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评电子支付引发国家诉讼之完结篇:奥巴马持单标识银联卡拉动美国经济 – 铁血网

十评电子支付引发国家诉讼之完结篇:奥巴马持单标识银联卡拉动美国经济


来源:中国金融智库网

中国金融智库首席经济学家 王言殊

正是因为政治、选举、就业、贸易诸多因素交织在一起,华盛顿有人就说,若中美人民币汇率之争称得上是危机的话,那也是“按计划进行的危机”。危机本来是无序紊乱,美国居然弄出计划性的危机,这是一个悖论迭出的国度,一不小心你只要与它搞在一起,美国人一定让你觉得自身的存在就是一个悖论。

日前,美国总统奥巴马认为人民币被低估,声称“不符合市场实际情况,并让中国在双边贸易中获得竞争优势”。国会众议院来得更直接,更具体,希望用“瑞安-墨菲法案”(俄亥俄州民主党众议员蒂姆•瑞安和宾夕法尼亚州共和党众议员蒂姆•墨菲联合提出而得名),对中国商品课以高额关税,用以弥补中美贸易逆差给美国带来的损失。

其实,汇率之争已有数年历史,美国政界发出的威胁亦是旧调重弹。美国人对人民币汇率如此纠结,缘于中美贸易逆差,以及“不公平贸易导致美国丢失两百万工作机会”的说法在美国大行其道,大有关联。不过这在很大程度上是把汇率事情“政治化”,美国未来学家约翰•纳斯比特甚至将“政治化”的比例量化到了90%。换言之,汇率之争几近成了政治道具。

美国国会议员是选民直选产生,要想赢得选票就必须摆出为选民争取利益的姿态,哪怕是秀才哭丧假哼哼,不让人看穿也行。同共和党相比较,眼下控制了白宫、国会参众两院的民主党在选票上更依赖蓝领产业工人,因此炮制出因贸易而丢掉工作机会狗扯羊腿的论调,成为让蓝领投自己赞成票的上佳借口,人民币汇率成为美国经济萎靡最好的“替罪羔羊”。

美国人怎么了?为什么要声东击西,环顾左右而言他。有研究美国问题专家曾概括中美两国在处理国际问题上最大的差别表现为指导原则,中国5000年来奉行的原则是“己所不欲,勿施于人”,美国则是背道而驰,300年来奉行“己之所欲,必施予人”的原则。参众两院说是中国不平等的贸易导致美国人丢失两百万个饭碗,那么照此逻辑,你中国人也要如此思考。中国人不是赞成经济全球化吗,中国公司不是要“走出去”实现国际化吗,与美国想法一致才是经济全球化、公司国际化的核心。

政治是政治,选举是选举,就业是就业,贸易是贸易,人民币汇率是人民币汇率,为什么要将它们拉上正相关的关系?王言殊对此百思不得其解。

中国有句古话,在其位谋其政,通俗来说就是“屁股决定脑袋”。由此王言殊给奥巴马开出药方:去“政治化”。改变贸易不平衡和就业问题,美国需要解决内部自身的问题,已经过度消费的美国,挽救经济依靠的还是刺激消费,显然奥巴马错将泻药当补药,给全美国人民服下了。为此,王言殊建议奥巴马要亲力亲为申办一张单标识银联卡,体验消费一下单标识银联卡会让他放松神经,并且号召喜欢出游、商务、求学到他国的美国人不仅申办,而此用单标识银联卡消费,既满足了他们消费习惯,又享受单标识银联卡消费走银联交易路由带来的实惠,美国人自此可能学会省钱。

另一方面,挽救美国经济,刺激消费的生力军,奥巴马要将眼光放在中国人身上,人民币升值已经让中国人看到到美国旅游、商务、求学最好时机就在当下,中国人不敢消费也没有能力消费已成过去时态,现在中国人开始消费,但没有丢失勤俭、节省的好传统。作为总统,奥巴马应该干预VISA,不得“封堵”其“银联•VISA”双标识卡在境外的交易路由,既让中国人享受用单标识银联卡,抑或用“银联•VISA”双标识卡,走银联交易路由带来的实惠,又脚踏实地帮助美国拉动消费,继而刺激美国经济增长。利人利己,实现多赢。细细测算,两利相权取其重,绝对利于美国多些。

不要相信VISA敦促中国开放银行卡转接清算市场的一些带有欺骗性的言论,这些言论包括,中国市场所带来的商业增长有利于其美国业务,并带来就业。事实上,即便VISA进入中国市场建立转接清算系统,也很难短期获取利润,很难带来所谓的商业增长。隔山买牛,更难给远在天边的美国增加子须乌有的就业机会。

远水解不近渴,还是让美国人体验使用单标识银联卡,举双手支持中国人享受用单标识银联卡到美国消费,来得直接。

面包会有的,牛奶会有的,选票会有的。既然人民币升值、开放中国银行卡转接清算市场,并非解决美国经济的灵丹妙药,那么,VISA及美国停止枉费心机的动作,才是上上策之选。

此文为“十论”完结篇,但VISA及美国敦促中国开放银行卡转接市场事件,还远没有到结束的时候。VISA与银联完全可以走到一个战壕,不用对簿公堂,因为银行卡对人们消费支付的渗透远远没有达到预期。对此,王言殊规劝VISA等跨国银行卡公司,其它争议完全可以搁置一端,借用时任Visa副总裁兼中国区总经理熊安平在2003年2月说过的一句名言,结束王言殊的系列评论:

我们最大的敌人是现金。

[结束语]

两个女人凑在一起,一定在说什么是非。两个男人凑在一块,十有八九想阻击一场战争。前者不费吹灰之力可以实现的,后者却似螳臂当车,难度系数大矣。

反正,九月初,两个男个在北京中国职工之家近处一家韩国菜,一边用紫苏叶卷着烤肉,一边谋划阻击电子支付引发的国家诉讼“战争”。这两个男人,其中一个是中国金融智库当家人范钦鹏,一直坚守新闻理想的山东人;另一个就是“十评”作者王言殊。

我们一直存在着认识盲区,认为给局内人讲不明白,局外人也听不明白的产业,就是银行卡产业。从业者居傲,非从业者误解甚至妖魔化。王言殊想起张五常大师,他给小学生讲产权经济学,而小学生听得津津有味。如果此文传播是成功的话,深入,然后浅出,才是成功的关键。感谢我心中的大师张五常,大师如灯,给我引路。

写作过程是愉悦的,释放心中块垒,如有神助。但在写作《电子支付引发国家诉讼之六》时,王言殊已显身心疲惫,准备休整一阵。偶获陶短房兄观点,他认为此次诉讼,VISA等跨国银行卡公司却步调一致地躲在幕后,让“商告商”变成了“官告商”乃至“官告官”。好一个“官告官”!明显是VISA政企不分,美国政府“素菜腥作”,将商业问题泛“政治化”的一贯作派。王言殊动了君子之怒,拾笔继续疾书“十评”余下的章节。白天公干,只得通宵达旦,写作过程苦不堪言。好在“铁肩扛正义,妙手著文章”是王言殊一直坚持追求的学术理想,理想光芒照亮黑暗,驱逐一切困难,支撑王言殊写下系列评论的最后一句话。

在此,王言殊十分感谢读者持续关注“电子支付引发国家诉讼”话题;也感谢文章原发网,中国金融智库网每期独具匠心地参与策划,悉心编辑;感谢中国金融网、金融网、人民网、网易、世华财讯等网络转载,以及《光明日报》、《21世纪经济报道》、《羊城晚报》、《扬子晚报》等媒体客观引用王言殊的观点;感谢近二百家论坛转载,“水军”汹涌,始料未及;甚至对于江苏卫视采访未果,在此也一并致谢!

民族的才是世界的。随着经济的全球化,文化的多元化,坚守民族阵营,把持自主底线,已然不易。

为此,王言殊呼吁,中国政府机构,中国银联,中国商业银行,中国收单机构,中国商户,中国收单专业化服务机构,以及数以亿计中国持卡人,包括因小小一张银联卡片粘连着切身利益在内的庞大群体,我们继续努力前行。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