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于钓鱼岛要有寸土必争的决心与勇气

第二次世界大战以后日中之间有很多悬而未决的问题,其中很多问题随着时间的变化已经不成为问题,而很多问题随着时间的变化,越来越成为棘手的问题。记得我查资料时翻看70-80年代的日中关系问题时,发现当时日中间的问题只是涉及:在东京的原来国民政府遗留财产—光华寮,以及教科书的篡改等问题,并未明确提及领土问题。而自80年代中后期开始才有靖国神社参拜,东海油气田的归属问题。那么现在最热的钓鱼岛问题是怎么回事呢?


原来在第二次世界大战以后,日本冲绳一直就在美国的管辖之下,与日本关系好象是国与国之间的关系,冲绳人到日本本土要去日本驻冲绳办事处办理手续,而日本本土人到冲绳也要到美国办事处办理入境手续。记得70年之前的日本,在每年都有一个冲绳归还大会,有点像现在的日本要求俄罗斯归还北方领土大会,但是会管会开对于美国来讲冲绳是用美军10万生命换来的,并且地理位置也重要,所以美军在战后20多年内一点也没有归还日本的意思。据一份美国GHQ内部资料,美军在占领冲绳以后曾经想把冲绳作为美国的一个海外省,以便让冲绳独立。可是为何美国还是让冲绳归还日本了呢?原来当时正在进行残酷的越南战争,美国与苏联的冷战也达到了白热化程度,同时中国的抬头也是美国注意的方向,为了防止来自北方(苏联)的威胁,就要把日本纳入美国的在亚洲的军事体系,从1963年起美国与日本就冲绳的美军地位,以及美日关系等进行一系列的秘密,密集地讨论,最终确定了美军在冲绳的地位,以及美日同盟的军事关系,所以这也是鸠山由纪夫首相想改变美军在冲绳地位时,为何会遭到美方如此的强烈反弹的原因。在美日签订的《冲绳密约》中日本作了很大的让步,同时还对美国进行了巨大的经济补偿,目的就是要获得冲绳的实际控制权,最后日本如愿以偿地收回了对冲绳的控制权,这样在东海上原来与中国大陆,台湾接壤的美国换成了日本。


虽然冲绳回到日本政府的控制之下,但在所有实际文件中都没有对夹在台湾与冲绳之间的钓鱼岛进行明确定义。实际上到70年为止,钓鱼岛的实际控制权就在台湾手中,当时情况是钓鱼岛上一直是中国渔民的实际补给休息的小岛,台湾方面也会定期派渔政船只到附近巡视,一直相安无事。而在甲午海战之前钓鱼岛是实际控制权在清朝政府之下,当时清廷实际的权力者慈禧为了表彰洋务派的功绩,就把钓鱼岛作为封地赏赐给当时的邮政大臣盛宣怀(此命令有内务府诏书存档为证)在甲午战争以后,清廷才把包括钓鱼岛在内的台湾全省割让给日本。直到二次世界大战中,在波兹坦会议文件里要求日本归还台湾给中国时也未明确归属分界线,这样就给日本机会,日本政府就以此为根据,声称钓鱼岛是归属冲绳县的石垣岛管辖。


战后的日本政府一直没有放弃任何的领土要求,就算苏联军队根据《雅尔塔协议》占领的千岛群岛以及北方四岛,也是一直坚称是日本领土。所以对那些模棱两可的领土都是当仁不让。当日本收回冲绳以后立刻就实施了所谓小步走方针。这个小步走方针其实是日本的国策,从丰臣秀吉时代开始就有所谓的近期,中期,远期目标,在国力没有达到一定程度时就把整个目标分成几个阶段实行。后来在国内史学界引起很大争议的《田中奏折》就是一个很好的例证。在70年日本派出海上保安厅的护航船对于在钓鱼岛周围的台湾渔船进行驱离,并且把钓鱼岛上的台湾渔民的临时避难设施全部拆除。虽然引发了一波很强烈的台湾,香港的保钓运动,实际上对于钓鱼岛的实际控制权从台湾手中转到了日本手中。海峡两岸都没有认识问题的严重性,只是用抗议来对应。根据当时参与决策的日本自民党高级官员回忆,其实保钓运动以及来自中国政府反应使得日本政府很紧张,当从第三渠道传来中方以日中关系正常化为重点的情报后,悬着的心才落地。之后的还有一道关是签订《日本友好条约》,在明确钓鱼岛归属问题上日中双方都很强硬,最后的结果是:


搁置问题,共同开发的结论。到这时为止实际上从法理以及条约来约束日本的最佳时机已经消失,中方不得不面对的是日本的实际对钓鱼岛控制。


或许静态控制也是相安无事的标志,但是很多事发展不是中方的一厢情愿,日本小步走策略也在根据形势不断地调整。到2009年为止钓鱼岛的控制虽然是日本政府,但实际管辖是在日本海上保安厅为主的海岸巡防力量,其工作内容就是针对的也是渔业或者其他非军事化的行为。进入2010年以后,日本政府加紧立法,把包括钓鱼岛在内的离岛全部纳入日本政府的直接控制,这样一发生事态就可以动用日本自卫队进行军事行动。特别值得注意的是在今年8-9月间日本与美国举行过争夺被占领海岛的军事演习,其目的就是要一劳永逸地解决被外国夺去的离岛问题。这个举动也被日本军事观察家成为第二甲午海战的序幕。据与几位资深日本评论员闲谈中透露出来自某方高级官员的意向,在钓鱼岛等海域针对中国给与刺激,逼迫中国亮出军事夺岛底牌,然后根据美日军事同盟从冲绳出兵,夺回被中国占领的海外离岛(钓鱼岛)。这样的结果:


一是:可以解决钓鱼岛的归属问题,在军事上打击中国使得中国放弃再次进犯钓鱼岛的企图。


二是:使日本国民认识冲绳美军的重要性,再次确认美军在冲绳的军事存在。


三是:巩固与美国的军事同盟,在第二岛链遏制中国的深海策略。


那么本次的福建渔船事件似乎就是一根导火索,日本政府出奇的强硬,高调地逮捕渔船的船长,并且还要用日本国内法审判所谓非法渔业之事,这个行为根本就推翻了以前达成的搁置争议,共同开发,保持现状的共识。更值得注意的是,其实在钓鱼岛周边海域渔业作业的中国大陆与台湾的渔船很多,有时进入所谓钓鱼岛区域时,日本海上保安厅只是使用驱离办法,这次就是算准时机扣留中国渔船逼迫中方亮底牌。


我认为中方如果要化解这个问题首先不能使用军事手段,外交争端要用外交手段解决,并且可以在一切场合一切机会打击日本。如:联合国捕鲸委员会,战争赔偿委员会等处提出日本敏感提案,分散日本外交资源。其次,充分运用东海上的海上钻井平台的军民两用功能,安装大功率雷达,对日本进行威慑。其三,运用人海战术,在钓鱼岛周围派出大量渔船包围钓鱼岛(以前万船围金门那样),看日本会不会出军事牌,与此同时还可以联系台湾同仁一起参加,因为包括马英九在内的新生代以前都是保钓运动的积极分子,这样对于日本的想掀起第二次甲午海战的挑逗行为是有效的。


最后,作为一个国家对于一片海疆,一个小岛一定要有寸土必争的决心与勇气,不应该为了眼前的利益而把棘手的问题留给子孙后代,这样对下一代也是不负责,所谓的大国崛起就是要凭智慧解决历史遗留问题,如果不是这样这种崛起是没有任何意义的。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