凤凰警方强迫跳楼案另一受害女孩交2000安葬费

方强凤凰跳楼案另一受害女孩交2000安葬费

2010年09月28日05:40荆楚网张卫华



凤凰警方强迫跳楼案另一受害女孩交2000安葬费

图为:警方收取了受害者小丽家2000元安葬费的收据


昨日上午,众多记者通过多番沟通而来的新闻通气会终于如期举行,但让人遗憾的是,通气会草草收场,并无实质内容发布。昨日,在对另一名遭受性侵犯的受害少女小丽(化名)的采访中,记者得知,她在案发后竟被凤凰警方扣留达一周之久,并且还是在被迫向警方交纳了2000元的“死者安葬费”后才得以回家。


新闻通气会无实质内容


26日下午5时,因凤凰县政府承诺召开的新闻发布会突然爽约,多家媒体记者直接闯入凤凰县委常委、宣传部长刘飞勇的办公室。当着众媒体的面,刘飞勇现场办公,安排由该县专门为该案成立的“案件新闻中心”与媒体记者见面,并回答疑问。


为了方便新闻中心发言人回答各大媒体的问题,刘飞勇让一名宣传干事记录下了在场所有记者提出的问题,共计11个。


昨日上午10时,包括中央电视台、中国青年报和本报在内的全国十几家媒体应邀来到凤凰县凤天酒店。在酒店八楼一间标准间内,该县副县长高湘文、公安局副局长张任平和该县公安局一名副政委已在等候。但看到记者人数如此之众时,三人立即走出门外,在酒店八楼的电梯**谈了足足二十多分钟。


10时20分左右,新闻通气会终于开始。凤凰县副县长高湘文将9月20日和23日该县公布的案情准确无误地快速背诵一遍后,话音还未落,主持通气会的凤凰县委宣传部新闻干事黄某便宣布新闻通气会到此结束。记者当即打断他的话,质问该县前日向媒体记者收集并承诺回复的11个问题为何只字不提。随后,媒体记者相继发问,但高湘文、张任平仅以一句“案件还没侦结”进行了回绝。


在房间门口,央视记者拦住两人的去路,问:“既然案件还没有侦结,为何凤凰警方便批准逮捕?”两人同样不予回答,接着从安全通道走楼梯快速走到七楼,然后乘电梯离开。


被侵犯后反遭警方扣留


案发当晚,小丽被带至凤凰县公安局刑侦队。在笔录调查时,小丽将小邱(死者)来凤凰县的全过程以及自己遭受韩某性侵犯经过都一五一十地进行了介绍。令人感到意外的是,在接下来几天里,作为受害人之一的小丽竟然遭到当地警方远超48小时的强制扣留。


据小丽介绍,作完调查笔录后,公安人员并没有让她回家。“那是一间值班室,白天警察看着我,晚上就用手铐把我铐在椅子上。”小丽说。


案发后,小丽的父母从广东赶回凤凰县。9月10日,在该县公安刑侦队里,这对父母被告知,必须支付1万元钱才能领走已被扣的小丽。“他们(警察)说:‘你的女儿没得什么事,但死者是和你女儿一起回来的,有牵连关系。六个当事人,每人要出1万元给死者当安葬费。’”小丽的父亲回忆。


对于贫寒的小丽家而言,1万元如同天文数字。接下来几个小时内,小丽的父母四处借钱,最后才从住在凤凰县城的舅舅家借得2000元。无奈之下,他们硬着头皮走进了凤凰县公安局。“我说筹不到那么多钱了,他们就说先交2000元吧,明天再把剩下的钱补齐了,然后让我把女儿领回家了。”小丽的父亲说。见到蓬头垢面的女儿时,夫妻俩流下了眼泪


收到小丽父母支付的2000元钱后,凤凰县公安刑侦大队出具了收条。上面注明,该2000元是为了支付死者小邱的安葬费。经手人则为付某和向某。


直至昨日,小丽家仍然没有筹齐剩余的8000元钱。为此,这个老实巴交的家庭一直惶恐不安。一方面,女儿与该案有关令他们感到害怕;另一方面,“欠”警方的钱,他们已无力支付。


根据小丽和父母的讲述,小丽从9月4日晚8时左右被凤凰县警方扣留,9月10日下午2时左右放回,其间被扣留的时间长达7天,远超法律规定的48小时滞留时间。重要的是,根据警方的调查,小丽并非嫌犯。而根据小丽的述说,她还是该案的受害人。


另外,当受害人小丽被扣留时,作为该案的关键人物之一的杨杰却迟迟没有归案。他是否与林某等人存在勾结,需要警方进行调查。


知情人告诉记者,如果警方对涉案的5名嫌犯及小丽每家收取1万元的安葬费,则与死者家属商谈的6万元安葬费数字不谋而合。


死者家属未收到安葬费

9月8日至9月20日,小邱的哥哥和父亲等家属在凤凰县呆了整整12天,花费了律师费及其它各项费用共4万多元,却始终没能讨得一个说法。9月24日,他们再次赶到凤凰县,又一次辗转于当地各个部门之间,为小邱之死讨还公道,但依然四处碰壁。在这期间,凤凰县警方和当地政府没有对家属采取任何安抚措施。“我们吃、住、行都靠自己,没有人来管我们。上一次,我们的钱都用完了,向凤凰县公安局借点路费,都被他们拒绝。”小邱的哥哥气愤地说。他告诉记者,为了培养自己和大妹妹读书,这个原本就很贫困的家庭已经一贫如洗。来凤凰县维权之前,父亲家里来不及收割的60亩水稻全部抵押给了别人,换了3万多元钱。他称,这是他们家一年的生活来源,但即便如此,他们也要为惨死凤凰的妹妹讨还一个公道。


在这期间,凤凰警方收取了受害人小丽家支付给小邱的2000元安葬费,但小邱一家却分文没有收到。(楚天金报 特派记者张卫华)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