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猛虎师七十团七连战场上的两个小故亊




国庆前夕,稍有余暇,又一次阅读了我师的荣誉史冊。通过学习,让我再一次受到教育。我们"猛虎师"的历史,是一部光荣的战史。曾在猛虎师服役的历代官兵,以自己实际行动,为猛虎师的成长进步,写下了光辉的一页。特别是战争年代,猛虎师的干部战士,以自已的浴血奋战,谱写了一曲高扬的战歌,铸就了这个部队不朽的师魂。阅读中,我又一次记起了一九七四年采访老首长,师田景荣副师长时,他讲的 猛虎师七十团七连贵賤不能破坏战场纪律。下面将自已阅读情况和记录整理出来,与网友们一起回顾和欣赏"猛虎师"这支英雄部队的历史和英雄们的伟绩。

一九四八年锦州战役中,我师奉命配属一纵炮兵团于十月十三日七时三十分开始攻歼北大营西山地堡羣及地堡群与城墙间敌人的一切外围据点和庄屯,使敌无反击我们的支撑点。尔后向锦州发展进攻。

首先讲一个贵贱不能破坏战场纪律的故亊。一打开锦州北大营突破口,七十团(四零三团)七连靳连长号召全连:"硬骨头的跟我上去,替牺牲的同志们报仇!"七连除了牺牲和重伤的外,二十多个勇士跳起來杀向地堡群里。他们多半都挂了一两次花。高忠信的左腿叫炮弹炸破了,右手又崩坏了,拿不起枪,就拣起敌人扔下一米袋手榴弹,跟着前进,解决了三,四个地堡。

他正在寻找目标,忽然瞅见有人跑进地堡里。追上去一看,是指导员和通讯员押着三个俘虏。这时候他的伤口还直往外淌血,伤口痛起來,手也发麻了。他想:战斗正打得激烈,必须继续参加战斗。于是就要指导员赶紧给他扎伤口。指导员劝他下去,高忠信顶起來说:"那不行!我怎么能下去呢?"正说着,腿真支不住了,往地下坐。指导员看他伤势这么重,又叫他下去。要叫高忠信退出战斗,那比要他命还难。他说:"叫我下去,啍!我就断腿缺胳膊,也要跟同志们死在一起,把伤口一扎,一样能跑步,右手坏了还有左手带上手榴弹,一样能要敌人的命!又沒死,又能动,就要下去,这是忘了报仇,也不是毛主席的好战士。我不当这号人!"想不到旁边爬在地上的一个高个子俘虏,猛地坐起來,解下围脖给高忠信说:"同志!用这围脖绑伤口吧!"高忠信一摆手说:"我不要!"俘虏还以为他嫌围脖脏,就说明围脖是新的,沒有毒。高忠信一心想说明党的政策,痛也忘了,劲也來了,站起來摆着手说:"不是怕有毒沒毒,咱们解放军除了武器弹药要你们的,什么金银财宝,一针一线都不动的。"那俘虏活了三十多岁,还是头次见这样好的兵,实在诚心想叫高忠信扎住伤口。但高忠信明白,执行政策和打仗是一样重要。正如他过后对同志们说的:"就是伤口止不住血,也不要俘虏私人的东西。我明白,拿私人东西就是犯了纪律。那时,我流血又死不了,忍着吧!我情愿多流一点血,贵贱也不能破坏纪律!"当时它就从这个观点出发向俘虏进行教育:我为人民负伤流血是光荣的!死了更光荣!用不着你可怜!你们打仗是替蒋介石做恶,受了伤才丢人呢!死了更是冤枉!只要你认凊了,到咱们这边来,要好好干!立个功赎了罪就得啦!"俘虏连连点头,两眼又直着看高忠信的还在流血的伤口。指导员也着急怎么想法扎住伤口?一眼瞅见高忠信右臂上还绑着昨晚作联络用的白毛巾,马上给他解下。高忠信也才想起来,急急忙忙扎好伤口,又一拐一蹦地向枪声紧的方向跑去。三个俘虏都看呆了好一阵,他们算是看出解放军为什么能百战百胜的秘宻了。那个高个子俘虏猛地抓住指导员的手,激动地说:"同志!被好样的军队抓住了,也要当个好样的俘虏,才不亏良心!我领你去找冲锋枪,我知道他们埋放的地方。"沒等指导员答话,小个子俘虏也愿意领指导员去取敌人埋藏起來的枪枝。

下面讲一下七连光荣的抢救组。七十团七连炊亊员张永宽,理发员孙厚和文化干亊及两个战士,一共五个人,组织了抢救组紧跟着部队往前冲,奋不顾身地抢救亲如手足的阶级兄弟。

张永宽是共产党员,春天离开冀东老家踏上东北前线,因自己身体不好,由步兵班调到炊事班来。这次他又害了病,但他不说。他知道,共产党员要做模范,有病也要坚持战斗。他从伙伴手里夺过了担架,弯着腰迅速地跟看文化干亊前进。他第一次上火线抢救,心在跳,但不是恐惧,而是兴奋。

在冲锋出发地,张永宽的头前落了一发炮弹,两耳震聋了。理发员孙厚左手被弹片碰破了一块,血呯呼流。两个战士负了伤,文化干亊牺牲了。眼看部队冲锋了,这里十多个同志倒下不能前进了。张永宽复仇的烈火烧红了他的眼,背起伤员同志就走。

"张永宽!张永宽!"理发员小声叫他,他已听不到一点。他两人沒有说话,但心是一条,迅速地把伤员扶上担架。他们在严宻的火力封锁的公路上来回飞跑穿梭,把第一个、第二个........十多个伤员很快地抬到了较安全的营包扎所的房子里。他们刚坐下来喘喘气,九连文化干亊來叫三营担架到西边去,他俩拿起担架就跟上了。他们虽然是七连的,但他们认识到凡是革命同志都要抬,不管是那一部分。有付担架的同志说:外边打炮等一等再去。张永宽马上给他解释道:"战士们都不怕,我们怕啥,我们不都是为人民服务的吗?"他两人抬完九连阵地上的伤员,腿都酸了,呼呼的喘不过气来。这时,上级又传他们进突破口,他两个人齐声说了声"干!"就抬起担架进了突破口。在工事重重的障碍中寻找着伤员,有时伤员呻吟,孙厚便安慰道:"坚持点,同志。不远就到包扎所给你上药。"

最后,他们完成了仼务。仅仅两个人,抬伤员五十多名。全连战士传诵着:"抢救组真好,咱们的张永宽和孙厚都该立大功!"

本文内容为我个人原创作品,申请原创加分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