湖南新化:两小孩得怪病等待救援

湖南新化:两小孩得怪病等待救援



三岁半的何思思从出生起就被病魔折磨。



被病魔折磨着的何嘉昊才三个月大。



两个小孩在各大医院看病时的病历。



何思思的B超报告单。



22家生产企业代表三鹿奶粉赔偿收据。



22家生产企业代表三鹿奶粉致患儿家长的一封信。



何先辉家被山洪冲毁的房屋。

“救救这两个孩子!”2010年9月23日上午,记者来到湖南省新化县古台山林场高峰工区四组何思思、何嘉昊姐弟俩家时,附近的村民闻讯赶来,不约而同地对记者说着这样的话。

姐姐何思思,2007年3月26日出生,出生后14天发现腹部肿胀,先后在新化县人民医院、中南大学湘雅二医院、中南大学湘雅三医院、湖南省儿童医院等住院治疗,未见好转。弟弟何嘉昊,2010年6月26日出生,出生后14天发现腹部肿胀,先后在新化县人民医院、中南大学湘雅二医院住院治疗,未见好转。

“所有医院都不能确诊,也不能保证能治好姐弟俩的病。湘雅二医院的医生说:只能看北京和上海的医院有没有办法治好他们,如果能治好,估计医疗费用得在50万元左右......”36岁的父亲何先辉这样说。

这到底是个什么怪病?在2010年7月27日中南大学湘雅二医院的腹部B超报告单和临床诊断上,记者看到了这样的提示:先天性肝内胆管囊状扩张症,肝实质光点增粗,双肾实质光点增粗......

“因为我原来在金矿上班,有一点积蓄,为了给思思治病,积蓄很快就花完了,而且背了一身的债。”33岁的母亲邹丽华哭泣着说,“怀上何嘉昊时,我们夫妻俩也考虑过怕他患上同样的病。很多人都劝我们说不可能这样,于是我们就麻着胆子把他生了下来。结果,生下来14天,照样出现了这样的症状,送进了医院......”三年半时间,夫妻俩都是在各大医院和民间游医、草药郎中之间来回奔跑,最远跑到广西。只要听到哪里有个医生能治疗疑难杂症,只要能借到钱,夫妻俩就会不顾一切地抱着孩子往那里去。目前,夫妻俩不但花光了所有积蓄,而且背下了将近20万元的债务。母亲邹丽华,金矿改制后没有分文收入来源,连养老保险都交不起了;父亲何先辉,原来还能靠外出打工赚点钱,现在都被这两个孩子拖累着不能出门了。夫妻俩没有一分钱的收入,孩子们却每天都要靠药物维持......

邻居们告诉记者:他们现在居住的家,并不是他们的房子,而是村里外出打工的村民看到他们无家可归借给他们住的,他们自己的房子已经被山洪暴发时的泥石流冲毁了。

曾经有人提醒我们:干脆把孩子送到福利院算了!或者,丢到大街上,总会有好心人收留的!但是作为母亲,我做不来这种事情....”邹丽华斩钉切铁地说,“我宁愿背负债务把孩子的病治好,即使不能治好,我能尽到自己最大的努力也就会无怨无悔。我绝不会抛弃任何一个孩子、也不会放弃任何一个孩子!”

希望能有医院或者医生能找到治疗这两个孩子的办法,也希望能有爱心企业和爱心人士能资助这两个孩子,帮助这个濒临绝境的家庭走出困境。


何先辉(孩子父亲)的手机号码:13873886682(捐款后请把名字和单位/地址短信告知)

接受援助的账户:

户 名:何先辉(孩子的父亲)

开户行:中国邮政储蓄银行湖南省新化县支行炉观支局

账 号:6221 8856 2000 6626 676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