暗剑 正文 (六)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6792.html


九八部队营区大喇叭一遍一遍播放着解放军进行曲。崭新的国旗在新营房前的操场中央迎着山风猎猎作响,粗壮的法国梧桐树下,龟裂发黑的水泥路,一座座废弃的营房,掉漆的标语,述说着营区的沧桑。

没有人记得这里曾经住着一支怎么样的军队,有着一群怎么样的军人。

吃过了早饭,却没有因一晚的颠簸带来一丝困意,在班长的带领下我们来到了我们的营房,一个房间一个班九个人住在一起,我们的被子已经叠成了“豆腐块”,常服、军帽、武装带整齐的摆放在床上,桌上黄色的脸盆,白色的毛巾也被叠成了“豆腐块”放在了军绿色的牙杯上,看着兔子身上的迷彩服,再看看自己才恍然我已经来到了部队。

“我是九八部队一连三排二班班长,三级军士长王成,以后就是你们的班长,九八部队的前身是南方军区独立步兵2团,是着一只有着优秀光荣传统的部队,1985年百万大裁军撤除番号,1996年在原址上重新组建九八部队,现在我来点名。”听完了王班长一堆云里雾里的介绍。

“炸药包”

“到!”炸药包面向着我吼了一声,震得我头皮一阵发麻!

“九号”

“到!”我示威似的,对着炸药包吼出了全身的力气,车上靠着我脚上睡的帐还没有算回来呢。

炸药包狠狠的瞟了我一眼。

······

“兔子”

“到”

······

点完名开始分配床位。

我和炸药包被分配到了一二号床,

他睡下铺,我睡上铺。

“我们今天的安排是,上午自由活动,午饭后休息,下午两点半参观独立步兵2团荣誉室,晚上学习。”班长吼完了这一句话。

部队的说话都是用吼,习惯以后我的嗓门也大了,直到现在还有人说我讲话和吵架一样。

我们还没有来得及说话。

班长又吼道:“你们的回答只能是‘是’,‘明白’明白了吗?”

“明白!明白!”很多战友都还没有反应过来。

“明白了吗?”班长又吼道。

“明白!”大家稍微统一了一点。

“大声点!”班长继续吼着。

“明白!”

“没有吃饭啊。明白了吗?”班长似乎问不听的。

“明白!”我们都撕心裂肺的吼道。

这会儿班长才露出一丝丝满意的表情。

从宿舍出来后和兔子漫步在这充满神秘的军营。

一切都是那么的新鲜,一切都是那么的梦幻,部队我来了。

我们将草作成草环戴在头上,就像黑白电影里面的解放军一样,就像是小鹿一般的在草坪上奔跑。

勉强的阅读起墙上已经模糊的标语:“提高警惕保卫祖国。”整齐的营房一点不因,破碎的玻璃,掉漆的绿色的门框和窗户,而散失应有的威严。

营房旁边的训练沙滩上生锈的单杠,双杆,撑杆,的边上已经有着一套崭新的训练器材。

“军队财产人人保护,平时不用战时即用——南方军区”的鲜红标语述说这这里,就是军队的地盘了。

水泥牌子上军事的四个字也给红油漆重新描上了一遍。

废弃的营区又迎来了她的青春。

两条平行线上崭新的四百米障碍,和长满杂草障碍的形成了鲜明对比。

旧障碍上的坑洼,杂草,瞬间幻化成一支穿着六五式军装的部队,他们带着五角星,带着红领章,手握着56式自动步枪,他们在奔跑,他们在挥洒汗水,他们在怒吼。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