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仇家恨 第一卷 回到1931 第十七章 智取鲁山(下)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6639.html

第十七章 智取鲁山(下)

结果有的时候会让人出乎意料。赵云的计划几乎近似于完美,当龙宁等人在庆功会上出现并把刘景明等人团团围住的时候,刘景明还以为赵云是为了他的安全派来的卫兵。不过,他立刻就意识到了情况不对,看着周围的人一个个被抓起来,刘景明知道自己宰了,还且还是宰在自己人的手中,当刘景明质问赵云为什么叛变他的时候,赵云只是微微一笑道:“为了很多人!”刘景明到最后都没有明白赵云这句话是什么意思,在他看来人不为己,天诛地灭。所以,当他被斩首的时候,他依然咆哮着骂着赵云的无耻。他却不知道赵云为这件跟龙宁求过情,但是龙宁并不希望刘景明再活下去,因为这样对他来说是一种威胁。而且为了清楚旧军队的一些习俗,龙宁把投降过来的部队进行了大规模的清理,很多老兵都被他清理了出来,并发给他们一些钱让他们返乡。而对于那些耍赖皮的,龙宁只是略微给李达用了用颜色,李达就知道应该怎么办,在没有人注意的时候,把这些人全部丢进了大河之中。

国军倒了,保安队被打散了,县长被关进了大牢,整个县城落入了龙宁的手中,因为事情办的非常好,县城里几乎没有遭到什么破坏,一些商贩依然照常营业着,甚至很多人还不知道这里已经变换了天空,所有的事情,似乎一切都是如此的简单。只有龙宁知道其中的凶险,在他跟着赵云去见刘景明的时候,说是不害怕那是假话,在这样的地方只要赵云歪歪嘴,自己就有可能身首异处。不过,幸运女神还是眷顾了他。

“宁哥!”龙蝶从另外一个房间内走了出来,看着龙宁爬在桌子上,轻声的喊道。

龙宁微微的抬起头,看着一脸汗水的龙蝶,招手示意她坐下,然后拉着她的手放在自己的脸上,然后再次爬在桌子上,什么话也没有说。龙蝶不知道龙宁怎么了,看着他那一声不吭的样子,只能静静地看着他。龙宁静静地感受着龙蝶手中的香味和温暖,他现在在寻找着一丝的柔情和善意,因为他突然发现自从他第一次杀人之后,心中一直有一股戾气在控制着自己,让自己变得铁血无情,也正是因为这样他才一而再再而三的杀死那么多人。这让龙宁感觉到有些不知所措,他实在不明白自己为什么变成这个样子了。

“宁哥!”小蝶再次轻声的喊道。“李大哥在门外等着呢!”

龙宁抬起头放开龙蝶的手到:“你让他进来,然后给我们遮掩上门,不要让任何人打扰我们!”看到龙宁说的很严重,龙蝶点了点头转身向门口走去。过了一会,李达走了进来。

“坐下说!事情办的怎么样?”龙宁说这话的时候,虽然语气充满了平静。但龙宁能够感觉到自己的左眼皮不由的跳动了一下,心脏也加快了一些,自己内心还是非常的紧张。李达点了点头道:“都办好了,那些有想法的人全被我们给解决了!”

“李达,觉得我这样做对不?”龙宁点了点头突然问道。“你们会不会说我太过于冷血,不近人情呢?”龙宁突然冒出来的一句话让李达有些惊讶。其实,李达心中也有这样的感觉,他没有想到这个看似文弱的人竟然如此的厉害,让他有的时候也感觉到一丝的恐惧。看着龙宁询问的样子,犹豫了片刻还是点了点头,但是很快说道:“但是如果不这样做的话,就无法树立自己的权威,更无法打造出来一直能打硬仗的军队!”李达感觉自己学问有限,绞尽脑汁就想出来这么几句话,还是以前听自己老部队的一个参谋说的。

龙宁微微的点了点头,权威?难道权威就是靠着杀人而累积起来的吗?龙宁觉得有些好笑,伸出手拍了拍李达的肩膀道:“现在我们手下有多少人?”李达盘算了一下道:“现在一共有六七百人,都有郭达带着训练呢!”龙宁听到郭达的名字,眉头微微一皱道:“这几天你给我盯紧这个人,从一开始我就感觉他有些不对劲。还有我会制定一些训练方法还有部队的纪律,然后你过来拿。对了,把县上的那些官员都喊道城东的私塾,说我有事情找他们,然后把他们暂时扣押起来,接着把那些土绅带到我这里!”李达点了点头,连一丝疑问都没有站起身就走,对于那个郭达,虽然李达本人非常的喜欢,但是既然龙宁觉得他有问题,那么他就有问题,毕竟龙宁才是他们的救命恩人,而郭达只不过是好朋友而已。

将这一切安排好后,龙宁又开始思考下一步应该怎么行动,还有手中的县城应该如何管理,如果思量不好,一场血雨腥风就将在这片开始上演,这次的思考不仅仅牵涉到军事还牵涉到以后该怎么融入现在的政治氛围中。不过,因为这里刚刚经历了中原大战,民国对这个地方只有名义上的管理,却没有办法把触角伸向这里,所以龙宁抓到的那个县长,不是民国政府的特派专员,而是当地的土绅。

而在其他地方民国政权刚刚将权力机构下沉到乡镇,对县城和乡镇的统治力并不高。县城现在由中央政府派出专员进行管理,兼县长职务,设一秘六科进行管理。这一切刚刚开始,和原来由地方上自选的乡绅权力机构产生了冲突。虽然中央机构还是借助于乡绅对村镇进行管理,但是乡绅的权力小了许多。这些乡绅经历了战乱土匪的侵扰,在地方上的势力已经得到相当程度的巩固。

中国刚刚在形式上推翻了封建统治,很多乡绅都是封建社会遗留下来的。地方上的乡绅基本上可以分为新旧两类。民国的建立使一部分与GMD关系密切的新乡绅掌握了地方上的实际权力。新乡绅的兴起,与GMD强化基层政权,建立区乡镇政权机构,强化联保等准权力机构,造成国家权力在乡村基层社会的扩张有密切关系。

与20世纪20-30年代乡村革命所打倒的,不具官僚身份,属于一种为官府所依靠的民间豪强势力的土豪劣绅不同,新乡绅担当了GMD基层政权的县区乡镇长、联保主任等,大都接受过中等或高等的新式教育。在行为特征上,土豪劣绅行为往往不受国家权力约束,甚至抗拒国家权力的制约和渗透。新乡绅则代表着GMD政权力量向乡村宗族社会扩张,与GMD政权保持着政治意识形态的一致,形成了民族为纲而家族为目的新理念。

在宗族观念上,新乡绅保持了某种儒家的政治态度,但以孙中山的民族主义相号召,强调国家与宗族的连贯,甚至设计某些宗族制度改良,以期适应近代发展的潮流。如制订新家法,组织农业合作社,制订合作社章程,提倡新族学,担任新族学校董并使之成为新乡绅民间身份的主要标志等。这表明了在国民政府意识形态影响下,新乡绅作为乡村宗族社会改良的政治力量,实现国家对乡村宗族的有效控制的积极一面。

比较而言,旧乡绅具有国家赋予的身份特权,新乡绅却多是基层政权的实际掌权者,与国家基层政权关系的亲密度远高于旧乡绅,基本上控制了乡村;旧乡绅是伦理道德的化身与代表,多有赡济宗族的行为,新乡绅则多热衷于钻营官场与敛积更多的个人财富,其乡村宗族的道义性权威低于旧乡绅。

但因儒家文化的深厚影响,新乡绅也多有着儒家家族情怀,并与GMD官方越来越浓厚的儒家色彩意识形态保持高度一致,痛诋新文化及其冲击下的社会变迁,主张以儒家文化重构国家家族新秩序,具有一定的统制乡村宗族的内在道义权威。

然而,民国政权的转换虽改变了国家政权模式和国家与社会的关系,却没有改变政治文化,这使得新乡绅的行为价值观念,对新国家的理解、对权力的运用方式、对乡民的管理观念,以及对乡村文化建设与资本运作的理解等都还是旧的,难以担当时代改革家的重任。

他们中的很多人因为受过教育,所以对外界信息的了解比普通老百姓要多。这些受过近代教育的乡绅有一些人是很希望能够发展地方经济民族经济,振兴国家造福桑梓。社会环境和文化环境的糟糕,往往让这些人郁郁不得志。

龙宁思考这些,是希望通过这些人融入到当前的政治氛围中,这样就可以为自己和身边的老百姓找一个借口,一个避免被GMD政府围剿的借口。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