御战略和对现代军事特点认识肤浅等因素共同作用,致使空军防御原则走向绝对化。

这是可以理解的,但却是应该予以批判的。同样是四面受敌,同样是枕戈待旦,同样是坚守防御战略,1967年的以色列以先发制人的空中打击,6天之中就把一场巨大的战争威胁粉碎在地面。行文至此,我无法不想起以色列空军。

以军镜鉴

和中国不一样,以色列空军从来没有一种战机在几十年的时间里担当所谓的“主力”,而是每时每刻都以世界最先进的战机、最先进的作战理论武装自己,永远处在世界军事的前沿。

几乎和中国空军情况一模一样的以色列空军的发展,是对照、认识和反思中国空军的最好的“镜子”:

以色列是中东地区的一个小国,从它1948年诞生之日起就面对外部军事力量的扼杀,从此与战争结下不解之缘,这和新中国何其相似。但是,以色列没有长时间的地面战争奋斗史,因此也就没有历史传统的包袱。相反,由于有着参与第二次世界大战的机械化战争的经验,从一开始,以色列的建军思想就是“现代化”的。即使是建国初期的七拼八凑,立体军队的构架仍是一目了然。

以色列历任空军司令都是由有战略远见、态度坚决的优秀军人担任。魏兹曼是以色列国第一任总统,也是以色列空军的奠基人之一,他多次强调:“把最好的送给空军!”特别是第三任司令陶科夫斯基,直接以他的行动和观点推动了一支新型以色列空军的诞生。他的主张是:未来战争中首要的目标是消灭对方空军,然后才是侦察和支援地面部队;资源有限的国家,必须具有质量上的优势,尤其是飞行员。

从未进过正规军事学堂的以军将领,奉行十分有效的“蛇鸟理论”。他们从动物世界而不是从军事教科书里发现,一条眼镜王蛇连虎豹也要畏它三分,但唯有雄鹰不怕,而且敢于攻击并善于擒拿它。这是陆上动物和空中动物的优缺点。由此,以军在实战中创立了自己的惯用战术:以奇袭或空战的手段先将敌人的空军消灭,即以己之飞翔之鹰击敌巢中之鹰,夺取制空权;然后派出装甲部队——即自己的眼镜王蛇,在敌阵中纵横奔突,与此同时,自己的得胜之鹰——空军,再转而进行火力掩护和支援,迅速消灭敌人。这实际上就是普通的空地协同理论,只不过以色列把它运用得出神入化而已。

第三次中东战争也称“六天战争”,以色列突然发起闪电大空袭,顷刻之间将埃及空军作战飞机的80%、约旦空军的50%和叙利亚空军的30%击毁于地面,战争第一天就彻底掌握制空权。然后,空军主力立即转为支援地面部队进攻,压制敌方炮火、攻击敌方装甲部队,摧毁敌方防御工事,使现代空中力量强大的突击能力和机动能力得到充分发挥。6天之内,以军连占加沙地带、西奈半岛、约旦河西岸和戈兰高地等6.5万平方公里的土地。

这次被世界称为“沙漠中的珍珠港事件”的空中突袭行动,是第二次世界大战后最成功、战果最大的一次。以色列空军把夺取制空权和用于支援地面军队作战的时机把握得恰到好处,使空中力量的价值得到最大体现,被军事专家称为正确使用空军的典范。英国中东问题著名评论家理查德·艾伦说:这种惊人、迅速而彻底的胜利,在严格的意义上已是一种闪电战了。历史上第一次发明这一名词的德国人并没有成功,而以色列人做到了。

由于失却空军掩护和支援,阿拉伯联军阵亡2万军人,伤3.5万余人,被俘6500人,损失坦克820辆,而这一切很大程度上是因为560架飞机的被毁。以色列只死了800人,损失了200辆坦克和46架飞机。

我们一定要记住这场战争爆发的年份:1967年。

这一年,也是中国空军的歼六频频在自己领空上击落美军无人侦察机和迷航战机的年头。

这一年能打出这样战术水平的军队,只有以色列,连正在如火如荼进行越战的美国军队都无法比肩。不客气地说,直到12年后的1979年,中国军队仍然打不出这样的水平。

第一次中东战争期间,一架从美国偷运出来的轰炸机在回国途中顺路轰炸了完全没有戒备的开罗,一枚炸弹迫使埃及从前线调回大量兵力;第三次中东战争期间,飞行员以轰炸机单发飞行,节约燃料轰炸航程以外的目标;第四次战争,战斗轰炸机大角度俯冲地空导弹阵地。

以色列飞行员几乎都有一个习惯,在完成空中任务返航的途中,顺便用翅膀切断敌人的电话线。

战术上创新,战略上也如此。1981年6月7日下午,14架F-15和F-16以比飞行表演更近的距离,叠架成一架“民航客机”跨越沙特阿拉伯和约旦,奇袭伊拉克核反应堆。创下世界空军史上空前绝后的奇迹。

这也是我们应该记住的又一个年头:1981年。

这个时候中国空军刚刚参加完一场边境自卫反击战的空中威慑,正在回味几乎一无所获的“心得体会”。只有歼侦六,在边境地区除了例行的空中巡逻以外,偶尔地进行一些空中侦察。

以色列空军认为,灵活性是空中力量最重要的特性之一。空军不仅可以在大规模的战争中作用突出,在低强度、小规模的冲突中,使用空军也是最迅速、最经济、最有效的方法。它既可以达成作战目的,又不会扩大冲突范围,可以较好地控制事态,以配合国家政治或外交解决。

和中国不一样,以色列空军从来没有一种战机在几十年的时间里,担当所谓的“主力”,而是每时每刻都以世界最先进的战机、最先进的作战理论武装自己,永远处在世界军事的前沿,从而使整个以色列空军在几十年的时间里,一直作为以色列军队的“主力”。如果说空军是以色列的配剑,那么以色列就是一个炉火纯青、出神入化的剑术师。配剑锋利、剑术高超,是以色列空军和国家最形象的比喻。这二者的结合,使人们不得不把一个只有着几百万人口,十几万军队,几万平方公里面积,几百架飞机的一个国家当成一个强大的国家来看待。

以色列空军是世界空中力量天然的形象和注脚。从某种意义上说,看懂了以色列空军,就看懂了空军和国家的关系,就看懂了未来空中力量时代的全部含义。

2005年,作为标准制式战斗机,歼六全部退出中国空军编制序列。与此同时,21世纪中国新型空军的蓝图,渐渐清晰地浮现出来。歼六以前的时代,是新中国空军的建立和成长的时代;后歼六时代,则是中国新空军的重塑时代。歼六退役,中国空军退掉的不仅仅是一种老旧的装备,同时也“退”掉了陈旧的空中战争观念、保守的军事思维。

以此为序幕,21世纪中国军事史将会有全新的开篇。

不久前,歼六无人攻击机研制成功,全新意义上的歼六又以新的身姿,加入到中国空军的新征程。让我们拭目以待,看中国新空军在新的世纪鹰击龙翔!

猜你感兴趣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加载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