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源:中国金融智库网

中国金融智库首席经济学家 王言殊

在中国银行卡市场,VISA存在三宗“原罪”。同样在中国银行卡市场,银联要解放自己,必须推翻“三座大山”。

银行卡产业专家认为,VISA等跨国银行卡公司控制世界上大多数国家和地区银行卡市场,基本策略无出其右。第一步,VISA主动示好,深入当地将商业银行发展成自己的会员;第二步,VISA满足当地商业银行跨境支付需求,并帮助发行VISA卡,渐进控制发卡市场的主导权;第三步,VISA奉行“谁的品牌谁转接”,轻松斩获转接清算的话语权;第四步,VISA凭借网络优势让当地区域卡品牌无立足之地,牢牢控制当地发卡、收单、转接整个银行卡市场;第五步,反客为主,让区域卡品牌沦落为单一的受理品牌,为VISA业务做辅助业务服务,如收单专业化服务。英国的Switch、西班牙的ServiRed、台湾的梅花卡等,成为被VISA等跨国银行卡公司利用双标识卡吞并的血证。反过来说,Switch、ServiRed、梅花卡是挂在VISA等跨国银行卡公司胸前荣誉勋章

第一原罪”VS“第一座大山”:惊天创意双标识卡“畸形”产品,违规抢跑进入中国发卡、转接市场。

在中国境内,VISA等跨国银行卡公司故伎重施,图谋转接清算市场。它一计不成,频生多计,其中最著名的一计就是设计并强力推动中国的商业银行发行“银联?VISA”双标识卡。

VISA等跨国银行卡公司借助该产品具有外币账户特点,放大中国持卡人的境外支付需求,绕开政策开放限制,介入国内人民币发卡市场,继而阻挠中国银行卡自主品牌发展。由于“银联?VISA”双标识卡采用了跨国银行卡公司技术标准,在境内发生交易时直接、间接地误导商户收银员当作境外卡交易,造成“内卡外抛”现象,将交易转接给跨国信用卡公司的网络,进行信息交换和资金清算,违反了中国相关政策。

在既成事实面前,倡议商业银行对银行卡业务全面施行独立核算,算好双标识卡收入与支出明白账,不被VISA对双标识卡的投入所蒙蔽。同时,银联要给予商业银行充足的资源、资金双支持,从民族情结向利益驱动、商业模式共建转变,恪守长远期许共同成长理念,让商业银行在“银联?VISA”双标识卡三年有效期到后,有动力更换成单标识银联卡。同时对增量银行卡产品,主动发掘直联商户、行业合作伙伴,与商业银行发行单标识银联联名卡、银联主题卡。

“第二原罪”VS“第二座大山”:面对双标识卡“畸形”产品,VISA强行拉客,要求境内双标识卡在境外交易时走其转接清算路由。

既然有了“银联?VISA”双标识卡“畸形”产品,VISA等欲对收单机构步步逼宫就范。始于银联将香港作为国际化业务首发站之时,VISA等动员境内商业银行和香港的合作银行,要求双标识卡的境外交易由它们转接清算。直到今年5月28日,再掀“致函”波澜。

既生瑜,何生亮?面对共同的产品,两种路由,VISA表现出美国利益至上作派的亮底牌前的焦虑,银联则表现出受儒家文化熏陶的从容和淡定。

王言殊支招银联,立即扭转为人作嫁的思路,在境内外一切营销、品牌推广活动中,强调活动仅适于单标识银联卡。尤其是在境内,在准持卡人申办双标识卡的源头上调整其欲望,选择单标识银联卡,才是银联当前工作的第一要务。杜绝只做思想的高人,却成行动的矮子。一定在行动上让人们知道双标识卡没有、起码在银联这边没有任何实惠和好处。当然,这是痛心疾首的抉择,必须放弃了存量双标识卡参与营销继而带给银联的交易额,还有转接清算收入。王言殊相信,长痛不如短痛,立即刹车,于持卡人、于银联自己、于国家金融信息安全将产生多边益处。

建议彻底厘清并准确定义什么是“单标识银联卡”,摒弃“银联卡”、“银行卡”的模糊提法。

尤其是将“银联?VISA”双币种卡的提法纠正为“银联?VISA”双标识卡。因为银联在香港等其他国家和地区,与当地发卡机构发行了两个币种、标识仅为银联的卡片,表明只走银联的转接清算路由;若卡片同时有银联、VISA两个标识,表明是两个币种、双标识,给予持卡人在境外转接清算路由方面存在两个选择。既然,2003年VISA等在设计推动双标识卡时,“银联?VISA”双标识卡成了VISA、商业银行、银联三方共同的产物,无论它“畸形”到何种程度,共同的孩子共同抚养,三方中任何一方无权违背承诺,让持卡人在交易路由上有自主选择权。在境外,银联要大力推广香港市场经验,“刷卡无障碍”程度与大陆不分仲伯,所有联网商户收银员面对“银联?VISA”双标识卡持卡人选择交易路由时,话术亲切地询问:

走银联?还是走VISA?

“第三原罪”VS“第三座大山”:垄断地位已然成形,滥用价格制定权。

穷算命,富烧香。

VISA是强大的,富可敌国,这次却在美国政府面前头若捣蒜,烧香不止,鼓动政府出头,在WTO面前告中国御状。真是滑天下之大稽。

截止目前,VISA和万事达网络覆盖全球170多个国家和地区,会员机构2万多家,受理商户2000多万户,占据了全球近83%的银行卡交易分额,市场处于绝对垄断地位。VISA等制定了远多于银联的收费项目和收费价格水平(详见拙作《十评电子支付引发国家诉讼之七:VISA银联费用取予多寡录》),完全是身贵位显所致。

为此建言国家有关部委,甚至集合方舟子王海等民间自发力量,彻查VISA垄断行为,不等不靠,借鉴、效仿近年来在美国本土、英国欧盟澳大利亚风起云涌对VISA的反垄断调查,为我所用。

王言殊大胆认为,中国可以就VISA“先孕后婚”,抢跑进入中国市场向WTO提起反诉讼。借用一句“文革”语言来表明态度:

试看天下谁能敌?!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