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對「每一個細胞、每一滴鮮血,都愛國」者的期望[已拜读] – 铁血网

扫码订阅

對「每一個細胞、每一滴鮮血,都愛國」者的期望



在電視上看著國務院總理溫家寶慢聲緩調地警告小日本:「我方多次義正嚴辭的向日方提出交涉,但日方置若罔聞。在這種情況下,我們不得不採取必要的反制措施。在這裡我強烈敦促日方政府立即無條件釋放中國船長。如果日方一意孤行,中方將進一步採取行動,由此產生的一切嚴重後果,日方要承擔全部責任。」讓人想到幾個月前溫總訪日時(5月31日至6月1日)對日相鳩山由紀夫說的一段話:


「中國堅持和平發展道路,奉行睦鄰友好政策。中國在戰略上將日本視為夥伴,而不是對手,更不是敵手。兩國作為近鄰和亞洲大國,都應以這樣的心態看待對方,看待對方的發展,真正實現和平共處、世代友好、共同發展。」「雙方要加強高層溝通,及時就重大問題交換意見;繼續推動落實東海問題原則共識,加強海上危機管理,避免發生對立和衝突事件,使東海真正成為和平、合作、友好之海。」


6月1日他又告訴專訪他的日本NHK電視臺主持人國谷裕子:


「時隔三年,我再次訪問日本,心裏非常高興。我願意通過NHK電視臺向廣大日本民眾表示問候。如果説三年以前是“融冰之旅”,三年後,中日關係發生了很大變化,兩國建立了戰略互惠關係。這次訪問我們可以叫做“信心與希望之旅”。」


「我以極大的熱情進行了四場民間外交。第一場是在日中友好七團體和僑界四團體的歡迎晚宴上,我用“心”發表了一篇即席演講。第二場是在日本經濟界團體歡迎午餐會上,我用“理”發表了一篇即席演講。第三場是同兩國文化界人士座談的時候,我用“情”同他們交流。第四場是在同日本民眾和學生接觸中,我用“行”與他們交流。通過這四場活動,我感覺到,中日兩國民眾的心靈和感情是可以溝通的,中日合作是有著廣闊前景的。現在,中日兩國經濟緊密相聯,誰也離不開誰。我們還要加強文化和人文交往,這是我們友誼的根,是我們友好的基礎。現在看來,我訪問的目的達到了,訪問是成功的。」


他還強調:


「三年前我訪問日本,在國會演講時,贏得11次掌聲,直到我離開國會大廳,走到很遠的地方,還能聽到掌聲不斷。在從東京到京都的路上,我看到日本國民自發地站在道路兩旁,揮手歡迎。」


溫總與人為善,可謂用心良苦。然而事與願違。日前執政的日本民主黨有73名國會議員就釋放中國船長一事,向菅直人內閣提出書面抗議,不就說明侵略者的虛假掌聲是包藏禍心!


我的童年是在戰火中度過的,我沒有在座的同學們那樣一個美好的童年,在日本侵略者用刺刀把人們趕到廣場的時候,我曾經依偎在媽媽身邊。」(2003年12月溫在哈佛大學演講開場白)才是真實的場景。


如今日本人再次亮出刺刀來:


「尖阁列岛(即“钓鱼台列岛”)自古以来就是日本的固有领土,不存在中国方面主张的领土问题。」「尖閣列島是日本的固有領土。我們一直有效地控制著這片島嶼。」(日本外相前原誠司語)


日本人的心靈和感情也是不容一廂情願。


釣島問題沸揚之際,谷歌日本所做網絡民意調查顯示,超過三分之二的日本民眾認為應該用武力來解決。


詹其雄船長一被釋,日本海上保安厅、外务省馬上接到上万通质問和抗议电话。


再看看日本各界的反應:


“眾人之黨”代表渡邊喜美稱這一決定「明顯是外交上的失敗」、「這只能讓人覺得是屈服於中國的壓力,令人目瞪口呆。」


自民黨總裁谷垣禎一指出:「這樣的問題要堅持原則。地檢說考慮到了日中關係,讓人完全無法理解。」


前首相安倍晉三指責道:「向中國發出了錯誤的訊號,外交上極其幼稚拙劣。」


“奮起日本”的黨代表平沼赳夫則表示這一決定有可能造成日本承認釣魚島主權屬於中國的印象,「令人遺憾」。


日本***委員長志位和夫批評稱:「地檢基於政治上的判斷決定釋放於理不符。」


顯見日本軍國主義已全面復活之說並非無稽。


其實早在一九七八年十一月日本《每日新聞》駐華盛頓特派員古森義久就報導了美國前駐日公史耶瑪遜的談話:「一九七八年的日本,跟一九三零年的日本,情形最像,日本在走危險的老路。」


9月17日前原誠司告訴《華爾街日報》說此次釣島事件:


「只是一個發生在日本的妨礙執行公務的事情,這件事基於日本法律得到了處理。世界各國看到了中國是如何對這件事作出反應的。」


至此,二零一零的日本跟一九三零年意在東三省的日本沒什麼不同再清楚不過了。


溫總在前揭訪問稱:


「我本人就是一個愛國主義者。我曾説過這樣的話:『我的每一個細胞、每一滴鮮血,都是愛國的。即使我死了,燒成灰燼,也是愛國的。』」


溫總的母親曾回憶說:


有一天,家寶在學校聽了一場報告后,回到家里,他很堅定地跟我說:『媽媽,長大以后我要為國家做大事!』」


期望愛國主義者真能如汶川大地震時對北川中學學生所言:


「要昂起不屈的頭顱,挺起不屈的脊梁。」


做些保家衛國的大事,證明自己比軍國主義者更愛自己的國家。

只有這樣,才能讓二零一零年的中國政府不同於一九三零年。



本文内容于 2010-9-30 9:01:44 被yehe666编辑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