外媒称计划生育三十年改变中国

“已经持续了30年的计划生育政策使得中国人口保持在一个可控的水平上,现在面对着快速老龄化的社会,人们正猜测中国的这一政策会放松吗?” 《今日美国报》25日这样问道。在中国第一代“独生子女”进入30岁的时候,众多西方媒体一边称之为“世界上迄今为止在社会工程领域里最大胆的试验”,一边猜测中国这一政策未来的走向。30年前,西方的态度却不是这么平和,“计划生育”成了“中国人权问题”的一大“罪状”。但现在这一政策已经被世界认为是“中国奇迹般富起来的一大原因”,美国几年前也裁定不能以“计划生育”为由申请“政治避难”。面对着中国快速到来的老龄化,世界显然更担心“这个世界经济的新发动机会不会“因此熄火”。瑞典学者安德斯·鲍威尔对《环球时报》记者说,对中国这个13亿多人口的世界大国来说,调整人口政策只能像“开保险箱般精确地旋转旋钮”,才不至于过于严重地冲击中国发展步伐。


“挤一下中国的公交车,你就会改变想法”


对于中国的计划生育政策,西方长久以来都是贬多褒少。一位英国女作家最近在接受《环球时报》记者采访时说了一段她前几年访华时和一群北京妈妈们的交谈。中国的妈妈们对这位英国母亲说,“你们英国人太不爱孩子,大冬天也不给孩子多穿点,而且纵容孩子乱跑”。而这些中国母亲得到的回答是:“中国人才不爱孩子呢,如果真的爱孩子,为什么不允许多生几个?”这位女作家告诉记者,直到后来,当她偶然乘坐地铁被挤在人群里一动不能动时,才由衷地感到中国限制人口生育的必要。


据“美国之音”报道,一直对“中国人权”说三道四的美国众议员史密斯24日再次指责“中国一胎化是残忍的政策”。不过,在这篇报道后面的读者留言中,一名来自德国的网民称,“关注人权是对的。但我相信,如果史密斯议员亲自去挤一下中国大城市上下班的公交车、去买一张春运的火车票,他也许就会改变想法!”还有网民称,“如果中国多生4亿人送到美国,美国会接受吗?”当年,美国曾允许一些逃往美国的华人以计划生育为由全家申请“政治避难”。虽然这类“避难”人数一直受到控制,但美国还是觉得不能承受,2007年美国法院作出裁决,“不能再以一胎化申请全家的庇护”。


上个世纪80年代末,《环球时报》驻日本记者刚到日本时,总有日本人好奇地打听中国为什么把“独生子女政策”确定为“国策”,许多人称实施这种政策简直是“不可思议”。日本御茶水女子大学博士森中野枝在《东京新闻》上撰文称,日本一直把中国的计划生育译为“独生子女政策”,这个译词容易让人误解或者忽略“计划生育”的其他含义。实际上中国不只是对人口数量做计划,更重要的是对生孩子的时间和培养孩子的质量也做认真的计划。这名在中国生孩子的日本学者感慨称,她生于日本生育高峰期,考大学、找工作,竞争都特别激烈。通过在中国孕期生活,她感到中国的“计划生育”重点不只是在于“独生子女”,而是在于“计划”,是“少生优育”。


瑞典斯德哥尔摩大学传媒学教授安德斯·鲍威尔在接受《环球时报》记者采访时说,在主要信仰***、尊崇个人价值的西方,对生育奉行“不干预主义”,这也是为什么迄今为止有关堕胎问题仍在西方充满争议。当30年前中国推出这一在世界上绝无先例的大规模生育控制政策时,绝大多数西方人从价值观上就不接受,再加之长期以来对中国的猜忌、误解,以及从经济和社会角度对中国这一政策影响无法预知等因素,使西方主流舆论一直对计划生育持批评态度。但也正是从30年前开始,当初“罗马俱乐部” 学者就人口与资源矛盾而提出的“增长极限”预言一一应验,世界性的能源危机、环境问题、气候变化、贫穷及粮食短缺等,无一不与人口增加有直接或间接的关系。而同样是在这30年间,中国经济以奇迹般的速度持续增长。在这一系列事实面前,西方人开始意识到中国的计划生育“功大于过”。


中国议论是不是再要一个孩子


在中国国内,计划生育政策也一直饱受争议。“计划生育政策实行30年后,中国人对此感情复杂。”印度SIFY新闻网以此为题称,对于独生子女政策,中国人的态度仍然是分化的:一些人认为在中国人口多得无法控制的时代实行这项政策是合适的,而另一些人认为独生子女政策引发了各种各样的社会问题。


30岁的王萍是北京一家大公司的部门经理,从农村考上大学并留京工作的她作为第一代独生子女,与中国的计划生育政策一起步入了“而立之年”。6年前王萍结婚并生下了一个女儿。她的丈夫也是独生子,按照规定,她们可以申请再生一个,但她决定还是只要一个孩子。尽管许多人都劝她再生一个,她的一些朋友也表示想要两个孩子,但王萍说,她小时候在老家看到一些亲戚养育几个孩子的艰难,而她家的生活无疑宽松得多。 “现在培养孩子的费用很高,我宁愿只要一个孩子,也要让她未来有一个富裕的生活。”


中国最初推行计划生育政策时,曾在国际上引来一片指责声,许多西方国家称这是“违背人的本性”的政策。如今30年过去,尽管仍然有大量不同的声音,但一味的指责却少了很多。英国《独立报》25日把中国的计划生育政策称为“可能是世界上迄今为止在社会工程领域里最大胆的试验”。法新社称,上世纪70年代前,当时的中国领导人认为增长的人口是中国生产力的保障;中国后来意识到人口问题已给中国的经济带来巨大的压力和瓶颈,决心实施计划生育政策,使人口剧增的趋势得以逆转。


“中国当初实施计划生育政策,是不得已而为之,当时中国经济背负着人口的沉重包袱,如果任由人口膨胀,将会出现更严重的粮食短缺和更多的饥荒。”英国《每日电讯报》写道,对中国人而言,独生子女使父母负担减少,也让每个孩子得到更多医疗、教育资源。但为了确保政策落实,中国采取强制性政策,在农村,强制堕胎的现象更是普遍存在,这也引起外界激烈的指责。文章称,时隔30年,第一代独生子女已成年。据中国统计,这项政策已经帮助中国减少了至少4亿人的人口增长。但是与此同时,这一代人却面对着不断增加的养老压力。而作为“世界工厂的中国也开始面临人手短缺的窘境。这一政策正面临历史的转折期。


《今日美国报》称,中国在实行计划生育政策30年后,已能够接受对这一政策更客观、更多方位的讨论。文章称,从明年起中国一些省份可能会出现“放松一胎政策的人口特区”,以摸索老龄化背景下,中国人日政策应如何调整。


澳大利亚悉尼先驱晨报》的一篇文章认为,中国计划生育政策确保了过快的人口增长不至于失控,为后来经济奇迹般的发展打下了基础。随着独生子女长大成人,中国的“人口红利”正面临消耗殆尽的局面,而充足的劳动力资源,是 “中国制造”的重要保证,因此中国正在认真研讨人口政策改革问题。


印媒称应从中国经验中得到激励


实际上,中国并不是最先推出计划生育政策的。印度是世界上最早提倡计划生育的国家,早在上世纪50年代就开始推行计划生育项目。但由于没有采取有效措施,人口仍然迅猛增长。印度政府近日公布的一份文件显示,过去100年里印度人口激增5倍,到2050年印度将超过中国成为世界上人口最多的国家。


对中国的计划生育,印度媒体议论纷纷。《印度斯坦时报》26日题为“中国不后悔实行计划生育”的文章援引美国南加州大学教授格林哈格的话说,印度决策者应该从中国经验中得到激励。他说,目前中国的情况是,在这一政策的鼓励下,大多数中国人都迫切希望成为一个现代公民,拥有最新潮的产品和都市化的世界观。而许多年轻的中产阶级也担心如果再多生一个孩子,会影响他们的生活质量。印度亚洲新闻社则称,控制人口增长意味着能够提供更多的教育机会。数据显示,中国15岁以上人口受教育平均年限为8.3年,高于大多数发展中国家的平均水平。


印度也有许多人认为,人口增长能带来充足的劳动力,印度人口高增长带来的“人口红利”也会使经济激增。不过,英国《金融时报》却质疑人口增加能使印度成为“下一个世界工厂”。该文章称,“主要来自贫穷的乡村,根本没受过培训的印度劳动力,大多不适合从事中国人擅长的大规模制造业工作。”不久前,印度国家人口稳定基金会阿玛吉特·辛格博士也警告说,如果印度真成为世界上人口最多的国家,那将会有数亿印度人陷入贫困,并使经济难以实现持续增长。


人口大国和人才大国

南开大学人口与发展研究所所长陈卫民对《环球时报》记者表示,自从中国实施计划生育政策以来,曾在国际上遭到批评,但主要的还是因为这一政策实施过程中的一些简单粗暴的手段。从总体上说,中国人口政策是中国经济迅速增长的基础,这一点国际上是认同的。


陈卫民说,人口对于经济和社会发展无疑有着重要的意义,中国的人口问题并不在于人口数量的绝对减少或者绝对过剩,真正的问题在于人口结构调整,其中劳动力人口老化最值得关注,它将使中国劳动力成本不断上升。对于中国而言,只有一条出路,就是要逐步变人口大国为人力资源大国。


鲍威尔说,从某种意义上说,中国人口政策对世界的意义与对中国的意义一样大。假设中国未执行计划生育,30年后人口规模可能高达20多亿人,那么这个国家是不是还这么稳定?倘若不稳定,由此引发的国际问题有多大?即便是稳定,中国人占用世界资源的比例又有多高?会不会加剧全球能源和环境危机等?


鲍威尔说,现在中国人口政策面临的抉择一点也不亚于当年做出改革开放的决定,在有十几亿人口规模的情况下,无论是坚持还是放松计划生育,都是一个艰难的决定。鲍威尔特别强调,中国新的人口普查将起到“历史性的重要意义”,这次普查结果将直接关系到未来中国人口政策如何调整。从所谓“人权” 角度或以过于夸大老龄化社会的负面因素等为依据来调整人口政策都是无稽之谈,中国人口政策需要怎样调整,必须建立在完整、准确的数据基础之上,并以此做出至少未来30年的科学预测,才能最后下定决心。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