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7岁女孩:遭七旬叔公霸占达八年 怀孕5月

17岁少女小红(化名)怀孕5个月,在愤怒的家人追问下,她自称,从9岁起,就被年近七旬的邻居洪某长期霸占,因为怕被父亲打骂,一直忍受着屈辱。


昨天,洪某被警方抓获,小红的家人决定做DNA鉴定,让色魔得到应有的制裁。



17岁女孩:遭七旬叔公霸占达八年 怀孕5月


小红家在南安霞美,17岁,今年初中毕业,在镇里一公司上班。


小红不停地流着泪说,大概9岁时,她去邻居洪某家玩,就被洪某强暴了。“他叫我服从他,否则就告诉我爸爸。”小红最怕出错被爸爸打骂,更不敢对外说。


最近一次,发生在今年6月。小红说,这事一般都发生在中午,因为父母在外干活,来不及回家做饭。至于被迫与洪某发生过多少次性关系,小红说太多了,记不清楚。这次怀孕,她原本还以为是自己发胖了。


小红的伯母王女士听人说小红有异,带她去检查,发现小红已怀孕5个多月。家人愤怒追问,她才说出真相,让家人颇感意外,因为洪某跟他们是堂亲,按辈分,小红要叫他爷爷。


昨天上午8点半,小红的家人带她到霞美派出所报案。昨天中午,洪某被警方带走。


洪某快70岁了,有儿女孙子,家庭圆满。昨天下午4点多,他被警方带回指认现场时,不少村民都前来围观。村民说,这些年来,一直有洪某风流的传闻。


面对小红的遭遇,她的父亲坚持要做DNA鉴定。他一直很自责:“是我暴躁的性格耽误了女儿。”他说,自己是做建筑的,每天早出晚归,几乎没有时间跟孩子接触,也就没了交流的机会。家里的3个孩子都怕打骂,因此做错了什么,只要不被他知道,就一直藏在心里。


福建文衡律师事务所律师涂宗全认为,如果公安机关能证明洪某在小红14岁之前即与其发生性关系,洪某即构成强奸罪,并且构成强奸幼女的加重情节。


昨日,17岁的女孩洪群秀(化名)坐在记者面前,诉说被欺辱的经历,说着说着流下了泪:他一直威胁我,欺负我七八年了!


她已经有了5个月的身孕,被家人发现后才哭着说出了忍受几年的屈辱。昨日,记者从南安警方了解到,犯罪嫌疑人洪某泽已经因涉嫌强奸被刑拘。


父母早出晚归


跟女儿相处时间不长


昨日下午,在南安霞美镇一村里,洪群秀的父亲洪先生坐在家里,不停地抽着烟。“真的是禽兽!他怎么会对那么小的孩子做出这样的事情来!”母亲坐在父亲的后面,两三个小时内,一句话都说不出来。


“我怎么也没想到,孩子竟然会被欺负成这样,还怀孕了!”洪先生说,平日里,他们夫妇俩都在工地上做建筑,早出晚归。女儿今年初中毕业后,在村里的一家电池厂上班,晚上经常加班到十点多才回来,自己都已经睡下了,跟女儿见面的机会都不多。


“昨日(26日)中午群秀和表妹在家里看电视,洪某泽上门来要把她拉到他家里,把两个小孩都吓坏了,小孩把铁门关上后,他还在外面骂。”洪先生说,群秀的表妹把这件事告诉了洪先生的弟弟,洪先生这才知道出事了,刚忙赶回了家来。


亲属称,在这事之前,村里就有人在说群秀怎么肚子大了,可是也都一直没留意,都没往那方面想。


“魔爪”就住对面


女孩得叫他叔公


“我赶忙回来,把小孩叫回来一问,她这才哭着讲了经过,没想到都有这么多年了。”洪先生说,自己听完孩子的讲述,一下子就瘫了。


群秀哭着跟父母说,欺负自己的就是洪某泽,自己已经不止一次被他强奸了。气愤难耐,洪先生最后还是在亲戚的劝说下忍住了火。昨日上午,他带着女儿向霞美派出所报了警,到医院做B超,结果显示,群秀已经有了5个多月的身孕了。


随后,溪美刑侦中队介入了调查,洪某泽也被警方带走了。


群秀的亲属告诉记者,洪某泽今年68岁,就住在群秀家对面,两家大门相对,只隔着一条公路。


洪某泽的家是幢四层楼的房子,大铁门紧锁着,记者上前敲门一直无人应。到了晚上六点多,洪某泽家人骑摩托车回来,往群秀家一瞥,随即进了屋,关上了门没再出来。


“按照族里的辈分,群秀还得喊洪某泽一声叔公。平日看上去那么老实的一个人,谁会想他的心会这么毒啊!”洪先生说。


嫌疑人被刑拘


还有其他女孩受害?


一位知情人向记者证实,因涉嫌强奸罪,洪某泽昨晚被南安警方刑事拘留,案件还在进一步调查中。


而洪群秀的亲属则称,受害的还不止群秀一人,在洪群秀家人报警后,村里还有好几个小女孩都称被欺负过,有的年纪比群秀还小。但因家人顾虑,最后都没有报警,也没有对外说。


陪同洪群秀做笔录的亲属称,洪某泽在公安局时做笔录时,还一直否认欺负过群秀,说他是被陷害的。群秀的家人说,他们会向警方要求进行DNA鉴定。


女孩口述


从读小学二年级起就被欺负


告诉你父亲”竟成威胁办法


昨晚7时左右,刚做完笔录的洪群秀回到家里,显得很疲惫。她的身材瘦弱,说起被欺负的事情,哽咽着掉泪。


记者:洪某泽是什么时候开始欺负你?


洪群秀:还不到十岁的时候,我们家的房子都还没盖起来。我哭,他捂住我的嘴,拖到房间里。房间外面还有人在玩。


记者:为什么这么长时间不告诉家人?


洪群秀:他威胁我不要说,不然就告诉我父亲,我很害怕父亲。后来一有机会,他就欺负我。(哭)


记者:洪某泽有打你吗?


洪群秀:没有。


记者:以后有什么打算?


洪群秀:不知道怎么办。


记者:愿意生下小孩吗?


洪群秀:不愿意。(一直摇头)。


群秀甚至都还不清楚怀孕是怎么一回事,她说,自己读小学二年级开始,一直就被他欺负,家里没人在,洪某泽就过来把自己叫过去,不去就威胁要把事情告诉自己的家人。到现在,自己也不知道受了他多少次欺负了,只记得最后一次是在今年的六月份。


群秀说,有好几回洪某泽还给自己钱,“他还骂我,说给别人5元人家都会来,为什么给你10元你还不来。”她说,自己不要那钱,洪某泽就强行丢给自己。


“我也不知道怀孕,肚子大了我以为是长胖了。前段时间会呕吐,去诊所看医生,说是中暑了我就没在意了。”群秀说,自己被欺负的事情,自己一直没敢跟家人讲,其他人也都不敢说。“如果我一旦做错事,父亲就会打我,因为害怕,所以也不敢给家人讲。”


记者手记


家人不是用来怕的


女儿被欺负七八年、小小年纪怀孕五个多月,同在屋檐下,父母竟浑然不知,群秀的伤该给我们怎么样的警示?


洪先生说,自己夫妻俩一直在忙着打工,早出晚归,都没空顾得上孩子,有时好几天都见不了一面。


群秀委屈地说,自己被欺负了也不敢开口跟父母说,对方还一直威胁着,如果不从就要告诉父亲,就是害怕爸爸知道了这事后会打自己,最后一直这么忍受着,一句话都没讲出来。


怎么堵住孩子受伤害的缺口?是家庭,是父母对孩子的关爱。特别是农村留守家庭的孩子。社会学专家呼吁,父母对留守儿童监护、缺失的普遍现象,会直接导致留守儿童生活、教育受到影响,更容易成为侵害的对象。


关爱孩子,更要关爱女孩。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