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评电子支付引发国家诉讼之九:银联卡转接清算市场的前车之鉴

来源:中国金融智库网

中国金融智库首席经济学家 王言殊

列宁说过,忘记过去,就意味着背叛。

唐太宗说过,以铜为镜,可以正衣冠;以史为镜,可以知兴替。

VISA等跨国银行卡公司依托半个世纪取得的市场地位,垄断了全球银行卡跨境转接清算市场,轻取绝大部分国家和地区银行卡市场主导权,使其本土品牌走向消亡。我们撷取数例,希冀起到“以史为镜”的警示作用,唤醒银行卡产业人士。

[不堪高交易成本重负,澳大利亚Bankcard悲愤退市]。自澳大利亚开放跨行转接清算业务之后,本土银行卡价格体系被VISA等操控,该国承担了过高的信用卡交易成本。为此,澳大利亚储备银行推动信用卡体系改革,旨在遏制其业务非理性增长。此举遭到VISA等强烈反弹,2002年它们反客为主,公然挑战澳储对国内支付市场价格机制的主导权,就交换费监管事项发起对澳储诉讼。本土品牌Bankcard在该国开放转接清算市场之后,在没有实现自主品牌走向国际的前提下,又没能退而求次之延续与VISA等进行双品牌合作,在自有转接网络缺失,又局限于单一的信用卡业务,可谓乱箭穿心终于2007年退出市场。

[弱化品牌保护,台湾“梅花卡”步向末路]。1984年6月台湾联合签账卡中心(联合信用卡中心NCCC前身)推出联合签账卡,因卡面有一朵梅花图案而得名“梅花卡”。上个世纪80年代末,“梅花卡”占据岛内绝大部分市场份额。90年代前后,随着欧、美、日等放松对台湾民众签证审批,VISA等加紧向台湾民众发行信用卡,继而大批台湾民众持卡前往欧、美、日等地旅游、留学,自此“梅花卡”品牌衰败序幕徐徐开启。随后台湾当局放弃了对“梅花卡”的品牌保护,90年代末“梅花卡”走到末路,基本退出市场。

[日不落国蒙羞,英国Switch消亡]。英国Switch被万事达所灭的另一个悲剧故事,在此不想细述,倒让人想想说Switch网站上的廖廖数言,像墓志铭。大意是:万事顺提供Switch可以提供的一切服务,却是在全球范围内的。在您的卡片上只保留一个万事顺商标就可以使事情简化。

当然,全球不是所有的国家和地区没有觉悟,它们一直在挣扎,保护自有的银行卡转接清算市场。正如Sinsys首席执行官Dirk Syx所言,电子支付可以跨越国界,但金融安全性是有国界的。防止美国对欧洲支付网络的控制,对欧洲央行来说是一个政治问题,因为金融安全高于经济利益。

成功抑或行进在成功路上的有三类模式,对于我们来讲可资借鉴。

一类是联建区域网络,共御强敌。2003年意大利、比利时和荷兰各自的银行卡组织联合组建支付处理公司Sinsys。2004年印尼、马来西亚、新加坡和泰国创建东南亚区域性支付联盟ASEANPay。2007年德国、意大利、葡萄牙、西班牙、英国等建立了欧元支付组织联盟EAPS。后两个联盟均是参与国央行主导的。区域网络的建立旨在应对VISA等对其所在银行卡支付市场的渗透。

二类是自建支付清算网络,拒绝对外资开放。1984年法国政府为了防止本国经济信息落入VISA等美国公司手中,推动法国银行业成立了银行卡联合会(Cartes Bancaires),负责法国国内银行卡跨行交易的转接清算。法国开了个好头,却没有收获完美的结局。尽管Cartes Bancaires控制了法国国内转接清算市场,但由于其境外转接完全由VISA等掌控,导致国内Cartes Bancaires单一品牌的银行卡仅占5%左右,其独立品牌地位已然丧失,成为VISA等体系的组成部分,最终仅作为国内联网通用的标识。

三类是失而欲复得,试图自主自治东山再起。印度银行卡跨行POS交易全部通过跨国银行卡公司转接清算,2006年印度国内银行卡POS交易总额约133亿美元,向跨国银行卡公司支付费用总额高达5000万美元。今年4月印度银行业酝酿成立本土银行卡组织India Pay。亡羊补牢,以期夺回在印度银行卡市场的主导权。

对于本次美国向WTO提起对中国开放转接清算市场的诉讼,让我们想起历史是多么惊人相似,暴露出来就觉得阳光下没有新东西。如果中国的银行卡转接清算市场放进VISA等入场,中国经济金融安全将构成必然威胁,银行卡产业将丧失主导权,中资机构在产业链中也将重挫竞争力。

因此,这是一场看不见硝烟的战争,政府机构当仁不让被置推到前台。当然,不只是银联一家在参与战斗,中国的商业银行、收单机构、商户都是战斗员,重要的一员还有数以亿计的持卡人,因为小小卡片粘连着庞大群体的切身利益。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