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山黑水 第四章 千里送信 40 路遇劫匪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6626.html


杜伟峰带着广山还有大柱等人一路向北赶奔齐县。大柱在黄花沟的战斗中受了点伤,现在伤势已经好的差不多了,但是杜伟峰还是安排广山一路多加照顾。大柱为人虽然看上去大大咧咧的,但是实际上却是个心细的人,一行人进入卧虎岭一带后,大柱就发现好像有人围着他们在转,时不时的有人从身边走过,也好像在打探他们什么东西是的。凭着多年土匪的经验,他隐隐的感觉到可能是被当地的土匪盯上了。

他偷偷的走到杜伟峰的身后,低声说道:“大哥,我怎么觉得有点不对劲呢,好像有人盯上我们了。”大柱一边说一边指着过来的几个鬼鬼祟祟的人说道。

广山从一旁插话道:“这几个人已经跟了我们好几天了,而且总是装扮成各种样子,一会儿是农民,一会儿是驾车的车老板,我也觉得我们是被土匪盯上了,不知道他们看上咱们的什么了。”

杜伟峰点点头,说道:“我也发觉了,不要慌,见机行事。”

卧虎岭,因山上时有老虎出没加上远远望去整个山岭好似一头睡着的吊睛斑斓猛虎而得名,据当地人传说,古时候此地有一只老虎甚是厉害,并且总是祸害四周的百姓,人们谁也不敢单独上山采药、砍柴。有一个小姑娘,因为父亲病重,急需草药,只好一个人上山采药。回来的路上突然被老虎拦住了,老虎就在前面,想要逃走已是不可能的了,小女孩随身只带了一个挖草药的小铲子,但是一个手无缚鸡之力的小姑娘想要用这把小铲子对付老虎这又谈何容易。她一时手足无措,只能恐惧地盯着老虎。奇怪的是这只老虎并没有向她扑来,正相反,它张大着嘴蹲在地上,它以一种忧伤的眼神注视着小姑娘似乎是在乞求什么,并不停地轻轻摆动着脑袋。小姑娘很奇怪,她缓缓地接近眼前这头庞然大物,他看见一块硕大的动物骨头深深地扎入了这头老虎的咽喉。小姑娘这才知道,老虎是要她帮忙取出喉咙里的骨头。于是,小姑娘对老虎说:‘你如果能答应以后不再伤害村里的百姓,我就替你拔出骨头。’老虎连忙点头答应了。于是善良的小姑娘将手伸入那血盆大口中迅速地拔出骨头并麻利地在伤口上抹了一些草药。取出骨头后老虎不住地点头,似乎是在答谢小姑娘。后来,这只老虎再也没有伤害过村民,大家慢慢的都敢上山采药和砍柴了,人们总是能看见老虎趴在山顶眺望远方。久而久之,人们便把这座山叫做卧虎岭,把小姑娘给老虎拔骨头的地方叫做拔骨坡。

因为卧虎岭地势险要,山林茂盛,渐渐的成了土匪们占山为王的地方。

杜伟峰他们几个人翻过一座小山,正沿着山路往下走呢,只听前面一声怒吼:“站住!”只见从山路两边的树丛后面闪出了三四十人,一个一个都是土匪打扮,有的拎着刀,有的端着枪,为首的是个三十多岁的中年人,一张驴脸拉的老长,眼睛眯缝着,像是没睡醒的样子,手里拎着一把手枪,腰里别着一把短刀。他摇摆着身子,晃悠到杜伟峰他们身前,绕着杜伟峰几个人走了一圈,用公鸭嗓说道:“你们是干什么的?”

杜伟峰镇定自若,答道:“过路的,你们是干什么的,为什么要拦下我们的路?”

“小的们,告诉他们咱们是干什么的!”中年人比划着说道。

一个头上戴着狗皮帽子的土匪兵往前走了走,说道:“这里是卧虎岭,我们是卧虎山的,这是我们二当家的歪把子万丰。”

杜伟峰微微一笑,抱拳说道:“幸会幸会,不知道二当家的截住我的去路有何贵干?”

歪把子万丰手里掂着枪,身子得意的晃悠着说道:“你们一进卧虎岭,我就盯上你们了,你们的胆子也真够大,这条路没有几个人敢走,连国军都得绕路走,你们敢走,说明胆子不小啊。你们从哪来要到哪去?”

“从吉水县来,到齐县去!”

“到齐县干什么?”

“做点买卖,贩点粮食!”

“放屁!贩粮食带枪干什么?”歪把子万丰把小眼睛一瞪,凶相毕露。

杜伟峰立刻明白了,原来是自己腰间的两把手枪招来的祸。他有心趁其不备把这个二当家的收拾了,但是仔细一想,不知道后面有多少人,还是谨慎点好。于是笑着说道:“最近世道比较乱,买来防身的。”

“防身的?我看不像吧,你哪两个家伙可是好家伙,一般老百姓可买不起吧!”歪把子万丰充满疑问的问道。

“哈哈,不瞒二当家的说,我有个兄弟在国军里做事,是他帮我弄来的。”

“我不管你哪来的,也不管你干嘛的,我今天就是想借你腰间的两把枪用用,过两天再还给你,你看如何呀?”说着早已经把手里的枪口对准了杜伟峰的要害。

杜伟峰沉思了一下,心想:看来不给他点颜色看看,他是不会放我们走的了,擒贼先擒王,先把这个歪把子万丰给制服了,其他人就好说了。想到这儿,他伸手往腰间摸去。

歪把子万丰吓得赶忙后退,吼道:“你想干什么?”

杜伟峰笑道:“当家的,你不是要借枪用用么,我这是要拿给你啊。”杜伟峰的手就握在枪把上,随时都可以抽出来。

歪把子万丰还是有点不放心,说道:“不用你拿,你把手举起来,身子转过去。”

杜伟峰哈哈大笑,说道:“你也算是个当家的,带着这么多人,连拿枪的本事都没有?”

歪把子万丰被杜伟峰这么一激,顿时满脸通红,气急败坏的说道:“放屁,老子怎么不敢拿枪!”说着,气冲冲的就往杜伟峰面前走来,就在离杜伟峰还有一米多远的时候,突然杜伟峰以极其敏捷的速度向前侧身跨出一步,一只手搂住歪把子万丰的脖子,另一只手已经用枪顶住了歪把子万丰的太阳穴,速度之快让所有人还没想明白怎么回事,眼看着歪把子万丰已经被杜伟峰制服。歪把子万丰更是奇怪,怎么眨眼的功夫就已经被眼前的年轻人控制住了,他吓的魂飞胆破,要不是边上还站着自己的兄弟,他早就跪倒在地了,尽管他还在强撑着,但是腿已经开始哆嗦了。广山上来把歪把子万丰的枪给缴了,对端着枪的土匪说道:“识相的都赶快把枪放下,否则你们当家的小命就没了!”

端枪的土匪们,你看看我我看看你,都不知道该如何是好,放下枪吧,不甘心,不放下枪吧,二当家的又在人家的手里。一个一个犹豫着,最后面站着的一个四十多岁满脸络腮胡子的土匪端着枪一点一点的往后退,就想回去报信,退了几步,刚要转身逃跑,就听“啪”的一声枪响,这个家伙应声摔倒,惨叫着捂着自己的手,枪已经丢在了地上。开枪的正是杜伟峰,他瞪大双眼,目光如电,对土匪说道:“都老实点,谁也别想溜走,赶快放下枪,不然我下一枪就不光打大拇指了!”

土匪们半信半疑的回头瞧那个大胡子土匪,只见他捂着左手疼痛的惨叫着,鲜血洒了一地,就在他身边不远处的地面上有一摊血迹,血迹中间是半截大拇指。这一下所有的土匪都吓呆了,纷纷扔下武器,跪倒在地,杂乱的说道:“好汉饶命,好汉饶命!”

大柱立刻带人过去,把这三十几个人的枪给缴了,然后端着枪把跪倒在地的三十几个土匪给围在了当中。杜伟峰松开手,对着歪把子万丰屁股就是一脚,歪把子万丰本身就已经站立不住,踉跄了几步,一个狗啃屎栽倒在地。他双手撑地,勉强支起身子,用手擦了擦嘴角的泥土,他虽然十分的害怕,但是并没有象其他土匪那样跪倒求饶,他愤恨的看着杜伟峰,牙关要的紧紧的。

杜伟峰问道:“你们为什么截我的枪?”

歪把子万丰道:“没有为什么,看好了你的枪,我就想截。”

杜伟峰笑道:“看来你们已经跟了我好几天了,怪不得我总觉得有人在暗中观察我们呢!”

歪把子万丰道:“从你一进卧虎岭,我们就盯上你了,别看你这会儿抓住了我,但是你想走出卧虎岭比登天还难,你要识相的话,就赶快放了我,然后把枪交给我,再跟我磕几个头,我没准能放你走出卧虎岭,否则的话,这卧虎岭必将是你的葬身之地!”

杜伟峰笑道:“好样的,有出息,不愧为二当家的,有点气魄。不过,要是我活不了的话,你们一个也都别想活!”

就在这时,只听远处传来杂乱的马蹄声,广山站在一块石头上,远远看去,只见一队人马卷着尘土,沿着山路奔来,越走越近。他赶忙跳下石头来到杜伟峰身边,低声说道:“大哥,好像是来了一伙土匪兵,人数不少。”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