醒狮 正文 张北口之战(一)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6521.html


张北口之战(一)

张北距张家口90公里。驻着伪军李守信部。李守信,蒙古族人。原籍山东济南人。生于蒙古卓索图盟土特右旗。1921年在奉军任营长,1930年任旅长。曾进剿嘎达梅林起义对伍,率3团1千多名骑兵追击数百里,将嘎达梅林亲自射杀于河中。李守信早年跟随张连同当土匪,1925年张连同被宋哲元部击毙,其队伍就归顺了李守信,这也是李守信起家的本钱。后来李手心率部投靠了奉军,任热河骑兵第九旅57团团长。1933年2月热河抗战爆发李守信投降让军。李守信投降日军后利用威逼利诱和收编小股土匪方法,由原来的2000人急剧发展到8000余人。在日军的帮助下,他将部队整编为三个支队一个炮兵大队。他的司令部参谋长是陈宝泉。第一支队司令刘继广,下辖三团,一团长朱昌武,二团长陈景春,三团长井得泉。二支队司令尹宝山。下辖三团。一团长朱子文,二团长邢德胜,三团长门树槐。三支队司令胡宝山。其部是蒙古支队,有1700余人。炮兵大队大队长丁其昌。日军在其部队派驻有顾问队。由浅田、佐藤、义田担任队长。5月日军与何应钦签订塘沽协定后,趁中国军队不备让李守信率部驻进张北,名为维持地方治安实为为进一步进攻长城沿线和察哈尔予作布局。

李守信最近感觉十分不好。他来到张北后本想让他的二支队占领沽源县,当他的侦察人员回来一报告他感到背上凉嗖嗖的,侦察员讲在沽源刚刚进驻一支部队,这支部队番号不明,但纪律严明。他估计这样的队伍不好打,于是他就不敢前去找麻烦。这是他发现他的部队所处位置除与在商都的王英部能算是一条退路外,其实他现在是三面受敌,不过好在有塘沽协定给自己撑腰,周围国军还不敢来打自己。但这支新驻沽源的部队是谁人手下的部队现在对自己有无威胁还说不准,因此他决定暂时不惹为妙。

古北口战役结束后刘新国奉命带领部队西进,他进军至沽源时见李守信部还未占领沽源这个要地,他马上命令刘宏的10团迅速占领沽源并朝张北方向警戒,马上边作好战斗准备边开展发动群众工作,搞好地方建设。他带领部队主力直奔太仆寺旗,在太仆寺旗仅有不到两个小时就将一个伪蒙民团给缴了械,然后他命令三团马不停蹄的连夜奔袭康保,三团不弗众望在黎明时分即占领了康保,并将驻康保的一支400人的蒙奸部队和这个县的民团在睡梦中全部缴械和俘虏。第二天刘新国师长命令经过一天休整的一团和四团马上出动,以一天的急行军越过康保于傍晚时到达化德,并迅速包围了化德。于夜间趁敌不备攻进城中,仅用一个小时的战斗就全歼了驻化德的蒙奸建国军第一师,俘虏2763人,并将其师部人员全部俘虏。一团马上又派出一个营前出至土牧尔台,消灭了驻那里的一个蒙军连,至此从北面全部封锁住驻商城伪军王英部的北撤道路。因刘新国要到01基地参加军委会议,因此刘新国临走前命令所属各部除加强对敌警戒外要大力开展发动群众的工作,没收一切汉、蒙奸的财产,没收日藉的一切商户和个人的财产并将他们集中关押。刘新国开完军委会议后回来向大家传达了会议精神和下一部的作战任务,全军士气空前高涨,原来他们一个师攻打张北、商都的任务现在调整为整个战区的西进作战中的一环,因此大家都很兴奋。

围歼李守信的伪兴安军的战斗于8月16日打响,三师的二团从北向南压来,一路上全歼了李守信兴安军的两道阻击线上的伪军,于当日傍晚就前进至离张北城5公里的地方。李守信当接到第一道阻击线羊囫囵回报驻沽源的部队来攻时,他马上命令前线要坚守阵地,并命令一支队司令刘继广派一团增援并防守第二道大囫囵阻击线,可当朱昌武带着他的一团来到第二道大囫囵阻击线还未进入阵地,就见中华民族解放军的二团飞速前来,不容他拉开阵势一顿猛烈的炮火就将他的部队给炸了个鸡飞狗跳,随即步兵就冲到根前,刘继广和他的部队那见过这样的战法和攻势,一下队伍就被冲垮,整个队伍就如同放羊一样满山乱跑,刘继广一看无法掌控住自己队伍而切有被俘的危险,马上跳上马背只带了几名卫士落荒而逃。二团用了不到一个小时就将刘继广带来的一个1250人的团给全歼了。随及他们留下两个连打扫战场和看押俘虏,大部队马上向南开进,在傍晚时分占领了离张北县城5公里的大王镇并就地构筑工事派出了警戒哨。西线总指挥于兆麟命令五师二团于8月15日前经张家口万全赶到长城边的狼窝沟,一团、三团、四团及师部西进占领张家口,然后三团四团由此出关在狼窝沟与二他会师,从南进攻张北的刘守信部。命令驻崇礼高福成的第八师派出一个团西进穿越山地于8月15日晚赶到张北现的东部以阻敌逃进山中。另三个团顺大路进张家口与五师汇合北进。王铁汉的第七师由现驻地丰宁出发向北经太仆寺去执行其战斗任务。

于兆麟带着部队来到张家口并将西线指挥部设在了张家口,可召来了张家口原驻军第29军暂编第二师师长刘汝名的强烈反对,于兆麟与其多番解释但其就是不允,并威胁要解决于兆麟的这支队伍,这时其实在张家口的部队不止刘汝名的部队,这时冯玉祥和JHC、方振武等人也正在此地组建了抗日同盟军,他们见于兆麟的队伍前来而且兵强马壮也动了收编这支队伍的想法,连夜冯玉祥和JHC前来劝说都被于兆麟给堵回,并劝说他们加入中华民族解放军的系列一同抗战。两人闷闷不乐的走了。鉴于此地政治情况复杂自己应对不了,于是于兆麟发电徐建让其前来解决。同时电命高福成的第八师加快前进速度赶来张家口。第二天于兆麟令一、三、四团继续按原定作战计划前进,只留下西线前敌指挥部与诸方在在张家口与之周旋。下午高福成师来到张家口,这时驻张家口各部终于看出这支部队非同小可,他们暂时也不敢再打这支队伍的主意。于兆麟命令将队伍驻在张家口城外并加强警戒。当晚抗日义勇军中的邓文前来与高福成会悟并相谈一些有关抗日的问题,高福成向他介绍了有关中化民族解放军的宗旨,他听后默默的离开了。第三天,徐建和黄显生分别从承德和多伦来到张家口,特别是黄显生将在多伦处理完那支原东北军骑兵旅的问题后就将战神团第四营全部带来,他们一在张家口露面就引起巨大的震动,一色的装甲车这在这个时代这些旧军人们那里见过,黄显生命令装甲部队穿城而过驻防在城东大境门外,与高福成的第八师成箕角之势。第29军第暂编第二师刘汝名和冯玉祥方振武等人看后均感到后怕,原来他们这几日都在打主意想吃掉这支部队,可他们见了今日前来的这支部队的后续部队如此装备感到幸好没有冒然动手,否则这后果真不可想象。原东北军、抗日义勇军的人都认识黄显生,如今见是他带领的这支队伍,于是都纷纷前来相见问好。黄显生热情的接待了他们并与之长谈,他们也都向黄显生讲了在东北坚持敌后抗战的艰辛和英勇壮举。他们也详细的讯问了这支部队的来历和作为。黄显生告诉他们这支部队就是在热河抗战和长城战役中唯一取得重大战果的中华民族解放军,歼灭日军近五万人,现在是前出至内蒙是去打击蒙独分子和汉、蒙奸的队伍,巩固我中华国土,粉碎日本和苏联分裂我国的阴谋。并将他们介绍给徐建认识。这些旧军官们一看这支队伍的总指挥官竟然是一名年龄30岁左右的年青人都感到有点吃惊,他们想不到指挥这支建立功勋的部队的指挥官如此年青,不由都有刮目相看之意。听说他们今日出兵是前去打北边相距不远张北城里的汉奸李守信部,众人都纷纷要求前去一同参战,因为他们都为东北军出了怎么一个汉奸感到气愤,特别是在东北的抗日义勇军,他们在东北的日军后方吃够了伪军的苦头,所以一听汉奸就气往上窜。徐建好言对他们相劝,告诉他们有二三天的时间就可将李守信部解决掉,众人听后感到不可思意。原来就在前一段,同盟军曾与李守信部交了一次手,但在张家口和张北县之间有一条大坝(实际是金代修建的长城遗址)让同盟军吃足了苦头,因无重武器所以伤亡了很多人也未攻下这条大坝,并引来了小鬼子的飞机对同盟军的狂轰烂炸,结果同盟军见无法取胜而且伤亡太大最后只好无功而返。

中华民族解放军从三面围住了张北县。李守信的第二支队第一团就驻守在张北县南边的大坝上,他们前段时间曾击退了同盟军的两个支队的进攻,因此士气很旺,他们听说又有队伍从张家口前来攻击这条大坝,因此他们毫不在乎,认为这次还会和上次一样他们能守住这条大坝。谁知这次一开战,李守信的一支队一团就感觉到不对劲。这次来的部队上来就是一顿炮击,只炸的毫无防备的朱子文团在这道大坝上待不住脚,他们只好抛弃被炸死炸伤不能动的300多名士兵的尸体和伤员撤到大坝下边躲避这炮弹的轰炸,想等炮击过后在从新据守大坝,可是等他们感觉到炮击向后延伸射击后,他们正往大坝上爬时,又一阵更为猛烈的炮火扑天而降,将爬到大坝中间地段的队伍炸的满坡乱跑,好不容易等到炮击停止,朱子文团长一收拢队伍见已埙失一半人马,他命令剩下的队伍赶快占领大坝,谁知他们刚爬到离大坝150米时,大坝上的轻、重武器一齐开火,一下子将自己的队伍给打的只剩下不到200人。原来这时五师的部队利用炮击的掩护早已上来坝顶并占领了原来伪军修好的工事架好了轻重机枪就等伪军来攻。这时就听的坝顶响起了冲锋号声,就见从大坝上冲下来大批的中华民族解放军的部队,他们边冲锋还边端着自己从未见过的能连发的枪不断射击,一转眼就将自己团给全歼了。朱子文见几支枪口对准自己,只好怪怪的举起双手并高喊“我投降,别打了,我投降。”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