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裁缝和两个连长 正文 第三十七章、小裁缝的小脾气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6692.html


第三十七章、小裁缝的小脾气


看到支君义一脸的慌张,那政委到是笑了,并且很江湖气的向支君义拱了拱手:“久仰大名,我在没来同昌的时候,就知道你了。”

自己一个小裁缝有什么好让人“久仰”的?支君义心里没底。虽说自己对自己做成衣的手艺非常自信,可是这毕竟不是什么让人“久仰”的资本吧?只是看那政委笑呵呵的,应该不是假装的样子。这到是让支君义有些糊涂了。

“两年前,就是你炸的同昌南大桥,对吧?”政委走过来用力的拍了拍支君义的肩膀。到象是一位长辈在看着晚辈后生的一般,“抗日英雄啊!民族英雄啊!”

“不,不敢当。”支君义小心的说道。

而一边的武笠听了这些话,心里到是松了一口气。他断定这政委应该是不会伤害支君义的,对于当年的那段往事,支君义无论是对国军还是对共军来说,都是英雄。共军的队伍一向穷得山响,想必这些年也没有给支君义任何的奖励,那这一次就算不要奖励,但总不会伤害支君义吧?

政委回过头有些不高兴的看了一眼那白面书生:“板着张脸,看把人吓的。”

一边的小张有些敬佩的看着支君义,而白面书生却没有一丝笑意,反而追问了一句:“支君义,你的裁缝铺是军统开的吧?同昌没有军统的联络站,你的裁缝铺也挂羊头卖狗肉吧?说,那个叫武笠的军统现在在哪?是不是在你的裁缝铺里?”

“我……”支君义没想到对方劈头盖脸的问了这么一通,心中紧张竟不知道怎么回答。不过只听对方问题,到也知道眼前的三个人都不认识身边的武笠。

“你是民族英雄,国家不会忘记,人民也不会忘记。但今天的时局,你要考虑好的你立场,不要站错了队伍。”白面书生踏前了一步,“你大哥周玉龙是共产党,你三弟武笠是国民党,你不要一不小心站到了人民的对立面去。那样的话,说不定你就从民族英雄变成了民族败类!”

武笠眉头一皱,心中知道要坏,他太了解支君义了。

果然,支君义也踏前了一步,站到了白面书生的对面不足一尺的距离:“这位先生,不知道你口中的‘人民’,都是向你这样咄咄逼人吗?我看你也象个读书人,怎么张口闭口就离间他人骨肉兄弟?”

支君义便是这样的人,平日里一脸和气、笑脸迎人,但心中极重义气。若是被人触疼这层心底的窗户纸,天王老子他也不怕。

“你……”白面书生想不到自己义正严词的几句话,竟被这小裁缝顶了回来,一时语塞。在他的印象里,他一旦用这种态度与人说话,对方不论是称霸一方的土豪,还是富假乡镇的财主,都变得唯唯诺诺。谁成想今天,反被这弱不禁风的小裁缝顶了个跟斗,顿时觉得一张脸面没处放了。

“牙尖嘴利!”白面书生恨恨的说道,“你就是小裁缝罢了……”

“那尊驾是多大的官?”支君义却紧跟着问了一句。

“我是……”

“志东!”政委不等白面书生说话,轻轻的喝了一声将他打断。他也知道这志东的脾气,人品是不坏,可是性子太直。人长得白白净净,又是喝过洋墨水的,可骨子里那股子东北村汉的习气却怎么也改不了。今天被支君义抢白了几句,心中肯定恼火,这人在气头上,嘴里可就没什么把门的了。

政委用责怪的眼神看着白面书生,要不是自己快说一句,这志东险些暴露了自己的身份。这样严重违反纪律的事情,自己这当政委的也不能护着他。

白面书生也是头一惊,立刻意识到自己差点说走了嘴。可是心头的火却没压下去,只是直直的瞪着支君义。

谁知道这时支君义也正瞪着那白面书生,寸步不让的样子。

武笠看看时机差不多了,连忙上向拉住支君义:“二哥,咱先回家吧。”说着,拉起支君义就往山下的方向走。可是才一回头,心中暗叫不好,眼看着山间松柏无风自动,想必又有人来了。

今天是什么日子?这一个小小的公主坟居然这么招人待见?

政委刚刚把一脸怒气的白面书生拉到自己身后,站在另一边的小张却很警醒,立刻将手伸到腰间,同时向着山下的方向望去。

转眼的功夫两顶破草帽从山间转了出来,前面的人抬起头也发现了公主坟旁边的几个人,只是远远的还看不清楚人的样子。

当前一个向支君义这边挥了挥手,大声喊道:“是郭先生吗?我们哥俩是从西山来的。”这一声传来,到是的的道道的同昌本土的口音。在同昌地界,“从西山来的”这个词有着其特殊的含义,就算是普通老百姓也知道那代表着什么。

两名游击队员边说边向这边跑过来,对于这些惯走山路的人来说,这点山路根本算不得什么。头说话的时候,还只是影影的能看到人,等到喊上两句话,两个人已经走近了。

政委现在也顾不得一边的支君义了,只是大步向两名游击队员迎了过去:“是我啊,你们……”

话没说完的时候,突然间脖子上一紧,一双手猛的从后面勒了政委的脖子。政委猝不及防被人按倒在地,还想挣扎的时候,一把枪已经顶在了他的头上。

“政委!”这变化太快,一边的小张与白面书生只来得及喊一声,政委已经落在了武笠的手里。

“二哥,站我身后。”武笠用力的将政委拉了起来,一边用枪顶着政委的头,一边急急的和支君义说着。

“小武……”支君义更没想到会有这番变化。其实在看到有两名游击队员过来的时候,支君义也知道情况不好。月前罗胡子大闹断头台,想必现在游击队里没有人不认识武笠了吧?他知道武笠一定会想办法逃跑,却没想到武笠会把那个政委当成人质。

两名游击队员看到事情不对,加快了脚步跑了过来,果然他们两个都是认识武笠的,同时喊了一声:“姓武的特务!”

白面书生也立刻领会道:“他……他就是武笠?”

一边的小张也瞪着眼,虽然他已经掏出了枪,可是武笠躲在政委的后面,这让他不敢随便乱开枪。只是心头却转得飞快,怎么武笠会出现在这里?难道说接头的事情走漏消息了?

武笠没有多说话,只是用左肩紧紧的狭持着政委挡在自己的身前,一边向后退一边用身体推着有点发愣的支君义:“二哥,快走。”

“娘的,怪不得山底下有辆摩托车。”一名游击队员恍然大悟,“我还当郭政委是开着摩托来的呢。”

另一个反手拍了他一巴掌:“猪脑子,我说不是吧,你还和我倔!”

“别闹了!”白面书生想不到两名游击队员这个时候,还有心思打闹,心中气不打一处来。如果郭政委一到同昌就被军统特务给杀害了,那……那除了是组织上的巨大损失之外,这整个东北地下组织的脸也全被丢尽了。

两名游击队员被白面书生这一吼,先是吓了一跳,之后两个互相对视了一下,眼中到了有着九分的不服气。

其中一个向白面书生拱了拱手:“在下吴大明,”又指了指另一个,“这是我兄弟王打铁,”他一说完,那王打铁也向白面书生拱了下手。吴大明继续说道:“兄弟怎么称呼?”

白面书生与小张也对视了一下,他们的眼中到全是惊讶。一来他们想不到这个紧张的时候,这吴大明和王打铁还有心思互相介绍。二来更想不到的是,这两个人明明都是游击队员,怎么满嘴的江湖习气?这……这还是党领导下的队伍吗?

小张也有点看不过眼了,训斥道:“你们,也不看看这是什么时候,还闹这一套?”只是他一张嘴,话语里的湖广口音太重,两个游击队员面面相觑,都不知道小张到底在说啥。反倒被小张的口音差点逗笑,只是刚一见面,不好意思笑话对方的口音,但脸上却憋得难受。

这一下小张也火向上撞,他没想到大名鼎鼎的同昌游击队居然会是这样?自己在来之前,还信誓旦旦的说要向同昌的罗队长学习,今天看来到也没什么可学的了。

就这么一会儿功夫,武笠挟持着郭政委已经退出去十余米远了,并且脚步还在加快。

白面书生本想再和两名游击队员理论两句,但眼前实在不是时候,只是焦急的向武笠这边看看,抬步想要追过来。

哪知道吴大明却笑道:“着啥急呀,到了咱的地盘了,郭政委还能出啥事?”说着向王打铁使了个眼色。

王打铁“嘿嘿”一笑,三步两步追到武笠不远的地方,冷眼看着武笠:“姓武的,咱们西山游击队和你的帐,三天两天也算不完,也不急这一会儿。今天敢逮我们政委,算你小子狠,我们西山游击队认栽了。实话和你说,山下边还有二十多个西山来的兄弟,你放了政委,我保证没人难为你。”

看到武笠还有些犹豫,王打铁又说道:“罗大哥教过咱们,汉子说话一是一、二是二。放了政委,你滚吧!”

----------

今天又多了两个收藏!呵呵!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