雁叫江淮 外传 第十一章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6755.html


郭子林的到来,给张英华带来了一股新鲜之空气。郭子林道:“老同学,我开的那片洋布店已不需要我这位东家天天亲自做阵,我要忙里偷闲,在这多住几日,老弟不会嫌弃我吧!”张英华忙说:“你看我住在这消息闭塞之地,简直成了聋子瞎子。对外面情况知之甚少,你老兄做生意,走南闯北,知之却甚多,咱俩要畅谈三日三夜,把你了解的外面的情况统统告诉我,况且你看我家这么多房屋,就住我们两口子,孤独得很哪,巴不得友人来访,真是应了孔子的那句话‘有朋自远方来,不亦乐乎?’”郭子林笑曰:“好吧,咱们就来了彻夜长谈,如何?”张英华让刘氏自去休息,吩咐家人把炉子烧得旺旺的,再多备些炭火,又让人把铜茶壶加满水,放在火炉上,并多备茶叶和干果。

张英华又吩咐家人弄来一张木床铺好被褥,两人上了床,边谈话、边喝茶、边吃干果。屋内暖意洋洋,郭子林吃着熟花生,说:“老弟,你大冷的天不和弟妹通腿,让人家独拥寒衾,独卧寒床,你却和我通腿取暖,况且一会儿这被子上床上到处都有花生壳、核桃壳、白果壳什么的,不知你有何感想?”张英华吃着干果、喝着热茶回话:“老兄休要取笑,你别说,我还真找到了我们上学时同住一床的那种感觉,当时那宿舍中真是臭气熏天,各种怪味逼得你巴不得早点毕业,省得受那份洋罪,但现在想起来,当时的臭味和各种怪味都是温馨的,值得回味的。”郭子林接着说:“是啊,我们一晃毕业也有近十年了,而这十年之中,小到个人变化,无论是生理上、年龄或是事业上、官场上。个人变化随大,但比起国家的变化,社会的变化,那简直不值得一提。”郭子林把话转到正题上,他问张英华:“老弟,可知道这世道变化有多大吗?”张英华说:“我是孤陋寡闻,虽然道听途说一些只言片语,不足道,愿闻其详。”郭子林打开了话匣子:“自民国政府成立后,中国政治舞台上上主要有中国国民党和中国共产党两大派别。以孙中山为首的国民政府在中国共产党的帮助之下,实行‘联俄联共,扶助农工’的三大政策,取得了北伐的胜利。孙中山逝世以后,国民党右派叛变了革命,他们选择了以蒋介石为代表的反革命派,公开否定先总理孙中山制定的三大政策,公然挥起了屠刀,大开杀戒,发动‘四.一二’反革命政变,数不清有多少与他们并肩战斗的共产党人惨死在他们的屠刀之下……”张英华听入迷了。郭子林继续说道:“从现实看,国民党管理的中国社会也确实不咋地,民不聊生,盗匪横行,社会上绝大多数的财富都集中在少数人手中,而广在民众却食不裹腹,衣不保暖,逃荒要饭,饿死的饿死,冻死的冻死,加之国力软弱,全国的军队都用来对付共产党领导的红军。多年的内战,内耗,使得国力软弱。在国际上毫无发言权。日本人又乘虚而入,占我东三省进而南下占领平津,日本人利用中国人的不团结,策动内蒙自治和华北五省自治,搞得中国四分五裂。日本人看样在不远的将来的将来,还要大举南下,企图亡我中国。”听着郭子林的讲话,令张英华热血沸腾,同时也心惊胆颤。他插话道:“如此一来,我中国就要亡国灭种了。”郭子林说:“对,这都是每一个有良知的中国人的警觉和本能反应,所以国民党所领导的政府是无力改造我们的中国的,因此这样的政府就必须推翻,必须打倒。”张英华点头称是,他问:“那么共产党有何主张呢?”郭子林接着说:“中国共产党的目标是推翻人吃人的社会,建立由人民当家作主的政权,实行无产阶级专政,说得简单一些,它代表着最广在人民群众的根本利益。”他对张英华说:“老弟,你想想,如果我们的社会人不剥削人,人不压迫人,大家各尽所能,按劳分配,生活安定,相处和谐,那样的社会该是多么美好啊!而这正是中国共产党为之不懈奋斗的目标啊!”张英华说:“是啊,看来共产党的一些东西,确实能给中国带来光明和希望,不过共产党的力量相比现政府却是太弱小了,能成气候吗?能推翻现政府吗?”郭子林从棉袍里拿出几本书,是毛泽东的《中国社会各阶级分析》、《湖南农民运动考察报告》和《共产主义ABC》这几本小册子,交给张英华:“这几本书你有时间可以阅读一下,我相信你的思想会有一个根本的转变。”不知不觉雄鸡打鸣了,两人才熄灯躺下睡觉。

第二天,张英华又领着郭子林四处走了走,领他视察了他手下的那百把人的武装,郭子林赞叹道:“老弟真是一条卧龙啊,手里拥有一只不大不小的武装,够威风。”张英英华把消灭土匪陈二板腰子的事讲给郭子林听,郭更惊:“古人云:士别三日当刮目相看。没想到老弟年纪轻轻,就能干出惊天动地之事。”张英华道:“世道所逼,世道使然。”一晃三天过去了,通过和张英华的沟通交流和谈心,郭子林觉得张英华的内心深入已经发生了深刻的变化,在思想上不敢说逐渐向党靠拢,最起码已倾向共产党了。临别时,郭子林对送别的张英华道:“我给你那几本小册子希望你能多看看,同时出多想想,多观察,这个世道究竟是不是那么一回事。”

宿迁城西南的河清巷,每到夜晚,家家妓院门前高挑红灯,稍大一点的妓院大门口还有雇来的家丁,专司迎来送往。有个有钱的嫖客来了,家丁就上前扶人一把,遇有坐轿子的,则帮忙掀开轿帘。行人进入,遇到嫖客因争风吃醋,打架闹事,家丁们负责平息、劝架、压制,因此这些家丁遇到有钱有势之人则点头哈腰,如遇到普通百姓则威风凛凛,不可一世。河清巷的阴暗拐角处则是野鸡(暗里买春女人)、暗娼的活动场所。不论老幼均涂脂抹粉,遇到男人总要拉一拉,拽一拽,骚首弄姿,挤眉弄眼。听说河清巷有名的妓院“醉月楼”来了一位扬州女子,绰号“赛嫦娥”年芳二八,风姿绰约,美若天仙,又弹得一手好古筝。宿迁城里大佬,阔少趋之若骛,“醉月楼”的门口又热闹起来,对于这些来送钱的主,门口家丁笑着脸、猫着腰,极力奉迎。这时门口又来一人,戴着墨镜,往里便闯,家丁见是生客,便拦住招呼:“这位爷,想到里面玩玩?给这位爷提个醒,这‘醉月楼’里可都是名妓,要发大银子的。”那人不屑朝家丁望了望,骂道:“妈的,狗眼看人低,大爷我有的是大洋。”说完捣出一把洋钱,朝家丁晃了晃。家丁看着那一把大洋,奴才相又露了出来:“这位爷,您别生气,您大人不计小人过,里面请。”说完又朝门里高喊:“又来一位贵客。”这人是谁?正是张英华的仇人——张苗田。这里要交待一下,过去张苗田为了要搞死张英华,夺下那几条好枪和地几匹快马,想拉起自己的杆子,自己好当上贼头,不惜和老贼头陈二板腰子订立生死状,从那里借来十条人枪,袭击张英华。他这也是初生牛犊不怕虎。哪知平原打仗、骑马、速度极快,从而占尽优势。张苗田哪里能想到这些,结果,偷袭不成,反被人家骑马一冲,被打得七零八落,死伤近半。由于立有生死状,张苗田不敢随贼回窝。也不能回家,回家被贼抓到也是死。这小子脑子转得也挺快,乘贼不注意,溜之大吉。就朝宿迁县城逃来。到了运河东岸顺河集渡口,他把手中的那杆老套筒卖了,要人家三十块大洋,买枪之人见他孤身一人,蓬头垢面,便乘机敲他一笔,只出十块大洋,多一大子儿都不出,还要多喊几人来看枪。

买卖枪枝这玩艺,可不是卖青菜萝卜满街喊,都是地下交易。张苗田明之对方是敲竹杆,也实在无法,只得小声说:“十块就十块,全当一根烧火棍。”那人给他十块袁大头,张苗田这才匆匆坐船渡过运河,来到宿迁城里。这家伙在城里举目无亲,只能找一处最便宜的旅店住下,大概住有个把月,整日不苦钱不挣钱,却要天天吃饭,口袋里的大洋便少了几块。不得已,到炒货店批些炒熟的瓜子、花生,又批些纸包香烟,弄来两个筐子。这样一头挑些瓜子、花生,一头挑上香烟等物,在城里走街窜巷去卖,转了一天,晚上到小旅店,就着花生,时不时还要带来一包熏猪耳朵,喝酒。没卖完的香烟撕开就抽。俗语说:“做小生意,钱是省下来的,抠出来的。”因为小生意本身就赚不了几个钱,可这小子抽烟喝酒,出去卖了一天的钱,除下手中的烟酒,也就不剩下几个大子了。这日,他挑着挑子转到中山路警察局门口,见门上贴着一张告示,有些人围着看,他也来到告示前,放下挑子,挤入人群,只见告示上写着,因本警察局人手吃紧,报经上级批准,特招警员若干,有文化者优先。旁边有人议论:“当这玩艺好啊,最起码穿戴不愁了,还有住的地方,还发给薪水……”张苗田退出人群,想想自己的处境,不如当警察混口饭吃。他早早回到旅店,先把挑子货物便宜处理给别人,又到大街上的剃头挑子上理了发,到澡堂子洗了把澡,晚上早早上床,睡了一觉。第二天早上,便到警局报了名,照了像,接受一些训问后正式录用,三天后上班,张苗田又在小旅店中苦等了三天,到了第三日退了房,结了帐,到警察报到。先是训练。不过是军队训练那一套。只是稍微简单一些,立正、稍息、正步,敬礼。还练打枪。论打枪,这小子可是个好手,不久以前才卖了一只老套筒,他能不会玩枪吗?所以这些训练,教官稍加点拨,张苗田立马就懂,加上这小子又识俩字,这就引起上级的注意。分配工作时,别人站岗巡街,可这小了却分到了警局情报队,干起了情报员。张苗田新干上情报员,却是闲差,无事给长官端端茶、倒倒水,或者到市面上,酒肆茶楼,打听有什么人说政府的坏话,对政府不满的,打听到后到情报队汇报,平日里也无大事可做。有这么一天,张苗田正狗一般在大街上东闻闻西嗅嗅。他突然被情报队里叫去。情报队长说,据可靠情报,本县辖区靠近安徽泗县之龙河,埠子一带有共产党组织活动,命令他装扮成一名共党分子,设法打入共党内部,掌握情况。干“卧底”,这是极端危险的事儿,弄不好,会脑袋搬家。情报队上下谁都不愿意干,情报队就把这“美差”交给了这新来的张苗田。可张苗田却觉得这正是升官发财的好机会。共党分子是好装的吗?

共产党地下组织相当严密,一般都是单线联系,打进去绝非易事,但叛徒变化者都是有的。不久前,宿迁县西邻县睢宁,逮捕一共产党人,此人受中共徐州特委之命,到宿迁党组织传达一重要文件,人到睢宁城里,恰巧被一叛徒认了出来,此人不幸被捕,所带文件当即被搜了出来,睢宁县特务机关连夜突审,在敌人的严刑拷打下,此人做了软骨头,交待了所知道的一些事情。此案件迅速传到了宿迁县警察局情报队,情报队长命令张苗田冒充那个软骨头和宿迁县共产党的地下组织接头联系。张苗田来到龙河集迅速和共产党组织取得了联系,接头暗号不假,所带文件也是真的,当地共产党组织并没有怀疑张苗田本人,党组织于是召集主要负责责人来传达这份文件,结果被敌人一网打尽。主要负责人马书记因起身反抗,被敌人当场枪杀。剩余之人即刻被押往宿迁县城,在监狱中,这几个共产党面对敌人的严刑拷打坚贞不屈,大义凛然,敌人实在问不出什么,便枪毙了事,于是出现了前面文中在东大街游街示众的一幕。张苗田因为破获共党地下组织有功,得一笔赏银,又被提升为情报队副队长,有个熟知内幕的《宿迁民报》记者,出于对共产党的同情和对“卧底”张苗田的痛恨,便登报刊载,顺便把“卧底”张苗田的名字也抖了出来。那位记者因此被关进了监狱,后经家人出面作保,交了保金,费了一番周折才获释。

小人得势张牙舞爪。张苗田做了官,有了钱,便下馆子,逛窑子。这不,听说“醉月楼”来了当红名妓“赛嫦娥”心中痒痒,进了“醉月楼”。老鸨迎了过来:“这位爷,我这里漂亮姑娘多的是,您看中了哪一位,我给您叫去?”张苗田说:“你这‘醉月楼’来了杨州名妓‘赛嫦娥’我要会上一会。”老鸨面露难色说:“‘赛嫦娥’会的客人已经排满了,再说了,这位姑娘可不是随便陪人的,听她演奏古筝,一个时辰二十大洋;要她陪一晚上,半根金条。”张苗田捣出所有大洋,放在桌子上,说:“去叫‘赛嫦娥’陪我两个时辰。”老鸨道:“就是半个时辰也不行,今晚‘赛嫦娥’有客人。”张苗田一听来了气:“他妈的,有什么客人,老子就不是客人了?”说着就往楼上闯,老鸨阻挡不住,招手把门外的几个家丁叫来,围住张苗田不让其上楼,张苗田顺着把腰里的短枪捣了出来,骂道:“妈的,谁敢跟随老子动粗?”老鸨和家丁吓呆了,那些女子吓得尖叫往屋里跑。张苗田蹬蹬上了楼梯,轻脚来到‘赛嫦娥’的门前,门紧关着,里面传来悠扬的古筝声,一曲《广陵散》把家乡扬州的韵致给弹了出来。听筝之人仿佛看到了隋炀帝下扬州那宏大的场面:众多的官船在运河上飘浮,官船上的美女轻舒广袖,翩翩起舞;仿佛又看到了叟西湖中的五亭和难得一见飘着幽香的昙花。张苗田哪能听懂这些高雅之音,他只竖起耳听了一会,便“咣”的一声喘开了门,古筝之音嘎然而止。‘赛嫦娥’抚筝而坐,旁边一男从对张苗田怒目而视,“啊?”张苗田不看不知道,一看这男人那冷汗便从脑门上冒了出来。这男人是他的顶头上司,宿迁县警察局局长。警察局长开口了:“怎么?升官了,发财了,就这样的毫无礼貌,不打招呼就把门踹开了,这里也是你来的地方?给我滚!”“是,是,小的真不知道局长大此。”边说边后退,轻轻带上了门,出了‘赛嫦娥’的门才敢擦脑门上的冷汗,真他妈的晦气,本来心情很好的,想好好放松一把,没想到让局长搅了局,这下完了,把局长也给得罪了,他走出“醉月楼”如丧家之犬。“醉月楼”的老鸨和家丁都在旁边看他的笑话。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