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6652.html


沈擒龙和队长百密一疏,他们两个为了保证把这笔巨款顺利地从银行取出来,所以两个人都去了,不料家里的人不懂上流社会应对的礼节,一见面就被人家察觉了。

伪军营长对自己亲戚家的环境非常熟悉,只一转眼就打开了关上的大门,冲到了大街上。

这下田庄林可真的急了,在行动开始之前,队长对整个手枪队都进行了详细的战前动员和布置,所有人都已经对行动的重要性和危险性有明确的认识。

这次行动最有利的保证是把汉奸们控制到院子里,只要大门一关,这就是一个关门打狗的好战场,这是八路军最经常说的形成局部优势,只要把大门一关,外面就是有鬼子的千军万马也没有用。

但是这次行动最危险的地方也就在大门上,只要有人一跑出了大门,通知了外面经常往来的日本巡逻队,那么手枪队就真的被敌人包围起来了。

这时手枪队的手枪只有4支有子弹,所以来的人虽然多,但是不是个个都有枪。

这些手枪被沈擒龙放在身上,带到天津之后又分给4个最有战斗经验的队员使用。

这时,一个人正在屋子里边看押那些汉奸,其他两个人刚刚从房子里边冲出来,只有田庄林一个人拿着枪追出了大门。

两个伪军军官也是在长年军阀混战的队伍里边呆久了的,这些中国军队的军人,对日本侵略中国使用的现代化立体战争一窍不通,但是要说到近战交手,个个都是经验丰富的行家。

只是他们没有什么民族气节,鬼子来了之后就投降了鬼子,而没有用他们的本领多杀几个鬼子。

两个伪军军官一出大门,就急忙朝大街上跑,去叫鬼子的巡逻队。

田庄林追出大门,还心怀侥幸,想要追上去,把两个伪军抓回来。

但是他忽视了一点,这些伪军和通常的伪军是不一样的,一个是非常狡猾,一个是非常死硬,就算是被八路军活捉,也不会轻易投降的。

田庄林使出八路军钻山沟的本事,拔腿猛追,虽然起步晚,可是很快追赶上去,和对方只差半条胡同的距离。

伪军军官边跑边回头看,一看田庄林已经追了上来,立刻一枪打过来。

田庄林为了保险,没有开枪,反而被对方抢了先手。

两个伪军军官一个用的是匣子枪,一个用的是勃朗宁,全都是半自动手枪,射击速度和田庄林的一样,两个人连续射击过来,把田庄林一下子压制住了。

这是一条两边都是大墙的胡同,中间是平坦的路面,两边是笔直的大墙,田庄林根本没有地方躲避,弄得狼狈不堪。

幸好田庄林虽然人有点大大咧咧,但是打起仗来却不含糊,他急忙一个翻滚,扑倒在地,险之又险地躲开了打向他头顶和胸口的子弹。

接着,田庄林举枪射击,一连几枪,把跑在后面的团长副官打倒在地上。

这时处长的弟弟已经跑出了胡同,他回头看看自己的朋友已经被打死了,吓得魂飞魄散,他一边朝田庄林连开几枪,让田庄林不敢再追,一边继续猛跑,上了大街。

这时另外几个队员也提着匣子枪冲过来,他们根本没有管倒在地上的田庄林,大步从他的头顶上跳过去,追赶出了胡同的处长弟弟。

处长弟弟看到一下子冒出这么多拿枪的,更是不敢停下脚步,他知道日本巡逻队平常的巡逻路线,所以直接迎着鬼子的巡逻队跑过去。

而这时鬼子的巡逻队也听到了枪声,加快脚步,朝这边寻找过来。

三个队员比田庄林来得还晚,距离处长的弟弟距离更远,他们眼睁睁看着处长的弟弟已经朝鬼子跑去,鬼子也向这边张望,寻找枪声的来源。

队员不再向前跑动,站着原地,稳住枪身,一齐举枪。

6发子弹射进了处长弟弟的身体,就在他迎向鬼子巡逻队的时候打死了他。

看到处长的弟弟一头栽倒,死不瞑目的样子,三个队员松了一口气,急忙缩回脖子,急忙钻进小胡同。

这时田庄林也跑到了胡同口,正要说话,被几个跑回来的队员一把拉住,几个人又跑到了那个被打死的伪军身边,摘下他的枪,迅速退回到大门里边,严严实实地关上了大门。

鬼子巡逻队还从来没有遇到过这么古怪的事情,居然有人敢当着他们的面把人打死,然后从容不迫地在他们的面前消失。

鬼子一阵惊讶,在这样繁华的闹市里边,竟然没有发现子弹是从那儿打出来的!

鬼子震惊之后开始大怒,还从来没有人敢于挑战皇军的权威!

鬼子吹响警笛,一边召唤更多的鬼子到来,一边开始在附近搜查。

大街上立刻鸡飞狗跳,行人急忙逃走,躲避可能无端飞来的杀身大祸,鬼子挨家砸门,到处乱翻乱找。

鬼子一路找过来,田庄林他们早就布置好了警戒,几个有枪的人上了大门两边的院墙,有人占领了房顶。

这都是和鬼子进行无数次村落之间的巷战得出的宝贵经验。

与此同时,另外有人飞快地跑进房子里,把开始时候已经打包的那些礼金、首饰背在身上,打开了后门。

看到四周无人,开路的人一声呼哨,房顶的人一下子滑下来,跟着跑出了后门,走之乎也。

片刻之后,鬼子搜查到了这个胡同口,他们看到了被打死的伪军军官的尸体,立刻大叫起来,有人出去纠集其他鬼子,通知鬼子和警察增援,有人如临大敌地在院门外架起枪,有人上前砸门。

大门被鬼子砸得“咚咚”山响,当然不会有人来开门,所有的人都被关押在房子的比较偏的房间,根本不可能出来。

但是鬼子看到对方的火力这么强,枪法这么准,也不敢大意,他们在门外乱转,就是不敢发动进攻。

鬼子根本不象后来传说的那样勇敢,而且鬼子都很狡猾,没有弄明白情况,就向一座占据一条胡同长的大院子发动进攻,在军事上也是不明智的,所以鬼子只是到处转悠,根本没有发动进攻。

后边来的鬼子越来越多,整条街道都被封锁了。

这时沈擒龙和队长已经顺利地从银行取出了汉奸处长的存款,这个汉奸没少捞中国人老百姓的油水,他的存款竟然有5万块之多。

这样沈擒龙和队长不得不有一个人腾出一只手来专门拿着钱。

他们又坐着汽车来到了汉奸的家所在的路口,远远地已经看见了整个大街上荷枪实弹的鬼子。

沈擒龙皱着眉头说:“才走了这么一会,怎么就出了事了。”

队长从容不迫地下了汽车,没有忘记又给了司机一块钱的小费。

沈擒龙和队长两个人把汉奸处长夹在中间,向汉奸的家走去。

这时最需要的是知道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要知道田庄林他们是不是被鬼子包围到房子里边了。

三个人悄悄向前挪动,慢慢穿过了外面把守的鬼子和警察的岗哨,来到了距离大院所在的胡同口不远的地方。

前面只是有鬼子在监视行人,到了这儿,就禁止通行了。

沈擒龙看看周围的动静,对队长说:“没枪声啊!”

队长镇静地笑着说:“田庄林那小子,鬼着呢,以前就是让鬼子把他堵到了屋子里,他都杀出来了,现在让他一枪不放在里边躲着,怎么可能!”

“那他们已经执行第二方案了?”

队长微微一笑:“到后面看看。”

旁边的汉奸处长夹在两个人中间,把两个人的话听得一清二楚。

能够在鬼子刚刚到来的时候就抢上头一拨当上汉奸,也是需要一定的头脑的,汉奸处长一下子想到,他的家是有后门的,那个地方非常偏僻,是一条几百年都没有人走的小胡同,鬼子一时半会是不会想到到那儿去的。

如果现在他再不向皇军求救,等到他让这两个惩办汉奸的八路军挟持到后面人的小胡同里边去,他可就永远也见不到皇军了。

到了那时,他是让人家枪毙,还是被带到什么抗日根据地去,那可就很难保证了。

不管最后是那个结果,他都受不了。

所以汉奸处长趁着沈擒龙转身的功夫,突然抓住了沈擒龙的领子,大叫起来:“太君,快来,八路军在这儿呢!”

沈擒龙一掌砍到汉奸的脖子上,打倒了他,同时已经拔枪在手,举枪打倒了一个距离他们最近的正要举起出现冲过来的鬼子。

队长也飞快地掏出20响,几个点射,把前后左右冲过来的鬼子全都打倒了。

沈擒龙举着枪,对准了汉奸处长的脑袋,几次要扣动扳机,可是都没有动手,他强忍着开枪的冲动,问队长:“打死他吗?”

这次汉奸处长真的害怕了,他抱住沈擒龙的胳膊直哆嗦

能当高级汉奸的果然是拍马屁的高手,他早就看出沈擒龙只是一个打手,队长都是真正管事的,所以他死盯住队长,连声说:“队长大人,你今天的教育我全都记在心里了,我以后绝对会做一个有良心的中国人,再也不当汉奸了!”

队长也用枪口点着汉奸处长的脑门说:“好,既然你都记住了,那就太好了,我们八路军的政策你现在应当是有体会了,今天就再放过你一次,如果你继续给鬼子卖命,欺压中国人,我们随时会回来要你的脑袋!”

沈擒龙看着处长那一脸谄媚的表情,心里一阵恶心,心想这个家伙这种话能相信吗?

沈擒龙推倒了汉奸处长,两个人几步跑到旁边的胡同口,钻了进去。

他们进去的时候,外面鬼哭狼嚎,喊叫声连成王牌,可是就是没有人敢进胡同。

沈擒龙举着20响,正等着开张呢,看到居然没有鬼子进来送死,只好遗憾地跟着队长转过胡同拐角,进了下一条胡同。

队长开始时候就和沈擒龙在这儿周围转过十几次,已经把这周围的地形摸得一清二楚,他们只用了几分钟,就到了汉奸处长家后面的胡同。

这边果然一片安静,一个鬼子警察都没有。

队长跑到汉奸处长家的后门外,蹲在地上摸了一下地面,笑着对沈擒龙说:“行了,走。”

两个人一面用枪对准可能出现敌人的各个方向,一面迅速后退,跑出了这条胡同。

****

路线早就是勘察好的,现在需要的就是时间。

鬼子没有想到事情会闹得这么大,所以没有来得及进行全城戒严,田庄林他们抢在鬼子前面跑出了这条街道,顺着早就侦察好的路线向租界方向跑过去了。

沈擒龙他们借着鬼子没有发现后门这个机会,越跑越远,很快已经到了距离事发地点很远的地方。

尽管不断有鬼子向附近赶来,开始建立警戒线,但是沈擒龙和队长有特务的证件,在没有重大情况在身边发生的的情况下,远离事情发生地的鬼子也没有拦阻他们,沈擒龙和队长顺利地离开了行动地点,也进了租界。

到了租界里边,就象进了保险箱,外面鬼子再怎么闹腾都跟租界里边的人没有关系。

沈擒龙他们安安静静地休息了两天,然后到美国洋行去。

美国商人没想到沈擒龙他们两个居然能够在这么短的时间内拿出这么一大笔巨款,他也有些吃惊。

到了这时,沈擒龙他们才知道,原来这个美国人也是吹牛,他根本没有60支驳壳枪,他只有30支。

这一来,队长可不干了。队长拍着桌子大闹,美国人知道理亏,也不敢再多说什么,没了脾气,连连赔礼。

最后,双方决定,这些驳壳枪沈擒龙他们全都要了,但是子弹必须每支驳壳枪赠送150发。

反正现在沈擒龙他们有的是钱,也就干脆玩一次大的,剩下的枪支数额,要用其他手枪补足。

美国人让人家骂了,心里也是高兴的,因为可以一次性做大一笔生意。

他拿出了30支小撸子,左轮,全都是崭新的勃朗宁,美国柯尔特左轮手枪,一句话,就是当时世界上最好的手枪。

沈擒龙这才发现,队长就是不当军人,也能活得特别好,他是真有当奸商的潜质啊!

队长怒气冲冲,又拍桌子又打板凳,抓住美国人的话一步不放,往死里杀价。

美国人叫苦连天,但是看着队长摆在桌子上的白花花的光洋,实在忍不住要抓在手里。

最后他答应了队长的全部要求,沈擒龙他们满载而归。

当然,就是这样那个美国商人也是狠赚了一大笔。

这样的大客户上那儿找去。

美国人早就看出来了,这可不是几千块钱的生意,这是一个源源不断地往口袋里边淌钱的金矿。

其实,从队长一开口要枪,美国人已经看出队长和沈擒龙是干什么的了。

虽然不知道他到底是那个组织的,是八路军还是中央军,是汉奸还是土匪,但是可以肯定,他们绝对是在城外面干大事的主儿。

因为,在城市里边的用枪的人,不管是特务还是抢劫犯,都只用小手枪,就是撸子,左轮之类的,因为特别便于携带。

只有那些在外面进行大规模战斗的人才会喜欢这种没那么隐蔽,但是火力强大的武器。

美国人还是觉得遗憾,这个日本鬼子真是太讨厌了,他们搞那么严密的封锁干什么,如果不是他们封锁得紧,他手里就不会只有这么几支枪,他就能赚到更多的钱。

美国人决定,马上通知大使馆,要求向美国发出强烈的抗议,抗议日本方面对美国商人的人身和财产的限制,对于美国货物从美国到中国的运输,要采取更加宽容的态度,不能随便进行检查。

沈擒龙和队长他们从美国洋行出来,找到了一个死胡同,封锁住胡同的入口,然后打开了手枪和子弹的包装,在胡同里边把枪支从包装里边拿出来。

他们把驳壳枪分开,每个人身上放两支枪,都压满子弹,又带上足够装两支枪的足够的子弹,其余的枪和子弹都放在一些走方郎中用的小药箱里,随身带着。

这么大宗的枪支弹药,就这样分解开来,被随身带走了。

他们没有回旅馆,而是直接向码头走去。

这是早就计划好的,夜长梦多,早一天离开天津,就早一天安全,就少一天的麻烦。

这么多的壮汉,身上带着这么多的武器,不管是那一样引起人家的怀疑,都是灭顶之灾。

有的时候,有武器反而不如没有武器安全。

他们顺着早就研究好的路线直奔海河,准备上船走水路出天津,这样他们在没有离开天津的一路上就会少遇到很多鬼子的检查,只要闯过最后一个关卡,他们就算彻底完成任务,大功告成。

现在他们是99拜都拜完了,就差最后的一哆嗦了。

带着这么多的驳壳枪,全都是崭新的德国大镜面,这可是八路军做梦都没有梦到过的好武器啊!连队长走路脚底下都有点飘飘乎乎的了。

前几天鬼子听说是八路军进了天津,在天津打了汉奸,开始时候简直觉得难以置信,从来没有听说过八路军进天津啊!

八路军到天津来打汉奸?这太可怕了。

鬼子到底调集了人马,把那个大院砸开了。等到把院子里边的人集中起来,鬼子才发现,这些人也全都是被人家关押走来的,他们的身份都是伪政权里边的人。

鬼子可是没人性的,八路军没有把这些人怎么样,可是鬼子却把他们全都抓起来,狠狠地揍了一顿。

开始时候那个汉奸处长真的什么都不敢说,可是来的那么多客人,尤其是里边有那么多的官太太,她们被凶神恶煞似的鬼子一打,一吓唬,就说出了是八路军把他们全部关押走来,警告他们不要跟鬼子合作的事情。

最后,汉奸处长被鬼子单独找出来,提供了“特殊待遇”。

汉奸处长这才说出,他确实是被八路军绑架了,但是他是忠于皇军的,他没有说出皇军的半点机密,最后他还成功地从“土匪”手里逃走了。

鬼子半信半疑,觉得自己的奴才不象是有那么大胆量的人。

但是,事到如今,也不由他们不信。

最后,鬼子终于问出,处长看到了其中领头的那个土八路的特征,那个头目的脸上有一条从鼻梁到两腮的大刀疤,肯定是神勇的皇军用马刀砍的。

于是鬼子就在全城抓全脸都是刀疤的人,没想到连抓了几天,有这样巨大伤疤的人竟然踪迹全无。

最后,鬼子得出结论说,土八路早就已经逃出天津了。

其实鬼子自己也不信土八路能够进天津,他们怀疑处长是不是被其他汉奸因为官场上相互嫉妒的原因找真正的土匪报复了。

什么整个脸上都是伤疤,听着就象是胡说八道。

所以,等到沈擒龙他们再次上街的时候,街上根本就没有什么严密的检查。

沈擒龙他们挑最近的路直奔海河码头,眼看就要到了,突然响起了警报。

成群的鬼子突然坐着卡车冲过来,前后左右都被鬼子包围了。

沈擒龙他们一时大吃一惊,只听见鬼子和警察们纷纷大叫起来:“全城戒严,抓刺客!”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加载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